2009年7月6日星期一

请让我们读者保持对主流报章, 最后的一点的信任!

南洋商报说我们赞成山埃采金,说我们是外来者!
看了网友武吉公满村民大力的反驳,
而有所感到愤怒与无奈!
报导此新闻的南洋商报记者,
村民不求全力声援,但求中立报导, 过分吗?

身为記者必須客觀看待整個過程,
不能單憑單方面的談話,
也要獲得另一方的談話,
這樣才能讓雙方都有機會發言,
讀者心中自有想法,能分辨是非黑白。

身为記者不是當事人,沒有利益衝突,
才能站在中立角度報導新聞,
记者难到没發現,
此事件中受訪者為了個人利益,
而沒把事實的真相全盤托出。
或者用另一個方式說,
受訪者站在主觀角度,
用自己的立場來詮釋事發過程。

身为记者,
应以平衡及不偏颇的方式反映各种不同的看法。
新闻报道中的一项重要原则,
那就是公正报道,不偏不倚,
公正报道的原则,
力图公平,实事求是,不含个人偏见。

什么是公正报道和不偏不倚?
所谓公正,不偏不倚,
是指同新闻的内容和性质相符合的不偏不倚。

在山埃采金事件中,
赞成和反对情绪都非常高涨,
而且各方都认为自己是正确的。
所以,作为记者,
你们要非常清楚自己的作用。
你们的任务是尽可能全面坦率地为听众提供事实,
提供未经装饰加工的事实。

记者不能告诉读者,要怎样看待这些问题,
即使记者非常清楚谁对谁错,
记者也必须对读者所报道的东西,
采取一种坦率,开明的态度,
最好让事实来说话

如果记者试图劝说读者应该怎样看待问题,
那记者就成了政客,
而不是进行公正客观报道的记者了。

身为记者, 应该不要怕权威人士不喜欢,
你们永远不会使所有人都高兴。

记者本身就是目击者,
这是一个优越的地位,
一个记者应当把充当掌握第一手资料的目击者,
作为自己的中心原则,
因为有许多资料是被掩盖、曲解和隐藏的,
你们必须清楚地知道绝对准确报道新闻的重要性,
必须能够随时为自己所说所写的每一句话辩护。

记者们,难道忘了如果事实有误,
传播的错误将会像油滴入水一样迅速扩散开来
难以收回或纠正。

记者必须顶住立即发稿的压力,
以便多花一些时间核查事实,
反映全面的事实, 而非部分的事实,
在报道一些事件的 时候,
记者应该将公平合理对待报道对象的这条原则,
大到整个国家和全体人民。

最后,促请写山埃采金新闻的记者与编辑部,
别一而再为权贵背书,歌颂丰功伟绩,
请让我们读者保持对你们那最后的一点的信任!

10 条评论:

吾説八道 (林伯芳) 说...

南洋商报的信用已尽失。请支持罢卖南洋商报運動。

Bukit Koman 说...

要鸣,伯芳,
其实我们从不对此报章寄予厚望,
但求中立报导就已足够。
针对该报一次又一次的偏袒金矿利益,
我们忍了又忍,
这一次我们不忍了,
誓必还我千余村民一个清白,
给今早致电我们哭诉的乡亲一个交代!

Bukit Koman 说...

感恩大家还有一双明亮的眼睛,
和懂得分辨青红皂白的思维,
我们才不至于含冤受委。

谢谢各位全力声援!

B@dman 说...

民间的问题应该别解决而不是炒作。

安哥爵 说...

从来没看南洋商报,从来不看.

凌国文 说...

征信兄,

可以解决,谁要“炒作”?
再说,和平请愿,如何等于“炒作”?

林季 说...

我赞成他们有说支持的权力,但不应该令想抗议的人也失去他们表达的立场。

不过,有些武吉公满的村委是不认同反山埃的,我个人是不懂他们眼中的安全与反对者的安全落差多大。

既然他也知道三百多人有问题,他指村民无法证明是,但是他一样无法证明不是山埃所指。

林季 说...

我查看了,七月七日商报东海岸地方版是有给澄清与再追踪报道。外人介入,武吉公满村民越战越勇!

林季 说...

我再查核内容,发现是助编与编辑出错。原稿内容是有个质疑的问号!

出现如此纰漏,实在对不起。

路見要鳴 说...

站在公民的角度看,
每个公民都有权力赴任何一种公民社会运动,
并在集会中展示他们对课题的不满!

如果彭亨州政府能解决问题,
村民也不必自动自发去集会!
唉,到底谁人空闲要炒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