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9日星期四

由三權分立到第五權!

十七世紀啟蒙時代出現「三權分立」理論,
即行政、立法、司法三權互相制衡,
防止政府濫權。

二十世紀出現「第四權」的說法,
那是指獨立的傳媒,第四權對政府監察,
減少了政府濫權、官員政客貪污瀆職的機會。

二十一世紀,有說已出現「第五權」,
那是互聯網。

第五權這概念由 Ignacio Ramonet提出,
指行政、立法、司法權力,
很難避免出現濫權瀆職等問題,
傳媒作為第四權,
其因為商業運作和與權力的關係,
很多時候也未能完善的監察政府運作。

自從互聯網興起,
網民能夠發揮言論自由此「民主基石」,
不受任何權力的操控,
真真正正地監察政府運作。

Web 2.0突破封鎖
現在的互聯網處於所謂Web 2.0時代,
即是大量用戶產生內容高速流通、互為作用,
當中的代表平台包括,
facebook, blog, twitter, youtube,
手机短讯,討論區等。

這些平台每天都有大量的資訊流通,
當中不乏一般平民對社會事件的第一手資料,
也有不少是有見地的意見,
具有新聞或參考價值的資訊,
會吸引大量的用戶回應、評分、轉載,
於是一些具爆炸性的事件,會像瘟疫一樣,
突破政府和主流媒體的封鎖,擴散至全世界。

8 条评论:

陈志忠 Chee Tong 说...

五权分立早在孙中山时代提出“权能分治”已有论述,
但今天我国引用的是三权分立,
过后演变就是行政权与立法权的暧昧关系,
到最后三权的三角关系更为暧昧之时,

后期,发现我国的三权分立已有了动摇,所以有媒体的第四股“权力”的监督仿佛孙中山提出的监察院之权力。
但是最后媒体也开始进入了四角关系暧昧期,我们又发现到了媒体的最后防线也开始有了动摇。

如今网络媒体的崛起,我们又看到了一种无形的监督权。
但以后会不会沦为五角恋,我们都不知道。

但是我只是知道在我国,监督的势力不强大,即使是第六权力出现也无济于事。

我们现在要确保的是监督权的崛起,我反而觉得这一环,政党需要多加强监督权,好比雪州黄瑞林州议员的监督精神。
无论你的政党是执政或是在野,监督的工作是很重要的,不要像某些政党,成立了政府监督委员会却无法拥有实权与得到该党的全力支持。

吾説八道 (林伯芳) 说...

三权,五权,有銭,没銭只要是执政的没有民主意识,那什么都不必谈。

西西留 说...

嗯嗯,陈大大,此五权非彼五权。可是性质是一样,即是独立性的监察。

其实,如果依照人类发展史的观点来看,继续发展成七权,九权也不出奇,实际上即是在原有的管理权限上加上一个监察的地位。

只要把原有的三权给分开,完全无需画蛇添足,佛性本来具足,何许头上加头呢?

善哉

鱼米之乡 说...

政府没有民主意识,人民对自己的权利不闻不问也不敢争取,三权分立还远呢!

Fong Pau Teck 房保德 说...

"人民主權"才是最重要的
人民不懂得自己的權利,再多幾權都是假

陈志忠 Chee Tong 说...

西西留,

我知道此五权非彼五权,
但是在孙中山的论述里头,除了立法、行政、司法以外,考试院与监察院起了监督的角色。。。

所以我要表达的是,即使论述再好,但无法独立操作,到最好还是一头空。。。哈哈

我只是希望在政治领域里头,监督的角色无需什么“权”,任何人都能成为监督与监察,尤其政党更应该参与监督的工作

路見要鳴 说...

能在这里留言的,
都是关心三权分立的博客!

紫君 说...

好一个人人都有监督权,可惜政府不会乱乱让你监督....三权要分立,还要看首相等人愿意听从人民意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