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15日星期五

网络何以成为领袖官员的焦虑?

世界上很多地方的人们,
在网络之前已经拥有自如表达的可能,
网络的出现最多不过是一个表达平台的转移而已。

而在我国,网络成了一个特色的舆论场,
成为显示草根力量的舞台。
这个网络科技的普及,
带来了一个表达的言论权利突然释放的时代!

然而这种网络科技的普遍化,
却使部分当权领袖犯上“网络焦虑”情绪,
一,为边缘感焦虑,通过网络了解民情民意不够;
二,为委屈感焦虑,对网络交流气氛不适应;
三,为危机感焦虑,难以面对“网络问责风暴”。

我想,这三种焦虑总起来看,
就是我们的领袖无法进入或者无法很好地进入,
正在兴起的我国特色的舆论场。

网络是一种技术,
更是技术上建立起来的一种新的社会形态。
作为一种新的技术,

虽然它在社会使用上并无门槛,
但构成了对人的一种心理测验,
就像用MP3听歌并无门槛,
但中年以上的人很少使用这种设备。

部分官员领袖很少接触网络,
体现了与“新时代”特性在心理上的疏离,
这应该说是一种代沟,
不只是年龄的代沟,也是文化的代沟。

官员领袖徘徊在网络边缘,
可能还与“体制”因素有关。

官员领袖是体制感最强的一群人,
而任何新兴的东西往往都缺乏体制上的正规性。

网络从一种娱乐或工作的手段,
演变为社会的基础结构之一,
速度比历史上
任何基础性建构的成长都要快得多。
网络迅速成长,必然使得特别有体制感、
特别讲正规性的人迅速被边缘化。

事实上,不只是官员领袖,还包括整个社会,
都在面临着网络的冲击。

今天的我国社会,就其体制而言,
并未完成现代转型,
而网络具有现代乃至后现代社会文化的所有特性。
因此,社会体制与网络文化之间的撞击,
在我国显得尤其剧烈。

领袖官员活动在一个“受保护”的环境之中,
这在我国是一种历史悠久的常态。

这个“保护环境”,
表现为领袖官员在一个活动中出场,
往往是一场精心的组织与安排,
使之面对的不是直接的民意,
而是一系列客气的甚至被设计过的寒暄。
而且这种保护机制在社会体制的安排下,
使领袖官员所看到和听到的,
都是被过滤的“净化”信息,
无论他握住一只手,还是看到一张报,
接收和发送的都是合乎制度仪轨的信息。

这样的局面,在网络上被打破了。
网络以电子运动的速度使制度仪轨的安排无从下手,
也以虚拟性所构成的盾牌完成了普通社会成员,
对制度仪轨和官员领袖的敬畏感的切除.


网络,这是普通人的狂欢之所,
平等在虚拟空间里实现了,
官员在网络上不再能够获得人们表演性的尊敬,
而是面对着直截了当的态度和声音。

所谓委屈感焦虑和危机感焦虑,
显示的不过是,

未曾面对直接民意的陡遇之时的不适应而已,
这也可以解释,
为什么网络在我国会产生更大的力量。

某种程度上,官员在网络面前的焦虑,
代表了有待更新的体制对网络的焦虑。

网络使信息管理面对着无限的人群,
而不只是从前有限的几个发声机器,
这个现实,

使得信息过于严格的控制变得困难重重顺应、
抗拒还是游离,是需要直面的问题。

改变自己,还是改变网络,
领袖官员和体制都面临选择。


我的意思不是要唱一曲网络的颂歌,
而且网络确实带来了一些问题。
但是主流也好,本质也好,
网络使公民的真实意见获得方便的表达机会,
虚应故事与相互做戏因此显得荒唐。

坚持把人重新训回过去的局面,
总体上是不可能的,那样的努力也是无效的,
这不只是愚笨,
还会显出“强制虚伪”的不正当性。
而焦虑除了显示对变化的一种本能的惶然,
就是对新规则的体制性不安。

9 条评论:

郑杰雄 Tee Kiat Siong 说...

说得好。

平时被阿谀奉承的人包围,哪里听得到真话?

加上自己以为自己很厉害,就更听不进别人说的话。

结果恶性循环,领袖身边的人爱PLP,领袖本身又疏远那些不会作应声虫的异议分子,结果代价就是失去党员支持,失去人民的拥戴。

下场就是洗干净屁股等做在野党。

大哥,你这篇文章我很喜欢,下次如果来KL记得找我喝茶。

林廷辉 说...

国阵的领袖们也不必为了网络的发达而感到焦虑。
政府也不必想尽办法阻止人民随着网络而前进,
因为网络发达只是世界走向另一个时代的象征,
人民期待改变已成为现时的大趋向。
打击网络并不会阻止这波人民前进的大趋向!

陈志忠 Chee Tong 说...

政治,
很简单,谁掌握媒体就可以掌握人民的心理,
因此媒体永远是兵家必争之地,

主流媒体被影响了,
但我们要出版书籍或刊物都需要符合“条件”
所以他们很快就掌控了。。。。

惟有网络上的言论。。。

若有一天,网络也被影响了,
网络就不会成为他们的焦虑。。。。

但是无可否认还是有很多抢手在网络上。。。

林季 说...

纳吉说,因为吉隆坡市长说没有问题,我到现场发现大把问题。

试想,纳吉今天后知后觉说这样的话,谁会尊重?

如果他以为是吉隆坡市长,倒不如诚恳下虚心些求教部落客。平时被阿谀奉承的人包围,的确听得不到真话。但也不代表,纳吉在说真话。

lookcow 说...

多洗手,少逛街;多上网,离流感。

牧牛人

山城客 说...

不能与时俱进,必遭海啸涌进。政府如果圣明,应该感谢网络。多看网民文章,发掘自己的错,改革修补自省,国阵不是没救!与民互斗反调,离民越来越远,下届海啸夺命,别怨我没提醒!

keykok 说...

他们不了解又要当老大,不主动知道就说网站都是不好。

我是最典型的受害者。

啊利 说...

领袖都患了网络焦虑症,只因他们没有时间好好研究网络这个官民的沟通平台吧。还是他们身边的人没有做好功课?只会当金手指不懂得自己做分析。

许多欧美媒体都经不起网络媒体的崛起而被逼关闭,当然,我不希望平面媒体在我国那么快被淘汰,但是网络媒体应该也受到尊重,而不是一味的遭到打压。人的思想会进步,科技也在进步,应该善于利用这个网络平台,相互尊重。许多人就是因为现实生活中长期受到欺压和无法书法自己的感受,所以才会演变成许多网民的谩骂。这种社会病态都是一个在不断发展中的国家里人民却受到不平等待遇才会延伸的。

不管党派还是政府都好,我觉得是时候向前看,想想如何开放的从下到上的聆听,而不是从上到下的施压。新时代,应该有新时代的游戏玩法,不能一直开倒车。

Yi Pian Yun 说...

啊利,
《许多人就是因为现实生活中长期受到欺压无法书写自己的感受,所以才。。。。。。。“
写得好,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