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11日星期二

回應當今大馬讀者來函-龍的傳人 - (回應民意是領導人的責任?)-

回應當今大馬讀者來函-龍的傳人 - (回應民意是領導人的責任?)-

以前巫師養鬼仔,皇帝擁太监,現今政客則流行收”槍手”,俗气一點的是叫”文棍”。當今政壇有,當今杏壇也有,誠如近期鬧得風風雨雨的董教總也有。

有人突然說,回應民意是领导人的責任,誠然不錯,可借是選擇性的回應!(不過也好過正副首相啦,有人問他們為何警方滥用暴力攻擊某集會人士,他們竟說不知道有這一回事?)居高臨下,不可一世似的回應也算是重視民聲?

為何高官的回复應該受到掌聲?那來的道理?如果此話放在歐美等國,肯定笑落大牙,丟人現眼,奈何尚有知識份子擁有讓人貽笑大方的想法?在此勸告一些人,人為地想捧紅一個人是捧不紅的,人為地想打倒一個人也是打不倒的,凡是被打倒的,根源都在自己的。

一位被稱尊貴的高官者,如果意見怕被批抨與反駁,不可被人批評及反駁,當初就不要就任何事件發表意見,如果怕情以何堪?下不了台,那可以不回應啊?可惜在他的文章回應中,只覺得他好勇善斗,處處逼人,永不認錯。這點我就非常欣賞被炮轟的林立迎議員,那种放得下面子的君子風度。

也許時下,由于尚有“官本位“等封建思想的侵蝕,領導人忘了做人民公仆的本質要求,養成了做官當“大人物“的惡習,容許我私下形容這些高官領導人,“官不大,架子不小,水平不高,架子倒端得挺足“。

在擁護主子前提下,也別把陳連花及葉新田拖下水,雖然兩者末必討人喜歡,可是踐踏他人為自巳主子加分,也沒什么了不起。如果批評國陣的會淪為民聯的棋子, 那你是某人的子彈啰?

奇怪的是有人意識中認為高官評論,不可反駁,可是那邊廂卻叫某人向外界解釋“新紀院事件與你怎么說事件“,自相矛盾?

其實,我們要說的是,做“官“的有時是要放下“身份“,不要被面子所左右,人的“身份“是一种“自我認同“,這种“自我認同“其實也是一种“自我限制“。

做官的若要赢得他人心底下的佩服與尊敬,那么就要學會放下身份,放下你的學歷,放下你的政治身份和面子,也不要在乎別人的眼光和批評,可借的當今政壇,除了前”司法部的再益”,有誰放得下身份?

另外, 綱絡一路以耒都不是什么政党的天下,綱絡批政,是一些至少還有一些良知的人,最后一個僅存可發言的空間,我們“問政“,不是“參政“,也許我們不懂政治,但我們要公正道義。(然而最近綱站都成為PLP者發揮功力的地方。)



2 条评论:

thepplway 说...

哈哈我也中枪了,看看《当今大马》今天有没有按我原意回答了。。

加油!

B@dman 说...

我认为张庆信的回复是可取的,可是,我坚决不同意他以强势的方式回应,且得理不饶人还多踩两脚。希望你们不要放弃给于“炮轰”因为他需要改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