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5日星期六

送入地府,便宜了你!----part 2.

友人看见我写《送入地府,便宜了你!》,
说我很另类。我想说,不不不!

为什么是不?
被诅咒的人活得好好,闲来有暇就是争椅子,
如果我们说我们没有饭吃,
他们或许问我们为什么不吃肉?

如果我们再纠缠他,
他们不过说句:“你们有勤劳工作吗?”,
如果我们说我们做到像牛这样辛勤,
但是收入赶不上通货膨胀,
他们会说我们笨,不学学他们,
学什么?从政。

当然不是每一个人从政都笑哈哈的,
像民联才有蔡添强,
林冠英抑或林吉祥等,蹲过监狱,
继续为人民咆哮!

反观那些被人诅咒的政党,
他们为了人民做了什么,
说了什么,甚至有时候就像冒了几句放炮的,
说了几句中听的,结果呢?不了了之。

像喊有华小拨款被干捞的,谁干捞了?不讲。
干捞后的学校最近有没有改善?
也不敢讲。为什么?

再看,林甘案件。
整个特委会说有问题,纳兹里说没问题!

抑或我们穷到三餐当两餐了,
这些政客说津贴取消,
等到人民冒火,又说暂时搁置。

再看政策的错乱,限制报考的科目是十科,
许多学子的前途被困扰,
他们无法深造,
因为就算教育部长都不懂为什么学生要报考那么多科,
说白一点还不是挤不进好科系,
多苦还要挨着读多几科。

多优秀又怎样?人材外流又怎样?

狮城拼命招手,
官儿说国内没有人材,死命的要输入人材。

这些颠三倒四的官,说的话简直就是本末倒置,
做的事不做好过做。
从英文教数理,从限制进口二手汽车零件,
从白象林立,从招商失败,
嘴巴痒痒的说,你不喜欢可以不来!等等。。。
好多好多。。。
多到我无法记忆,不是我健忘,
而是我们一再健忘。

太多了。。。
你翻看我才从去年十月一写就上千篇博客,
大半有者的如果不知道理,
你有本事,一一驳辞。

你以为人民喜欢诅咒人?
做的好的官,会给很多人诅咒?
没有事实根据的党会给人臭骂?

不是什么另不另类,我真想骂,
没有什么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现今的民主,你民我主,
我想怎样就怎样,朋党贪官,裙带偏护,
徇私舞弊,官官相护,
最惨的还是一个个的良心都被狗叼走了!

还敢站出来说人家诬蔑你。

羞不羞,耻不耻。

这些都是实实在在的,不另类。

害怕官腔,听惯官话,
服从官事,他们老早颠倒者是非。

我们活在水深火热,我们活在正义不彰,
我们活在指鹿为马,我们活在司法不彰,
我们活在公理被蚕食,
我们活在有口说的口是心非,
我们很多人只会当顺民,习惯当顺民。

这些令我们陷入地狱般痛苦,
像赵明福一样的平白丧失生命。

这叫人民活的好好,没有事吗?

你们当官执政的,
不把人民的事情当事情,当然你们在天堂;
如果我们真的有良知知性,
敢爱敢恨,老实说我们会说自己老早在地狱。

这些的人,被骂,敢站出来反击。
回答我,谁应该道歉?

转戴-----林季---世间的歌唱不完

4 条评论:

anakmalaysia 说...

go to hell, again, go to hell, this is how i feel for those chinese politician who betray the chinese society. H. KA .C.

吾说八道MyRAF 说...

路見要鳴兄,
你说得对,应该送进地府的实在太多了。

Jack 说...

叫他们千万不要下来啊!
《地狱门》现在难得清静。
我怕他们下来后又闹党争,开特大。。。。
我的头可要大咯!拜托!

Frank C 说...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