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23日星期三

说真话难,听真话更难

说真话的虽然不多,但还是大有人在,
然而听真话特别是刺耳的批评意见的人却鲜有。
久而久之,人们的积极性受到挫伤,
说真话的人越来越少。

说真话为什么会成为一个问题
说真话本不应是个问题,但如今却成了大问题,
以至于说假话成了我国当代的一种社会病。

按照唯物辩证法的观点,
人的意思是客观存在的反映,
而人所说的话是意思的语言表达,
当然应该是与事实相符的。
所以,说真话就是说实话,
说自己想说的话,说毫无掩饰的心里话。
说真话是人性本质的回归,
是心灵的净化,是良知的呼唤。

可是,为什么在现实政治生活中,
说假话者居多,说真话的却寥寥无几呢?

历史是一面镜子,
只要看看历史上由于说真话而遭到的厄运,
就不难明白为什么人们不敢说真话了。

首先是领袖都不愿意听真话。
他们总以自己的好恶为天下的好恶,
以自己认定的是非为天下的是非,
一旦掌握了大权,
他们往往就把个人置于万民之上,
以为自己是天子、是圣明,
人们对他们的圣旨或重要指示只能学习、
领会、执行,而不能发表异议。

然而他们是人而不是神,也常常会说错话、犯错误。
在这种政治体制下,
君臣上下关系犹如猫鼠关系,对上只能俯首帖耳。
久而久之,说真话的人越来越少。

也许是华人传统文化消极的影响,
我们有许多文化精髓,也有不少糟粕,
特别是在倡导人们说真话方面更显得苍白无力,
反倒是劝导人们谨小慎微。

古代有许多名言,
也是劝导人们要圆滑和明哲保身,
例如,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多种花少栽刺,
各人自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
到什么山唱什么歌,病从口入、祸从口出等等,
这些名言警句一代又一代传下来,
潜移默化地使大多数人成了不敢说真话的谨小慎微的人。

9 条评论:

路見要鳴 说...

这个社会看似民主,
其实有无形的枷锁框住我们,
从小我们被教育说真话,不能说谎话,
可是久而久之,
“善意的谎言”却才是真的生存之道。
还好有网络博客这个东西,
能够让你尽可能多的说真话,
抒发下内心的郁积,
不然一个人真是会胸闷而死

路見要鳴 说...

提倡说真话提倡说真话,真话谁敢说?
回头看历史,教训很深刻。
一言就获罪,例子何其多,
苟且去偷生,良心又谴责!

路見要鳴 说...

我对他们说了真话,所谓真话,
就是一针见血地揭露事实的真相。

可是别人往往不爱听,或者不想承认,
干脆不高兴了,
因为真话在他们耳朵里是如此的刺耳。

我似乎不经意地伤害了这些人,
弄得他们很没有面子,落得自己也很不爽快,
因为他们的表现,
很显然地不愿意接纳我所说的话。

那我这又是何苦呢?
我为什么要去抗争呢?
我为什么这么喜欢揭露问题的实质呢?
我为什么不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呢?
维持表面的平和不是很好么?
自己省心,别人又很开心。
好吧,是我犯傻了,错的人是我,
我应该宽容别人的错误,
因为他们都不是圣人。

chchoo 说...

在大马,说真话是会被请去喝咖啡乌或者到甘文丁度假的.不幸的话,一不小心从高楼跌下,马华民政还笑你够傻够笨.

我只是偶尔在个人博里或面子书吐吐悶氣,讲些鸟话.我怕输又怕死,说真话要付这么高的代价,还是装聋装哑又装瞎比较好.

想要留在大马,就要教小朋友扮演聋子哑子和瞎子的本领.日后才好生存,做个优秀的奴隶.

回去大马之前,还是先去洗一洗脑袋,不然的话,就要麻烦要鳴打包炒粿条去甘文丁度假村探望我了.

山城客 说...

忠言总是逆耳的多啊。尤其是位高权重者,轻易不会接受真言,因为真言往往是直指向他们犯的过错,他们不能接受被阶级低于他们的人批评。
不听真言,就不可能有改革的心,我们的国家今天的遭遇,也是一个不听真言的缩影。

糊涂侠客 说...

如果真话说了后对普及社会是有帮助,就算把命丢了也无所谓。。。凡是社会大改革都会有人牺牲的。。每个人都要站在上面没人勇以牺牲,改革是不会成功的。

thunderkajang 说...

赞成侠客兄所说,既然我们知道当今社会的病态越趋严重,身为体内流着五千年中华良好传统血液的我们岂能不多说、不多听真话呢?难道大家不知道狼来了的故事?难道大家不知现今社会有人喜欢听假话然后说出的话真里有假、假中有真而造成人心不和谐、人事多纠纷吗?

chchoo 说...

侠客,你这样讲,让我听了很感动,眼泪一直在眼里打转.

如果有一天你为了大马的改革而牺牲,我们会永远记住你的.有什么心愿,快跟大家说吧!

马华有你这样一个有懒趴的党员,不枉创党一甲子.

紫君 说...

敢说真话的人越来越少,敢听真话的人更少,几乎绝种。真话难免“带刺”,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当权者一不开心,就大刀阔斧地抄你全家,逼你上绝路。

所谓民主,也只是当权者认为有必要时才跳出来“活动一下”的思想,人民的思想还是被捆绑着,需要等人来“思想解放”。解放肉体的自由容易,解放心灵的自由才难。

当权者不知是不是知道这个道理,就利用了我们的“不自由”,建造他们的“自由王国”。然而,良心不能随着“时间流逝”而泯灭,我们还有无数的后代,期待着我们为他们创造一个说真话的空间。前人重树后人乘凉,不就是这么一个道理?

真话要说,胆敢说,要是别人误会你的用心良苦,也罢,毕竟良知不能妥协。妥协了,就那么一辈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