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2日星期三

更有诚信的人.

前些日子,
A先生就向我讲述了他的一次“嫖娼”经历。
那是他生意上的伙伴请客,
饭后一同去洗桑拿,桑拿之后就是按摩。
朋友给他们每人安排了一个单间。

A先生真的不想做什么按摩,
不是因为什么道德的约束,这个世界上还有道德么?
他是觉得那个地方不干净,他从小就有洁癖。
但同行的朋友已昂然带路,
他又不好太扫朋友们的兴,也就进了按摩间。

跟着进来的一位小姐还算漂亮,
她站在那儿象仆人似地望着他,
问:我为你服务,可以吗?
他原来并不知道对过来按摩的小姐不满意是可以换的,
本来已打算“就犯”的他,
居然试着说:那就换一位好吗?
也许我长得并不漂亮,那小姐幽幽地说,
但我一定会努力为你服务,让你满意的。
他不由地打量起小姐来,
那双明澈的眼睛里居然有一种无邪的光亮,他妥协了。
他不忍心让小姐失望。

先生,请你把衣服全脱了吧,小姐说。
干什么?他真的有些不明白了。
按摩就按摩,干吗要脱光衣服?
小姐见他如此不解风情,就告诉他,
到这里来的没有一个是真正做按摩的,全是做爱的。

我不做!。他立马从床上跳了起来。
可你的朋友已经替你把钱付了。小姐提醒说。
那我也不干。

他说着,转而一想,他不做,小姐就没有收入,
并且朋友已付的钱能否再收回也不可知,
于是就说:你就在这儿给我做个脚部按摩吧,
反正他们已把钱付了,就算我做过了。

大哥,看你也是一个好人,
小姐一边给他脚底按摩,
一边声明:既然没有做,
我也没有必要让你在朋友面前背黑锅,
你给我签一个60元做脚摩的单就行了,
昧良心的钱我是不会要的,
这是我最基本的职业道德。

A先生几乎被那位小姐感动得流下了眼泪。
从商场到赌场,从法院到政府,
看惯了失德失信的他,
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了道德的亮光。

讲完这段经历后,A先生有些激动地说:
我开办了一个工厂,工厂里被盗了,
警局说损失不多, 不立案,
工厂被流氓滋扰,
警方说没打伤、打死人,他们没时间查。
可税务局倒是天天上门要税,
明明是缴一万元就可以的税,
你得拿出一些去打点,他们才能收一万了之。

万般无奈我拿起法律的武器保护自己,
去法院告他们不作为和胡作非为,
可就连主审法院都认为有理的事,
法院院长却要法官颠倒着判。
因为,法院不敢得罪政府,
院长不仅是刚从某位置上调过去的政客,
并且还是一个只会看领导眼色行事的法盲。

我觉得A先生的思维有些混乱,
怎么把“嫖娼”与政府的事扯在一起说,
没想到朋友话题一转又扯起了“小姐”。

你看人家那小姐,对客人毕恭毕敬,完全象个仆人。
可我们的公仆那里还有半点儿公仆的样子?
对小姐不满意你想换就换,
可对你的上司,对一级政府,
他娘的从头烂到脚,你也没有权力换掉他们。

对小姐,你想嫖就嫖,不想嫖就不嫖,
可我们的某些政府还不是天天强奸民意,
他们代表人民出国旅游,代表人民公款吃喝,
代表人民坐宝马、开奔驰,就是不代表人民的利益。
他不为人民服务也罢,可还要人民纳税供养他们,
完全不象人家小姐,为你做多少事收多少钱,
坚守诚信绝不欺蒙客人,
这小姐不是比政府强千倍、万倍吗?

p/s: 这是一个友人转裁给我的文章,
觉得很特别, 和大家共同分享!



6 条评论:

Fairnation 说...

马来西亚的政客连娼妓都不如。
马来西亚的政客连黑社会都不如, 黑社会比政客更有规矩,更讲信用。
更不会像政客们抢着立牌坊。

糊涂侠客 说...

不只马来西亚,有很多政客都是连小姐都不如。

eddieliow 说...

可悲的马来西亚。

mimie 说...

为甚么拿小姐跟大马政棍做比较呢?大马政棍做的事情有时连禽兽都不如!而做小姐的却是人啊,她们做的买卖是公平交易,你付钱,她服务.自古亦然.
我要说的是:人们总是从骨子里轻蔑性工作者,却不了解她们的存在其实只是供求定律.有这样的需求才有这样的供应.却不见人们拿'付钱买服务的人'来践踏?如果提供者很贱,那接受者不也一样么?

orange 说...

金矿丧家 丧尽天良!我们面对棺丧处处逼人!小弟求求你们,请大家救救我们!

anakmalaysia 说...

A whore is much better then our malaysian politicians, especially those who claim they are for the chinese. f th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