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27日星期四

我们在乎的不是回教国......

回教国真的是洪水猛兽吗?
网上最近兴论着回教国的课题,
大马现在是回教国吗?
前首相老马说是。

然而国阵的华基政党却一直用回教党的回教国唬吓华人,
但弄巧反拙, 自爆其丑,原因在国阵的领导下,
我们的社会价值越来越回教化了,
从清真食品管制, 到金融界的银行回教化,保险回教化,
还有回教法律涉及的社会层面越来越广,
然而从来不见有任何国阵华基政党领袖,
对以上种种回教化提出任何议异?
也许他们对这种种回教化的趋势早己麻木不己!

可是还是有人乐此不疲对华社抄作回教化课题,
拜托, 什么年代了? 谁还会那么肤浅上当?
作为一个华裔公民的眼光看当今大马,
国阵华基政党领袖们, 你们知道我们在乎什么吗?

让我拈手顺来说一说吧, 我们在乎的是,
全国大城小镇,大街小巷的罪案连连,
这是人民道德沦亡还是当权者滥权贪污腐败造成?
为何许多作奸犯科的人还可以逍遥法外?

我们在乎的是,
无论是蒙女或是鸡奸案背后的真相,
还有古甘,赵明福,阿米奴拉昔枪击案的真相!

我们在乎的是大马政治的制度,
这是民主法治或是霸权独裁主义?
为何广大民众及媒体言论处处受限?
为何三权不分力,司法却黑箱作业呢?
为何政府只顾粉饰太平,自欺欺人,不爱听真话?

我们在乎的是大马的经济发展,
这是扶贫政策还是某些人的“扶朋”政策?
为何已经实行九个精心策划的大计还是没起多大作用?
为何富者越富,贫者越贫?
为何某些人可以随意建王宫?
为何大马许多宏伟的工程都能令人连想起豆腐渣?
为何身为石油生产国,石油价格可以一起再起?
为何大马有永远付不完的过路费?

我们在乎的是马六甲巴也明光猪农,
用生锈的笼子挡住镇暴队的毁猪行动,
我们在乎的是最近万挠新村的母亲,
手牵着手筑起人墙,亲手保护自己的家园,
我们在乎的是反山埃的劳勿村民忍着皮肤的痒痛,
到有补选的地方寻找自己的人民代议士……
我们在乎的是无审讯而无限期扣留的内安法令,
我们在乎的是阿拉字眼”的争议,
我们在乎的是巴生自贸区丑闻,
我们在乎的是为何让赌球合法化,
我们在乎的是为何战斗机引挚失窃可以不了了之,
我们在乎的是为何花了大笔公努购买的潜水艇不能下水,
我们在乎的是为何首相前助理狗嘴长不出像牙,
说我们华裔妇女先辈皆是南来卖身,
甚至还有一个说我们是寄居者,
当然更在乎那个小白脸比喻我们为深山的猴子!

回教国或世俗国己没什么好在乎,
我们在乎的是还有什么公共资源可让国阵继续挥霍,
这就是为何华裔选民宁愿投回教(党),割兰教也在所不惜!

当然,国阵的华基政党可以有自己心中的一把尺,
只是人民手中也有一把钥匙,还有那要命的一票!

23 条评论:

Susuteh 奶茶 说...

您太爱国了!没想到,没想到啊!

如果哪一些讲回教国的博客,可以在乎您的十份一,他们就不会给人骂,被人背弃咯!

leejiajia 说...

我在乎国家在九年后破产
债主是谁~

路見要鳴 说...

奶茶,
这是我们的国家,
我在乎是是我们后代子孙,
是否还能在此安居乐业!

anakmalaysia 说...

They can fool us at some place some time, but not all the time. Stop telling us those lies no more, we will be more than happy to see PAS as the ruling party than this corrupted regime.

Cbjkelvin 说...

如果想看更多关于回教国的问题,倒不如看看《一个马来西亚,两种社会契约》这本书,开卷有益嘛!

祥林嫂 说...

他们老是问华裔选民到底要什么,答案几乎都在这里了。

CHIA, Chin Yau 说...

我们本来都是色盲,是那些政棍一直要我们分辨颜色

我们本来都是一家人,是那些忘八要我们支持一个马来西亚

我们本来都不需要什么,是那些龟娘养的说不知我们要什么

人生不过如此-沈兴 说...

人民要得其实很简单,公平,公正。但是,五十几年下来还是做不到。还是一直走回头路,成先进国看来是个恶梦而不是美梦。人民只会生活的越来越苦,水深火热之中。

frei 说...

他们不是不知道华裔选民到底要什么,而是他们“不要”知道而已。

近朱者赤 说...

如果国阵可以做到公开,公正和公平,我入
回教又如何!

大米 说...

要鸣,我有点好奇的是,这样的党是扶不起的阿斗,既然你微小的能力改变不了它,为什么你还要留在马华?

我没有质疑你的意思,也不是挑战你离开马华加入在野的政党,但你的情操和爱国的心很让我感动,我觉得与其呆在原地而无法改变它,你为什么不离开它做个自由人。爱国,不一定要加入任何政党,我们一样可以用我们微小的力量去尽我们的本份。

路見要鳴 说...

leejiajia,
当年老马说2020是宏愿年,
怎知2019就是破产年,
哈哈,这就是malaysia boleh!

anakmalaysia, cbjkelvn,chin, frei,
沈兴,近朱者赤,祥林嫂,
谢谢你们的留言,
(忘了要向祥林嫂说声抱歉,上回误会了他)
希望大家能共勉之!

大米,
我是什么身份都无所谓,
最重要做人不要癫倒是非,黑白不分。

你认为我还会在乎马华吗?
看看历届的马华总会长,
总是一而再, 再而三在巫统面前矮化自己?
每个皆畏首畏尾,有名无实的代表华社,
甚至寄人篱下,还沾沾自喜的面对华社。

还有些领袖为了进入上流社会,
为了自己的荣华富贵,不惜买族求荣,
事实上只不过是前琚后恭,混水摸鱼,
为寻求一官半职,为图飞黄腾达之徒,
这些人还谈得上做什么人上人,
不如回家种藩薯吧。

大米,
我不认为我有高的情操和爱国的心!
因为这种批评不过是身为公民的责任。

一个背离政治文明的非现代国家,
你爱它的时候就得小心点,
因为这样的爱,
可能爱来一把随时悬在自己头上的马来短剑,
可能爱来一根又粗又壮的绳索,将你勒紧至死。
五十年来不缺乏这样的实际例证。

爱国要讲理性,
事实上,不理性爱国,
哪怕你喊着爱国的口号,
甚至说要争取民主自由,
可能最终会走向你追求的反面。

大米 说...

要鸣:

非常谢谢你认真的回答,我明白你的意思。

我只是不明白,既然不在乎,为何不干脆离开呢?你从头到尾,你的言论你的想法,一点都不马华,但是事实上你却是马华的中央代表;如果我是你,我会觉得有点尴尬。既然无法认同也不在乎,不如走了好。

路見要鳴 说...

大米,
我的言论我的想法,一点都不马华?
因为很多马华党员都很plp,
所以你认为我是异类吧!

我是马华的中央代表,
那是当年区会党员投选我出来,
所从我不会觉得有点尴尬。

我反而认为如果每个党员有我这样的思维,
那马华有救了!
但这是海市唇楼的梦想,
要找我这种人也如海底捞针!

不过要走人,
我也不必到处敲罗打鼓告诉天下人。

eddieliow 说...

要一个姣婆去守寡,好像是太勉强了吧!

Fair仔 说...

总不能要求人退出,有些是对党有深厚的感情。 党选投票照投, 不说违心话,不帮忙做危害人民利益的事。 如果马华多几个像要鸣一样的中央代表就好了。

还有很想问问, 要鸣对马华改为总会长直选制和变成多元流政党的看法?

路見要鳴 说...

liow,
我很久没做姣婆了,
现在专注批抨"政混",
也看看马华的底线在那,
若因言获罪被开除党籍也好,
起码让人看看何谓"言论自由"!

fair仔,
马华改为总会长直选制,
那就比较有代表性,
起码金钱政治不能买通百万党员,

马华应变成多元流政党,
因为末来华裔人口比例下降,
当华人只馀下10多%人口,
我们拿什么和人谈条件?

路見要鳴 说...

fair仔,
忘了澄清,
我对这个党没有深厚的感情,
只是在马华内有很多好朋友!

人生不过如此-沈兴 说...

既然加入了党,就不需要退。在加入党自前,已经考虑过了,就不需要再次的考虑。终身为党付出,不求回报。才是上上策。党没错,错的是,话事人。再简单的来说,事在人为。对得起天地良心,就是最好的付出,不求回报,造福人群。大家都是人,不是吗?

祥林嫂 说...

不好意思,今天才有空看留言。要鸣兄言重了,借振国的博讽刺马华博棍,是我不对,老妇人至今仍耿耿于怀,深感欠振国一个道歉。

方人也 说...

在马华里面,坐越高位的人就越眼懵耳聋;良心反倒是长在位低之处。碍于巫统的肘制,良心恐怕永无出头之日,更奢想往位高之处长了。

玛丽 说...

这是我们的国家,没理由我们不爱她,是吗?
很佩服你有那么坚定的做人原则,如果每个党员有你这样的思维,那马华不只有救,至少也不会成为华社的耻辱!

ws 说...

Hi, I am a friend of keykok.blogspot.com and coordinator of zaishangyanshang.wordpress.com.
I find that your blog is interesting. Is it possible for zsys to repost your articles?
FYI, zsys is reposting keykok.blogspot.com’s articles.
Tks.
ws
zaishangyanshang@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