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9日星期一

80年代,走过循中的日子。

昨晚在书房找回封麈己久的中学毕业刊,
屈指一算, 离开校园己廿一年载。

突然间,感到十分的感慨。
感慨时光的飞逝,沧海桑田,
物在人事非。经过社会的洗礼,
体验过社会上的你争我诈,
现今特别怀念学府里的赤子之情。

这里有个我尊重的循中董事长,

有个让我引己为傲的华教春雷林晃升董事先生,
也有个我现今特别肚懒的华教伪君子!
五年半的中学生涯,
只留下二张照片留念,
照片中的老同学各散东西,
不知何时才能重聚!
中学时,
有幸赴首都吉隆坡读循人独中,
那是82年至88年的往事了,
从不后侮就读独中,
更加哀心感谢循中师友们的教导,
只遗叹当年最后一年读不完高中毕业,
早年家父的生意失败,
导致最后二个学期不能坚持读下去,
离开校后,就直接去社会工作,
开始几年的埋头苦干,从不出席同学会,
导致失去同学们的联络。

80年代的学子生涯,可谓多姿多彩,
我“有幸经历“看到令人心寒的茅草行动,
秋杰路阿兵哥举枪扫射,
弄至全国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仿佛513事件重演.

那一年,看到拿督哈伦代表46精神党,
对垒翁诗杰在安邦的选举.

也被学校钦点出席族魂林连玉的葬礼,
那是1985在中华大会堂史前无例的葬礼,
一个受到国家离弃终生未得平反的刚毅人物,
备受政治力打压,却在民间享有极高的民望,
他的逝世和葬礼正好被转化为政治抗议的契机,
高规格的葬礼留下了政治的悲情和史诗式的余韵,
谁是忠臣,何谓英雄?
这时即可看出,
国家和民间的认知经常充满对立和差异,
这埸葬礼是对我政治,教育立埸的启发始点。

那一年的合作社风波,
林天杰小蛇吞大象,
让许多华裔倾家荡产!

看到李霖泰在半山芭受欢迎的程度,
也在学生时代,参与过他的助选团,
也看到他背叛行动党带给我心灵上的震撼!

走过半山芭的友谊商店,
混了好几年的大华戏院,
逛了好几年的金河广埸,
在kota raya的候车站,
下午时在联邦酒店里的保龄球场,
八独中的默地卡球埸,
安邦与沙叻少新村的一景一物,
廿多年期间,人事俱非了。

我想步入四十人生,
应找找失散的老同学,
只是不知道,
如果突然间去联络一个久末谋素面的老同学,
不知他有何感想?

8 条评论:

叶蓓怡 说...

哈哈=)
能够回忆年轻时候的自己,是件难得的事。


生活愉快

eddieliow 说...

好想念中学时候的点点滴滴。

chchoo 说...

只要不踢他们入会(我指马华公会),我想大家都会张开双手欢迎你的. :)

既然不知道结果如何,那就坦当当,做你认为该做的事吧.

凌国文 说...

老兄,很少看你如此感性。。。

珍惜当下,及时行乐,想做的事就去做,想见的人马上联络!

elize 说...

男人40 更年期?如果我是你的话,就organize 一个同学会,大家开开心心细数念书的日子。

紫君 说...

联络得上,是好事,只怕旧址旧联络号码已不复在。人生短短数十载,能循着自己的心做自己想要做的事,也是种福气和幸福。

路見要鳴 说...

哈哈,
真是感叹,
我就这样离开学府廿年,
离开时才像叶蓓怡这样的年纪,
现在比eddie, 国文还老,
是的,
逃离马华政治,多了很多时间,
做回自己要做的事.

循·李 说...

你好 我是循中2013年的高三学生,由于循人学校100年校庆,各班级须负责招待不同年级的高三毕业生。 而我的班级是负责1985年的。得知你是1988年的毕业生,因此希望你能帮个忙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