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24日星期五

转载李练--我们是网路暴民?

拜读星洲郑才子这两天的评论后,忍不住又要发牢骚了。

首先你不得不承认很多人开始注意“拖車姐”只是抱着看热闹的心态,闲来无事在网络里看到任何有趣的贴然后再share开是很正常的事。何况在那么严肃的辩论会忽然出现小丑,让火爆场面调剂,大家随手一按,就这样推波助澜让她爆红成名。

资讯时代,你不得不惊讶人肉搜查的效率,当天下午我就在自己的wall问了网友一个问题:你是否做好心里准备,自己也忽然爆红当什么哥什么姐的?因为人人都可能会有出丑的时候。

当时我注意到黄小姐的个人pages 本来只是区区200人like,留言不多。逐渐的忽然越来越多人涌入留言,以光的速度倍数增长着,我也很吃惊。开始时候,只是一般的挖苦和黑色幽默,逐渐的越来越多比较尖锐和人身攻击了。最后各种各样的视频啊图片啊甚至MV都出来,一瞬间排山倒海,你不认识拖车姐,你绝对是和大马时事脱节。

我认同不少人在这件事是过了火,正如郑才子说的把动物和性污辱的字眼施加在她身上,是不应该的。祸不及妻儿,希望那些玩过了线的朋友可以收敛,这样下去反而自己的素质教养成了对方的把柄,也对建立一个开明进步的社会完全没有帮助。

但在我能看到的范围内,还是很多人都非常克制和理性。有些人也公开鞭挞那些太过分的网民,我的朋友也公开通知,出现了一个假冒黄小姐的户口,然后大家揭发举报。当然可能我的FB朋友群圈子不够郑才子的大,他看的更清楚. 但好像读过他的评论说,他不开FB户口的,他认为那只是网络咖啡店,不值得花时间,但主流媒体好像也没有什么记载拖车姐事件,不懂他说从何得到消息?玩味哦?又好像丘光耀的事件一样,人家在FB留言,他那么紧张干什么?

不过郑才子是否应该把整件事分前后来说,他的评论里要群众放过拖车姐,为什么只看到后半部群众对她的指责动作,却对她之前的自身行为完全没有意见呢?

他在最新的评论自己申辩说,他用了好多字眼,包括认为黄小姐矯情,過火,發言不當等等,这在顯示他沒有偏袒黄小姐,但郑才子用了很多的文字批評,没有一句是针对黄小姐的内容。这个重点才是重点,黄小姐的谎话才是网友和群众愤怒然后不断询问她不断要她面对的课题,为何郑才子不提呢?

就如之前提到的,开始时候很多人只是在看热闹,可是当大家越了解事情的真相,越来越了解她的背景,了解到她所谓的提问和提供的论点根本非事实时,大家心里的一股愤怒不仅油然而生。

所有关注辩论会的人,尤其是华裔们都希望双方能为着辩题提出各自的看法,即使后来大家对离题失望,但起码也看到和听到蔡林的本身对某种议题探讨的论述。但这位黄小姐的出现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为什么其他的发问者没有引起那么大的反应?这除了关系到黄小姐当场的临场表现,最重要的是她的内容。说到底,很多人很不满意的是她的语气和内容,扭曲的神经质的模样在说谎言!如果当时她表现得那么绝望及情绪化,实实在在的在替人民说话,我不认为她会招来那么多的抨击。

说谎者的谎言,有时是属于白色谎言,为得是让隐瞒的真相不给当事人带来更多的烦恼或忧愁,例如之前不久的一起车祸,家人朋友刻意不告诉还在病重的司机,关于她的朋友们都已经逝世的事实。他们害怕她一时不能接受这残忍的消息,会自责自己一手造成悲剧。

可是黄小姐不是在说白色谎言,很明显她是有备而来,只是为了攻击林冠英。歇斯底里的怒吼为得是赢取曝光,赢取马华同仁的支持和欢呼声,这一点她是成功的。从当时在场的马华代表拍手高呼声,证明她的敢怒敢言非常受落。

郑才子才高八斗,既然在文章中也认为她是要爭取表現,為自己的黨加分,为什么不也想想大家对她的嘲笑和憎恨,其实也就是针对着马华这一板块呢?如果她的道理数据都在,为什么需要关掉面子书,当逃兵呢?这不是最好的机会让她澄清一切,也让大家看看无聊无理的人,好歹也可以转化成大家对她的同情?但她没有,删除留言,关闭面子书,企图在为自己的谎话找下台阶。

更何况郑才子把所有曾经指责批评黄小姐的人,都非常笼统的当作他笔下不分青红皂白的人,网络暴民,是否又有欠公平?还是他认为只是吃辣椒的人才感觉对号入座?郑丁贤应该厘清到底是谁在不分青红皂白,谁是要她翻身不了的人?可能我想的太多,真正要她無法翻身的,不一定是群众。也可以是她的潜在对手,包括任何有胜算的候选人。他不能把所有的网络批评都混成一谈,鱼目混珠过去。郑才子贵为星洲神笔才子,总是一副武林超然立场写稿,指点华裔迷津,我们凡夫俗子说到底还得看看,你不说个明白,我们才疏学浅,还蛮吃力的。

一份报纸面对的是读者,时事评论版面对的是稍微有认识字的,关心时事的读者,如果你写的是什么娱乐运动,跳过就算。但郑才子的马荷加尼的粉丝那么多,每句每字分量又举重若轻,怎能马虎?我个人刚刚在面子书的一句自我反嘲讽留言,就这样惹来一位朋友的质问然后删除我。她认为我误导别人,虽然我自问并不是她说的那么有分量.

抱歉!我真的搞不清楚,在这些主流媒体和马华的眼中,网络暴民的定义到底是什么?是不是只要持着不同意见的人,支持在野党的人,反政府言论的人,用粗俗语言的人,都全部all 包在里面?

我不会阻止郑才子替黄小姐打抱不平,这种路见不平的气概很好。但郑才子不能狡辩她是因为激动和表现紧张,企图逃脱说谎的过错。她也不可以以女性弱者的姿态,调回枪头辱骂网民对她的谴责,尤其她在几天后出来的澄清,再度被人揭发误导成分依然在。她到现在根本没有承认错误,越扯越远。对于一个完全不知廉耻的公众人物,没有道歉的勇气,还推卸责任,这才是问题所在,郑才子你可不可以也替槟雪的市议会和大家打抱不平?

在讲求男女平等的时候,若以一个女人的性别而要求其他人的标准放低点,手轻一点,其实你是在侮辱女人。从政者或平常职场上,一个人犯错不应该因为她的性别而采取的批评有所不同。对女性的尊重不是如此应用的。

郑才子尝试以另一个现场的人物-正义伯比较,来质问网民群众的不公平对待,也是毫无理由的。为什么郑才子也不替哪位被马华同仁请出场的正义伯遇到的双重标准申冤?网民为两者之间做了比喻,就是因为网民群众也是在打抱不平,同情老伯。

郑才子还认为假設那位小姐如果不是批评民联政府管制下的市議會的拖車行动,可能反而会稱她是正義姐纵容她,为什么他会这样想呢?此番话赤裸裸出卖他骨子里的思维逻辑。他是在贬低读者群众的智慧。人民对黄小姐的批评,并不是建立在她的政党背景,而是是非黑白。当然对于她的谎言在先,背景的揭发,更惹来双重效应,这是事实。

他的文章中也提到“很多人自以為是用公正的眼光來看待一場辯論會,或是政治,然而,其實已經先有了立場“,然后又说”什么本身有立場不是問題,但是,也要尊重別人的立場。”

那为什么群众不可以先有立场呢?现有的立场并不是从天而降的,乃是日积月累,通过所看所闻,思考后而建立的,为什么我们不能有立场?既然我们可以有立场,为什么你不就用文明理智说服我?把我也拉过去成为你的一分子?

我们在捍卫自己的立场,你又何必假惺惺扮中立呢?你如果是中立的,那么我们需要尊重你什么立场?因为你都没有立场。如果是把这话转化成网民和黄小姐或者她的阵营马华,那么对方是否有尊重批评她的人,给予正面的回答?

因为到了现在为止,她的立场和马华的立场在那里?所谓的用開明的態度來討論問題,用誠意而不是偏見來看待對方?我很想请教郑才子,先后两篇大作,还有双蔡(蔡金星和蔡智勇)和两位出场的妇女组领袖是否有针对内容发言,做到所谓的更加理性和成熟?

写到这里,牢骚发完7788,星洲的郑才子文笔好,我相信很多人和我一样会认同。多年前在KL某商场遇到他我还特地向前伸手和他打招呼,道明自己很赞赏他的文笔。
请别误会我要中伤郑丁贤,我只想抛出一些自己从另一个角度看到的问题,当然郑才子没有面子书,是无法看到我的疑问的。

最后想说,即使我被归类成网络暴民,我并不介意。
暴民是什么时候才有?是太平盛世吗?是国家昌盛繁荣时候吗?是大家的诉求和声音都能在现有的管道里被重视被看见被听到吗?

曾经在新闻媒体工作的同学说,如果制度上有暴政,媒体上有霸主,为什么不可能出现网络暴民?而且定义又是由谁去说?

就当我不谈什么正义,不说申诉什么人权,就当我这种暴民承认我们就是在放任宣泄怨恨和不滿,若我们正是网络暴民,就只有一个原因,因为我们活在暴政之下。我们不满意现在的对待。所以在当权者眼中,在主流媒体眼中,我们当然是网络暴民。套用吴镇宇在电影《laughing哥之潜罪犯》说的,每一场革命都是由犯法开始的。

但我并没有把自己淹沒在怨恨之中,采取暴力。事实正好相反,因为心中有热情和热血,所以我要求更多开放,更多文明,更那么在乎。那么在乎,希望给这个腐败的政权迎头痛击!

5 条评论:

路見要鳴 说...

当言论自由被严重剥夺,人民已无法从“合法“管道获取真相时,人们就回选择其他管道获取资讯。
今天“网路暴民“的现象,是因为“自命清高“的传统媒体长期扭曲事实真相造成的大反弹。网路的出现,就成为这些人新的宣泄管道。
因为长期奉承执政机关,为了生存而违背了自身该有的社会使命,与社会和人民的诉求渐行渐远,所以逐渐被人啐弃。就像国阵政府一样,当民联成立以后,有识之民都自愿追随,所有在网络抨击国阵的难道就是民联的雇佣兵吗?
反之,国阵为了反扑,也组建自己的网路兵团,但是有用吗?民心所向的,是正义,反腐败的理念,而不是恶意中伤和扭曲事实的炒作。

路見要鳴 说...

为虎作伥卖字鬻爵见利忘义的主流文棍,有什么资格说网民是暴民?我们一不拿钱,二不为谁效力,三不文过饰非,大是大非分得清清楚楚,说我们是暴民,倒不如说你们这些庞大的报业公器是助纣为虐,强暴民意,多年来仗着庞大的宣传机器,对正义蹂躏糟蹋,丧失报格!去他妈的正义至上,情在人间,一身媚骨,两眼势利,这才是你们应该纠正的办报理念!

西西留 说...

好文~

观珊 说...

好文~

ChongSiew 说...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