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24日星期三

出席"抢救武吉公满"讲座会后的感想!


虽然从“黄金vs人命:抢救武吉公满”讲座会回来己一天了,
但心情还是有些起伏,
看到300多个村民来到雪华堂现身说法,
证明村民皆反对使用山埃采金,
因为没有人敢担保往后的三长两短!

他们趁着昨天到国会陈情,
所以村民们昨晚也出席在吉隆坡的第一场反山埃座谈。
整个座谈充满情绪的转折,

激昂愤怒交杂着笑声和泪水。
村民毫不掩饰他们对家园与性命不保的愤怒,
激昂呼应主讲者的演讲,同时愤慨表达自己的苦情。

(很高兴看到反毒工委会到国会陈情,
多了一份正规提供意见汇集和表达的管道,
允许公民社会多一个投诉的渠道,
只是向国会展开陈情工作,
在我国尚末健全,
这与国内的政治运作有莫大关系!)


看到村民们的自保醒觉的行动,
在这个无处不政治,
权力倒影四周可见, 到处隐藏的社会,
公民社会运动的存在,
更彰显一种我们需要的“民间精神“。

这是继红泥山村民不屈不挠的反稀土埋放,
武来岸勇敢的村民反对霸型焚化炉,
这两个公民社会运动以外最引人注目的社区自救运动,
除此之外,之前的白沙罗白小事件,
也可说是社区自救成功的一部份!


相比之下,我住的瓜雪县里的一个小镇,
八丁燕代(batang berjuntai)居民长期面对埋藏垃圾的困扰,
投诉无门, 堆积如山的垃圾所引发的各种卫生问题,
却因为2007年, 依约(ijok)州选区的补选,
才获得有关当局的解决, 可说幸运得很!
我们是否是要一个国阵议员的逝世,
为了选票, 当权的才去解决地方民生的大课题?


我们地方社区向来受国家政权与地方执政力量垄断,
民间自发组建与动员能力长期受到削弱,
这是造成我们社区意识生机不足的关系。
我想,面对社区重大事件,
民间力量自力救济条件自然不足,
政治力量适时介入,可以弥补社区居民的无助感,
发挥动员与策略的铺助作用。

执政党有人一直在讲,
武吉公满山埃采金课题是在野党在背后策划,
有意利用此事博宣传,
然而,讲这句话的人真要掏心自问,
即使对方确有此意,可是他却是在为民请命,
站在选民的角度,
他的作法是值得赞许的,
明知山埃有害,难道还要违背良心说,
这是无害的吗?
质疑反对党介入武吉公满山埃采金课题,
只是一种政治党派之见,
而忽视了我国公民社区意识长期萎靡的根源!

有时候,我们真不明白,
已有几个真实案例证明山埃确实会造成严重的后遗症,
为何彭亨州政府还是一意孤行呢?
难道州政府能确保山埃采金不会发生外漏,
同时保证矿场业主都能严格遵守作业规定?
若一天不幸的出事了,政府是否能承担这些后果,
这是值得大家思考的问题。

还有的是选民所委托选出的劳勿区国会议员,
黄燕燕每次回返选区,
对此事一直采取不闻不问的态度,
到今天为止,她不曾就此事表示关切。
为何黄燕燕不肯谈论此事呢?
难道劳勿国会选区里的武吉公满选民的困境不是课题,
还是她以选择性处理民生课题?

掌管彭亨州地方政府、环境与卫生委员会主席,
马华公会州联委会主席何启文迄今也仍没发言。
这是环境问题,是他掌管部门的工作范围,
可是他也选择了向黄燕燕看齐,
对此事保持缄默,真令人费解。
难道他们知道这个采金项目背后的利害关系?

一个是内阁部长兼当地的国会议员,
一个是州政府行政议员,
且此事还是在他掌管部门的范围。
他们都是人民代议士,
难道忘记了大选前对选民承诺,
为民请愿,解决民生的承诺了吗?
还是他们已经忘记了,他们是人民代议士,
如果连这一点都忘记的话,
真的不知是选民一开始的选择错误,
还是他们患上了善忘症?

相关单位有必要主动向村民讲解山埃的危险性,
不应不理村民的心声,
一再任由事情演变成越来越严重,
落到一发不可收拾的局面”。

武吉公满山埃采金事件,
让人看到人民代议士的处事态度各有差异,
有人选择逃避、有人选择面对,
也有人选择站出来讲句公道话。

马华公会理应挺身而出,
反对在有人烟的地方以山埃开采金矿,
可是实际情况却刚好相反。

从山埃采金事件中,
相信选民能得知到底哪些领袖是站在人民的角度出发,
捍卫他们的权力。
如果政府一天没有诚意解决问题,
只是以“拖字诀”处理此事,
两败俱伤的局面是可以预见的,
因为下届大选,
劳勿选民会醒觉把手中一票,
投给真正为民服务的人民代议士。

13 条评论:

凌国文 说...

那天还听到一位村民激动地说,下一届要以“山埃”埋葬马华派来的任何一位候选人!

这虽然是情绪话,但也反映了村民内心的愤怒。

廖部长可能又要说这是反对党炒作,但是我想告诉尊贵的他,村民不是弱智的,是非黑白我们懂得分辨,不要侮辱我们的智慧!

糊涂侠客 说...

要鸣兄,我时常认为人民力量必须很强才不会让政治人物愚弄人民。

阿土伯 说...

唉,马来西亚!
要选票时才懂得家家户户去握手,保证这个答应那个。选胜了后,就不管了!唉,马华,唉,国阵!

Lexus 说...

如果马华不好好解决这件事,下届大选肯定收山。

吾説八道 (林伯芳) 说...

只有新普通国民主义才能保护普通国民的利益。借国文的文句一用,人民不是弱智的,是非黑白人民懂得分辨,不要侮辱人民的智慧。

sanjiun 说...

如果执政党有用的话,村民何须找反对党?
如果执政党有心要帮助的话,村民为什么找不到黄燕燕?
身为该地国会议员的黄燕燕,如果真的为民服务的话,为什么不替村民解决反对党到现在还没有解决的问题?

与其怪反对党,为什么不问问马华领袖作(帮)了些什么?

lkf 说...

Raub过去几届都是马华妇女组主席的选区。黄燕燕下一届能够上阵的机会应该不高。周美芬聪明一点的话,应该积极一点协助解决问题。

思想决定未来 说...

山埃事情大家都积极反应了这么长的时间,但是仍未收到满意的效果。

是我们的反应不够强烈,还是上面当我们是一群吃饱没事干,瞎闹的人呢?

中国的邓玉娇事件,由于网民的积极反应,得到了人民满意的处理方式。

失望太多次,是否就等于绝望了。

路見要鳴 说...

国文,
只有上面的当权者,
不把这当一回事!

今天看了黄部长的回应,
更令我感到华社要依赖马华的无力感!
官哦!什么华社父母官,我呸!

侠客,我认同你的说法与做法,
继续前进吧!

阿土伯,
选前民是宝,
选后民是草!

lexus,
也许这件事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草!

伯芳,
我在现场遇到你,
相信你也知道事件的来龙去脉!
不用我多解择了!

sanjiun,
你说得不错!
人家最多下届大选输了,
移民澳州,
轻丹己过万重山,
你我吹咩!!!!!

ikf,
你能期待走后门的议员,
仗义执言? 他敢吗?
反正有做没做,
有说没说, 有错没错也不用紧,
听话,捧大脚就能做官!
黄大姐尚不行,
他能吗???????

思想,
邓玉娇事件,
何止为中国网民带来震撼,
连我这个大马山芭仔也长期追踪事件始未!

我们大马网民尚末普遍性,
除了少数城市人民上网,
我想乡城人民较少接触,
所以比轻难形成像中国网民,
拥有那么强大的社会兴论!

无论如何,
我希望总有一天,
人民会知道何谓言论自由!

晶妮 说...

雖有前車之鑒,但誰會跟錢作對?除非那些一意孤行的人家居該地,他才會設身處地。僅此。

叶蓓怡 说...

燕姐的一句政治化就以为就是一个完美的交代。往往政府所作出的烂政策都是人民在受苦。

政治化永远是政府逃避的代名词
敏感化永远是政府逃避的代名词

thepplway 说...

要鸣兄,

谢谢你老远的到会场支持,其实我们应该与村民融合一体,他们的事就是我们的事。

当天太忙,一直都没有机会交流,这就可能是听众与主办者不同的责任与处境了。

thepplway 说...

晕了,我说融合一体是看到你说有300名村民而说的,反正一方有难八方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