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6日星期六

新闻部与博客的交流会.

左起- 凌国文, 马弓手, badman, 典武叔.
左起-董家欣,周连琼,凌国文,我与马弓手!




在写这文章之前,
首先我感谢yb黄日升副部长同志亲自来电,
厘清他与日中天的工作关系,
也声称不知他在网上的作为,
不然我还以为官官相护!
部长也证实了他工作至月底,
在此为副部长感到庆兴,
终於可以摆脱了一个”负资产“了。

言归正传,
昨晚应约了新闻部副部长王赛芝的“博客交流会“,
席中看见了许多卧虎藏龙的网友,
顺手拈来的就有典武叔,振国,马弓手,水兴浪,
凌国文,陈键汉,黄子豪,刘美霞,小叮当,
健南,牧牛人,董董,杰雄,周连琼等人。
可惜少了波力拨!
自己也眼掘,现埸还有很多世外高人,
只是我一时叫不出大名!

我想下次应该广邀多人,
不要只有以马华博客为主,
会让人感觉欠少了一些什么,
交流其实不应顾虑朝野博客,
除了凌国文,也可邀请黄进发啊,
听听不同的意见,
若全是马华自己人变成了一言堂了。

这是第一次接触由政府当局主办的博友会,
少见识大埸面的我,坦白说,紧张又期待,
除了副部长简单的开埸致词,
馀下的时间就由博客们自由谈论!

首先是凌国文开白,
谈论武吉公满山埃采金之事,
促请有关当局认真看待,
山埃采金对当地居民带来了日常生活的危机感,
俱有大将之风的国文,
可是昨晚的大红人,席后多人向他交流谈论!

之后马弓手,曾聒,典武叔也一一轮流粉墨登埸,
毕竟是政坛老前辈,他们三人的告白,
可说反映出我们目前政治与社会无奈的一面,
哈哈, 我昨天才发现原来阿武叔是,
全埸最受欢迎的中年型男博客

当然也有非政治博客在席上提出,
呼唤有关当局尊重博客的文化。
宴会中,最叫人惭愧的是有人问大会,
谁是我国点击率最高的博客?
坦白说,混了几个月,我也不知道!

最近比较烦,因为被鬼缠,
心情也低迷,哈哈,
所以我也在宴会上胡言乱语了几句,
如果有对任何人有冒昧之处,请多多包涵!

现在回想,
我们在席中所说的话,
不知有关当局他们在事后,
有否有认真的去看待我们的建议与批评,
希望主办当局匆只是以"流水宴"的态度,
来看待这场晚宴!
更加不希望这是拢络与收编的开始!

51 条评论:

叶蓓怡 说...

嗯。很有意义的交流会=)

陈志忠 Chee Tong 说...

可惜我没有去。。

戆居居看天下 说...

冤鬼现在没工作, 鸣兄小心为妙.

chchoo 说...

要鳴兄,

拿人家的手软,吃人家的嘴短.

希望你们没有吃太饱.不小心出卖了你的灵魂.

阿土伯 说...

好吃吗?

jyuno_zen 说...

大哥,谁点击率最高?我也不知道。哈哈!
当晚可以看见是有人不悦,可是没关系啦,我自得其乐。因为能与那么多位大哥聚首,更亲睹马弓手的风采。也听了很多宝贵意见。

华山论剑 说...

美中不足的是新闻部忘了还有北、南马的博客。也希望饭后的大家要保持自己的立场,不要饭后变了样,当朋友集会就好,出卖写博的良知就不好。

路見要鳴 说...

chchoo兄,
放心,我是吃饱了才出席!
其实我最担心的,
希望这不是对博客们拢络与收编的开始!

阿土伯,很难吃,
还被有意无意中训话!

小叶,
感觉上没有什么特别!
天下兄,我会自保,放心!

志忠,没什么好可惜,
只是多个机会目睹众博客的风采!

我还以为朝野博客皆聚首,
有机会互相交流!
坦白说,
很失望.

有关当局根本不了解,
什么叫网络-博客,
有人还以为只要下一纸文书,
就能挡住声音的传播,
却不想在这个网络的时代,
网络/博客,作为新的传播己经深入我们的生活,
网络/博客的声音遍布世界每个角落,
随时随地都在发布新闻与文章,
这种影响不是传统媒体所能比拟的.

权贵对于网络的反动,
只能使操作者外于越来越尴尬的境地。

jyuno_zen,
有一个是politikbanjar.blogspot.com
不妨去看看,
看友族以怎样的眼光看大马政治!

绍华,
纯是去见识埸面而己!

凌国文 说...

当晚像是你们马华的聚会多一点吧?

路見要鳴 说...

国文,
就是这一点,美中不足!

陈志昊 说...

除了贪污贿赂拿政府工程,缩头乌龟、无胆匪类、顾门狗等都是可以形容路贱的形容词。

陈志昊 说...

除了贪污贿赂拿政府工程,缩头乌龟、无胆匪类、顾门狗等都是可以形容路贱的形容词。

凌国文 说...

哈哈,要鸣,你的仰慕者又来娱乐大众了。

大米 说...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大马点击率最高的博客,是我们那位越老越不甘寂寞的老马。目前他的博客的点击率已经接近2000万人次。

大米 说...

这几天,我都在看你为什么和你的敌人在吵架。博主,在网上被攻击的滋味我试过,而且还是惨烈大战。你只有一个方法,当他透明。吵架是互相越吵越有味道的,一个巴掌拍不响,敌人不怕你和他吵,他只怕你当他是隐形人才。

keng 说...

有机会改天一定要参加!

凌国文 说...

当晚更顶不顺的是那位在交流环节时,呼吁大家“住进”马华的美女。。。

在适当的场合,讲适当的话嘛,唉。。。

思想决定未来 说...

您好

试着放下,可能会好些。
人生不如意之事十有八九。

啊利 说...

albanjari的blog太多广告了,看得人眼花缭乱。

西西留 说...

嗯嗯,最近马华很多怎样的空头,走年轻化哦?

阿土伯 说...

路见兄,想都知道不好吃,有机会到古来一代的话通知我,我带你去吃餐好的,我们想讲什么就讲什么。不用担心,我们不点咖啡乌的话,古来出名的美食店是不会因为装修而短暂休业的。如果人家齐齐要到咖啡屋去喝咖啡乌,店就要被令休业,那干脆就禁止他们卖咖啡乌算了!波不大,又没脑!真好笑!

国文兄,住进是什么意思?

也不知道这样接二连三的饭局,会不会让博客对他们产生恐惧感!

阿土伯 说...

陈老板,找到工作了吗?老实说,现在经济不好,要找到一份工作是不容易的,你就别那么挑剔了。没关系,慢慢来!到JPA网站注册一下,被录取为青体部官员的机会是有的!祝你好运!

阿土伯 说...

有谁还没签Say No To Cyanide备忘录的,赶快哦。我们需要你的支持哦!

陈志昊老板,怎么还没看到你的签名啊?别那么计较,为武吉公满抗山埃运动出一份“绵力”嘛。。。快快快,帮忙号召你的朋友一齐响应!

阿土伯 说...

响应武吉公满抗山埃,欲签备忘录,请点击:http://www.petitiononline.com/cyanide
谢谢

路見要鳴 说...

大米您好,
对不起,忘了告诉大家,
我们说的是马哈迪之外的博客!
你认为还有谁呢?
如果不说政治的,
写风花雪夜的还有谁?

大米,
我的世界里是没有敌人的,
如果有,我会尊重我的敌人,
我不过当它是小人而己!
谢谢你的到访,
我会听取你的意见!

keng,
还是出席我们AA制的聚会好,
不能欠人人情!
又可毫无顾忌,长遍大论。

阿土伯,谢谢你,
下回去古来找你,
肯定不会是我一人而己!

西西留,
欢迎莅临,
要project吗,我可以分一份给你,
我现在是project king,
那天在交流会上,
也分了很多给博友,
你找对人了! 哈哈!
奶茶有提起你,后生可畏!

大米 说...

风花雪月不谈政治的博客啊,我认为是这个:
cherrykoay.blogspot.com
本地最有名最qiao的美女博客。

chchoo 说...

有些话不能乱说,有些饭千万记得不要乱吃哦!

我相信你不会放弃你的原则,只不过有时候我们会不知不觉地被摆上台而已.

如果是政府主办的活动,那没有什么可担心的.倘若是某些政客的话,那就需三思而行了.助桀为虐就不好了.

chchoo 说...

真真心心交朋友,开开心心吃饭去.

希望有一天能够请你吃一顿无隐议程的粗茶淡饭.

thepplway 说...

没有安全感,没有危机感,没有信任感这是我们想突破的妖魔化世界!

凌国文 说...

阿土伯,

一位马华女青年的美女在现场“招生”,呼吁大家别一味批评马华,她形容马华为一所屋子,好人住进去,才能赶走坏人。

呵呵。。。

thepplway 说...

好坏不分,真假难辨是国阵结构性的错误认知!

同意唐南发说的,不要因为感情用事,把国家典当给不尊重民主宪制的国阵--任何国阵的候选人都如此!

chchoo 说...

thepplway, not all BN politicians are bad. They may belong to different parties, but they do share the same dream to serve the people. You can ask Sim Heng and Badman how great their Bintulu MP is. They may even show you around Bintulu to dispel any misconceptions you might have on Tiong King Sing. Tiong work tirelessly and bravely against the RMP in wiping out gangsters in Borneo. He earned great respects from the Chinese communities in Bintulu.

Well, I need to stop right here as I almost burst into tears whenever I think of his great contribution to this country. I propose that we sign a petition to include his story into Malaysian history. This is much better than all the half-truths that come out from the prominent Malaysian historian, Khoo Kay Kim.

thepplway 说...

好与坏在政治上是主观愿望,但是我们要看到的是有没有诚意突破一个腐败结构,还是继续做行尸走肉?

aru 说...

哎哟!未到7月14,陈先生又出来啦!有料爆吗?别来来去去都是那’三嘟屁‘!

Susuteh 奶茶 说...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Susuteh 奶茶 说...

要鸣兄,怎么照片那么怀旧,还发黄了!哈哈!
奶茶看,倒像是怀旧大会喔!

如果还是马华博客为多,看来这聚会,完全失去意义!

路見要鳴 说...

奶茶兄,
这是用手机拍的照片,
效果比较黄,
反正最近流行很黄很暴力的网络文化!

这也许是我最后一次,
以马华的博客身份出席交流会了,
我正在思考,
前路何从何去,
如果退出,
也不是那个瓜的关系,
他只不过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人生中,
难免有很多无奈择抉,
理想与现实有很大的差异,
有时真的很感叹,
我们这一辈子的人,
对争取民主,民权的认知,
睁著眼,
蹈前一辈子人的覆辙,
下一辈子人,
仍睁著眼,
蹈我们这一辈子人的覆辙,
如比循环辗转,
"长夜漫漫何时了呢"?

从前,我和一班朋友,
也有一个从政理想,要改变社会,
后来发现理想与事实的冲突,
我们的意志与官埸恶势力相持不下,
后来有人的理想被权力消灭了,
意志向事实投降,
没有改变社会,反被社会腐化了。

从政的很多都是从--追求--傍徨--堕落!
坦白说,自己也不知能坚持几久!
当身边的大多数人都选择了权贵,
除了选择同流合污,
就是选择自我远离权力中心点!

经过这么多年以来,
我想年少时的理想都早被毁灭了,
我们的社会依然腐败如故,
我们仍然改变不了这个社会.
与其留在体制内摇摆,
不如归隐乡田!

到时候,我们就可无所不谈,
你也不必对我,
因为我党藉身份,
言论中再有所保留了!

阿土伯 说...

走吧!不高兴就走吧!

陈志昊 说...

最后还是在此放回同样的话:


“路”续有来,肯定奉陪!

不怕你来,怕你不来!

陈志昊 说...

《这也许是我最后一次,
以马华的博客身份出席交流会了》

改次是以贪污贿赂扣留犯的身份出席。
哈哈哈!

陈志昊 说...

《我正在思考,
前路何从何去,》

前路本来是巫统,你契老豆那边;
现在,可能是卡立,因为州务大臣的project比较大条,比较好贪污贿赂赚大钱!

陈志昊 说...

《效果比较黄,
反正最近流行很黄很暴力的网络文化!》

PLP是谁开始讲?

是路贱药名!

有证据的啊!

不要否认喔,虽然你从来都没有胆否认。

陈志昊 说...

《人生中,
难免有很多无奈择抉,》

不知道要拿民联的好处,还是巫统的好处???

陈志昊 说...

《理想与现实有很大的差异,》

理想是天天批评国阵政府;
现实是天天暗供巫统好处。

差异真的蛮大!

陈志昊 说...

《从前,我和一班朋友,
也有一个从政理想,要改变社会,
后来发现理想与事实的冲突,》

因为你的朋友是默默地为人民付出;
而你却是到处跟巫统马来人拿好处,
这种长期发生的情况肯定互有冲突。

陈志昊 说...

《我们的意志与官埸恶势力相持不下,
后来有人的理想被权力消灭了,
意志向事实投降,
没有改变社会,反被社会腐化了。》

不可以用我们,因为只有你一个人而已。
向巫统马来人拿好处,一起贪污,同流合污!

陈志昊 说...

《经过这么多年以来,
我想年少时的理想都早被毁灭了,
我们的社会依然腐败如故,
我们仍然改变不了这个社会.
与其留在体制内摇摆,
不如归隐乡田!》

原谅小弟道听途说:

瓜雪的同志都叫你回家乡,不要去他们的地方,不想看到你这种人,有没有这回事???
很多人都是这样子讲!

凌国文 说...

跟着自己感觉走。疯言疯语就当作小丑献技好了。

aru 说...

哈!哈!陈先生!够耐力!武吉公满很需要你的一份力。行行好,去吵吵性感睡衣的艳不长和2013部队的那个。。尿不长吧!功德无量啊!
下届污清大会,会叫盖里给你发张帖,去擔擔旗吧!
精力过剩!

凌国文 说...

aru,

浪费时间在这种人身上没意思,让他继续活在自己的世界,继续自爽吧。

阿土伯 说...

Aru,

陈老板已经为武吉公满贡献很多了,你不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