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23日星期一

马华领袖!我还能期待你吗?

常常和KL同学,朋友聚会,
他们常问我,为何会参加马华公会?
在此特地向各位同学,朋友说,
我参加这个政党的经历!

无论如何,参政之前,
我相信每个政党的宗旨,
都是为民谋福,
所以从不计较参加那个政党,
政党名声烂, 不是政党的错,
而是政党领导层的错。

在首都念完中学,
然后混了几年才回家乡谋生。
家乡小镇自国家独立以来,
从来没有过一位马华代议士,
有的是巫统和国大党国州议员而己,
小镇308之前是没有一个华裔反对党组织,
所以有志参加改变,改善,
小镇华裔同胞福利的我们,
纷纷加入小镇中的马华公会。
(尽管马华公会在广大华裔心中并不是唯一的选择)
因为这是唯一能代表小镇华裔争取福利的政党!
(结果希望越高,失望越大)

我们在马华的日子,
一路以来主要的活动是,
为小城各镇的各“华小筹款“义无反顾!
举辨一年一度的“孝亲敬老“活动,
也辨一些球赛,文娱及公益活动!


小镇华小常年缺少经费,
所以我们也常年向华社筹款,
以维持华小的教育活动经费,
遗憾,虽然贵为执政党的一员,
我们基层党员却每年季节性,
一而再,再而三要向华社筹款,
为何我们不能够像国小那样,
制度性的拨款,
身为前任副教育部长的韩春锦,
你到底在做什么长?


小镇华小董事长,
家教协会主席很多都是马华党员,
任劳任怨,当然,
当中也有一些沽名钓誉者!


主办各种宴会活动等,
无论是那个国州议员或部长大人来开幕,
拍拍照,车大炮,皆大欢喜,
因为贵宾们多数有拔款捐助,
然而有时也会偷鸡不着把米蚀,
议员贵宾上台乱车大炮,
乱乱宣布拨款,最后不了了之,
(以巫统和国大党议员为多)
结果大家还以为我们基层同志“干捞“!

小镇马华同志好无奈,
天灾人祸,
随传随到,
为的是什么?
我们本着一个为华社做点贡献的心意,
(因为取之社会,用之社会)
尽管附出,也不奢求回报,
但偶而也被村民臭骂,
因为很多时候,我们也有心无力。
曾经,巴刹猪肉贩跑来说,
为何巴刹突然不可以卖猪肉了?
找了巫统议员,
市议会主席也不了了之,徒劳无功,
等到民联执政,
猪肉贩却早己收山不乾!

有时候,
当我们要向巫统议员就谋事争论发难时,
上头却说“忍一时,风平浪静,
退一步,海阔天空!
结果村民不解说,
喂,”卖华同志”你们好.

在于党内,
虽然小镇人口几乎大多数人是马华党员,
但却是结合了各种社会利益力量,
包括边缘的势力,
如黑道流氓,各神庙,社团要员等,
这一批庞大而松散的党员,
大都是没有任何政治理念,
为的是谋本身利益为主,
然而党高层却恩庇笼络他们,
以换取受惠者支持和效忠,
结果308大选大败,
这些投机份子,
大多数都掸过别枝以换取另一方的利益!
(如县议员,村长人选等)
我们的马华领袖,
以后请选贤与能吧,
一些村长,县议员同志到底何德何能?
究竟我们要以什么为选拔标准?

今天治安不靖,罪案频发,
官员贪污腐败明目张胆,
民怨沸腾,巫统霸权目空一切,
通货膨胀导至物价猛涨,
小民钱不能用,这一却,
党领导层难辞其咎。

我们马华基层,
“不求富贵,只求尊严“。
今天的马华总会长同志,
我想在此问你,
我们马华公会在政治议程上,
究竟为何而战?

高高在上的领袖们,
你们肩负权力与责任,
就应当诚心向自身的政治心灵深切追索,
你们在政治埸上究竟有何承担,
如何带领我们基层冲出困境,
卉向美好的未来,
如果领袖们依旧身陷路向迷途,
又毫不自省,
又何能呼唤起基层党员热情和意志?

以为经历308大选之后,
马华公会能有所改变与改革,
但看了近一年以来,
马华公会领袖的表现,
不禁令人摇头叹息,
当家的一样是“敢怒不敢言“。
尤其在吡叻州变天事件中的表现,
(国阵可夺权,但夺不了民心)
真教我们抬不起头面时华裔同胞,
上面的,排排坐分果果,
我们的良知却要此事付出承担!

领袖们,
对一些有独裁倾向的政治伙伴,
你们到底有给他们什么讯息吗?
当必须在对与错之间作出判决时,
我诚心希望党领袖必须勇敢面对,
不是逃避, 更加不是为虎作帐。

从那里跌倒,
就从那里站起,
以后希望领袖们能抗拒巫统的霸权,
向他们大声说“不”,
因为如果权力不是靠对等的实力争取回来,
则受人赏赐的后果,
不单痛失自主和尊严,
也随时可被替换,甚至取消,
不敢说不,
又不想下台的领袖,
是时候可以坐去后台吧!

这是一个不再沉默马华党员的告白,
如果党领导层仍然我行我素
这也许是我对党领袖最后一次的痛诉,
天大地大,有志於服务社会的,
未必是需要靠马华。

领袖们谨记,
要叫选民们投你一票真是难如登山,
要叫选民们不投你一票却易如反掌。
民心,党员心意是-,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11 条评论:

陈志忠 Chee Tong 说...

马华本身是值得你去期待的,
你应该写:马华领袖!我还能期待吗?

马华原本就是一个中庸温和派的政治团体,
是一个在社会甚至政治民主上扮演一定的角色,只是在乎领导层如何去执行甚至是领导。。

作为马华党员的你,
应该知道改革的路,若不能再依赖领导层,
你们党员就应该自我醒觉,
多去推动党政治意识的醒觉,
开始去交流,寻求意见,推动醒觉,
进一步改革甚至是思想模式的转变。。。

马华内,也许跟你的想法一样的同志,
会占多数,但要如何凝聚他们?
推动改革才是重要的一环。。。

不要因为领袖的失败,
你们就对马华这个团体失去期待,
应该积极去推动。。。

一点点小意见而已。。。
不要再对这些领袖存有幻想,
自己去落实如何推动改革吧,
不要连自己也陷入口讲的改革。。。

吴启聪 说...

耀棉兄,

前方是绝路,希望在转角。

马华还未走出低靡罢了,总有展翅翱翔的一天。

我相信!

Chen 说...

领袖可去可来,但马华却只有一个,我们始终都要保护它,别让它在低落下去,不讲未来,只讲从前马华所做的一切,都为华族垫下了一个基础,我们还是要饮水思源,让它健壮地生存下来,我相信以後华族的声音还是需要马华来支撑。

糊涂侠客 说...

很认同志忠的见解。我也时常在想到底我们要如果做呢?领袖无能时,我们基层能做什么?

Lexus 说...

朋友,我很钦佩你,你可是一位热心服务的党员。

朱墨华 说...

志忠独特的见解,我很赞同。马华基层党员可以:做好本分,充实自己,启迪民智,唤醒仍在“铁屋子”里“沉睡”的同志。

卖博士 字:孔明 说...

奇怪,这些无能的领袖是谁选出来的?

路見要鳴 说...

志忠,
你说得对,
我就马上改标题!

路見要鳴 说...

卖博士,
很遗叹,
也很无可奈何,
这些领袖我也有份选出来,
只怪我有眼无珠!

Alfanso 说...

马华的基层大多数是有良知的,只有领导层大多数是迷失在权和利中。
我好奇的是,这些领导还未上位时,也是基层。为何上去之后却变了样?

朱墨华 说...

当大权在手时,每个人或多或少都会有所迷茫甚至迷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