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6日星期五

不择手段得来的权力,不是权力。

不择手段得到的权力,不算是权力,
同样的,恩赐的权力,也不算是权力。

当我们大家谴责老总以边缘化态度对待自家老二,
不把党内民主投票的结果当一回事时,
今天我们应该更加谴责国阵,
绑架,强奸了吡叻州的民主选举。

这是就事论事,
当党员属意的老二人选被老大否决时,
支持老二的党员,
心里会感到十分难受,
我就曾经感叹党内的民主精神究竟是否还存在?
所以我留下,
试图与一班志同道合的同志通过网络,
以微弱的行动改变,改革这个党。

同样的,支持民联的人民,
当他们看到国阵以不择手段的手法,
夺取吡叻州政权时,
他们的心中又有什么感受?

今天看来,
改变马华,谈何容易?
老总先前反对跳槽论,
现在则对要跳槽我党者有所保留的言论,
真叫人感到政治人物的政治原则究竟有何价?
也许马华在巫统的庇护下,
老总手中所掌握的权力是,
恩赐的权力根本就不是权力。
这样的结果,对广大的基层真是无奈,

国阵常说要改变
怎样变?
用权变? 用钱变? 用拳变?
不择手段的"政变"来谋取的权力,根本不是权力,
高层的领袖,不妨下放民间走一走,
看看民间,人民对这“政变“事件有何感言?

参政的领袖,通常只看到眼前利益,
诚如新一代民政的郑可杨,
参政多年,原来也支持这种手段变天,
什么民政党是国阵良心,
原来在利益关系下,
权钱才是主要的选择,
民政党的郑可扬充其量穿上伪民主外衣的典型政客。

也许有人看了我这篇文章会说,
我被民联收买了,
这样的说法我真是无言以对,
我只是对我思,我见,我闻的看法搬上网上与民共享。

我忧虑这样的政局演变下,
来届大选我们还能得到多少民心的支持?
起码身边的亲朋戚友,相继离我而去,
虽然我诚心想协助他们所面对的民生问题,
但民心,
(我说的民心是一班大众,包括我党党员在内)
却视我,等同国阵为洪水猛兽,
这样的结果,真叫人难堪。

一叶知秋,
春江鸭子先知江暖抑寒,
得民心者,得天下。

此刻也许马华高层为了多一口“油井“而兴高采烈,
尤其是吡叻的“顺某马“,
在此恭贺他得到恩赐的权力,
但是身为基层的我,却感到前路茫茫?
我们究竟为谁而战?

我们究竟为何而战?

23 条评论:

yoonfong 说...

Good comments. Hope you and your other MCA read it too. I am waiting MCA's opinions about Perak issues. But as usual everyone is quite, or UMNO even did not inform the Perak situation to MCA?

keykok 说...

这篇文章出来后您又成为马华反对党了......

路見要鳴 说...

振国,
这是说真话的表白,
我说过,
做人,做事留一点良知。
也许有人看了不喜欢,
但这是事实胜於雄辩。

我都说了,
我不是吃政治饭的。

keykok 说...

哈哈!

变天是PERAK,议员是KATAK,人民是LALAT。

jyuno_zen 说...

对事不对党,好!
不为赞同而赞同,不为反对而反对。
加油!

吴启聪 说...

漠视民主,肯定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国阵要赌的,是人民的记性,四年后的第13届大选人民还会记得今天的霹雳变天吗!

各界人士应该站出来,呼吁制定反跳槽法令!

Mountebank 说...

想不到,向来让我看不起的马华,居然有你这一号人物,真是铁铮铮男儿。

马华如果有多几个像你一样的良心,今天,就不会沦落到这幅田地。

马华公会最大的问题,就是忘了当初成立的原始目的。

Tze Howe, 9W2THO 说...

人民会不会这么散忘我可不敢打包单,不过不忿怨气肯定不低,届时马华怎么走,要上天才知晓

Chong Swen 钟璇 说...

路见要鸣,读了你的真话,也消化了你的真语。

继续努力。

卖博士 字:孔明 说...

路見兄,好样的!
马华正是需要更多你这种敢说真话的人。
这是做人的原则。

青蛙事件最欣慰的是让本博士看到许多马华的真汉子。

PoliBug | 波力拔克 说...

为谁而战不重要,为何而战才是重点。

路見要鳴 说...

董董, thank you.只是说出心中的感受.

启聪,
当今的社会和当年变天的沙巴州,
情形完全不一样,
民智,民情,民意非当年的封闭可言,
个人收到整三十多则手来机讯息,这和当年沙巴的变天情形完全不一样,资讯流传如星火燎原,一发不可收拾,

路見要鳴 说...

启聪,你说忘记?
举剑的,寄居的,
不择手段的,
你说,我们都忘不了,
别人能忘记吗?

路見要鳴 说...

mountebank朋友,
谢谢你的抬举,不敢挡担.

坦白说,
在马华内说真话的,
肯定被边缘化。

又不想同流合污的,
阻挡他人财路的,
更加讨人怨,群起怀葛。

追寻民主的路在马华里,
是孤单与寂寞的。

路見要鳴 说...

王大姐,谢谢。
女中豪杰,
有机会可要联同博客们向你拜年,
不过,是迟来的年。

thepplway 说...

呵呵有良知的人!

thepplway 说...

马华是我看比起的党,但是里面应该有好人,但是绝对不是邓章钦说的翁诗杰。我对他太有意见了,他不是正人君子,他喜欢打击做正事的反对党,打击民意,罄竹难书!

Hindraf ,他没有给予好评,行动党他看不起,bersih他避重就轻,白小他篡改历史。

至少这些东西可能他还看不到自己的错误,但是人民知道!

当然还有更多马华的领袖可能也不知道自己在干嘛。

有project就好了,什么为人民服务都是说来做门面的。

如果问我民联没有问题吗?但是都不是原则上的大问题,只是各自的政党文化造成的一些意识形态或政党文化有些的确是恶习,但是不会对国家与人民带来太大伤害。

所以我希望民联可以完全的代替国阵做不到的,以后国阵就跟民联学习如何管理国家,如何尊重人民(民意)。

lynes 说...

我曾进愤怒的辱骂身边的马青同志
但您,的确让我敬佩,
我听过某位长辈告诉我
从政者勿“阿谀奉承”
在您身上的确看得出您是非分明~
令我敬佩~

不知您参政的最终目的是什么?
但应该也脱离不了改变这个国家吧!

若要改变!何方不寻找其他更加理想的管道呢?

路見要鳴 说...

lynes,
以为在马华内可以纠证,
改变这个国家的机制,
现在看,显然是白费心机。

迟点会考虑,末来路向怎么走,
年轻时,我曾在pj帮柯嘉逊助选过,
当年心倾行动党,
后来见识了,天下鸟鸦一般黑,
所以也随之退隐。
从此返回家乡,埋头苦干,
不再问政。

时至2004年,
本区马华领袖诚意相待,
所以才活跃於政坛,以方便助人助民。

今天幕然回首,
却感到百感交集,
在朝的?在野的?
有何分别?

lynes 说...

像你那么说的人,我也见过,
但如今他们已经升官发财咯!

目前我无党籍,懒惰去注册成为公正党员
去年当有马青的人来拉拢我的时候,
我也和你一样,曾经想过透过马华改变
但,我更早发现的是,不可能!

因为我发现我要争取的跟马华的理念
加上心中的愤怒!及新政治的崛起!

还有啊!我认为制度腐败之后,
需要有一位有活力的群体来改造!
所以,马华无法主导改革
而马华的“主子”更不可能带头改革!
所以不想浪费时间!

盼望您能做出正确的选择!

为多元种族政治奋斗吧!

chchoo 说...

权力原本属于人民.不属马华,也不属国阵,更不属人民选出的议员们.

路见要鸣,请坚持吧.有良知的人越来越少了!

Yi Pian Yun 说...

路见要鸣君,
你是不是要下车了才敢讲真话,加油!

路見要鳴 说...

yi pian yun,
谢谢你的登入.

我明白为何你对我有这样的看法,
是不是要下车了才敢说真话.

其实我从不生气在乎外人怎样看待我,
我明白因为党的领袖太烂,
所以很多人,
都对我们基层皆以同样的眼光看待.

你认为我在党内权力的斗争失利,
用说真话来引人注目?
笑话,我不是靠政治吃钣的,
相反的,若我不说话,保证“钱“途无量。

此刻感憾何以党内的众多知识份子,
热哀于金钱名利的追逐,
忘了先辈创党的宗旨与理念。

有些事,如果我不做,谁做?
如果今天不做,什么时候做?
如果只是为自己做,我是什么?

我感叹老一辈的领袖们外理事情作风是,
为了"息事宁人,以和为贵,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盲目的妥协是他们认为求生自防的策略,
所以才有很多所谓的争取?
既然身在权力中心,
又何来争取一词?

事实上马华领袖们忽略了一事,
当巫统精英无法走出死胡同的时候,
当政治的丑陋要寻找代罪羔羊时,
不管马华有多宽容,忍耐,
结果还是以悲剧收场.

只是说,悲剧还没发生前,
上面的众多领袖,
有谁能牺牲自己来阻止悲剧的发生?
没有,满城尽是plp.

我们妥协就是白白看作国家继续犯错下去,
让国家的资源消耗.
因为大家恐俱动乱,
因此不敢以诚相对,
以为只要支持当家的政权就可以避免灾祸,
这恐怕是相当天真的想法,
我们为什么要活得这么没有尊严?
为什么愿做的没有机会,
并且还要委曲求全?
为什么领袖们,
明知巫统的策略终有一天会触礁,
领袖们却都没有勇气指出?

我的领袖们,
也请停止开声附和一些连他们自己,
也怀疑的话,
甚至连他们也不相信的话.
更不要玩弄肤浅狭窄的种族主义,
走分化的捷径,
来获取恩赐的权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