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29日星期四

改革? 忘了吧!

昨晚出席本区区会主席的新年聚餐,
言论其间,感叹巫统的霸权,
腐败无能,导致民怨人恨。

其实心中想向区会主席说,
马华领导层何赏不是?
只不过霸权打压的是向党员吧了,
不过最后还是强压口中如箭在弦的话,
我想新春期间不要再和主席争辩。

想起2004当年的区会党选,
身为新生代挑战派的我们,
因为不满前任主席的山头,黑金主义的作风,
唯揭竹起义,虽然我们以寡对众,
五个支会对十三支会,
但兄弟们打死不走,视死如归,
明知很难胜,但为了理念,为了兄弟情,
大家众志成城,永不言屈。

当时我方就好像有一股风啸啸,易水寒,
壮士一去不会返的悲壮战意,
由於前无去路,后有追兵,
结果背水一战,在大家的努力合作下,
我方以5票之差胜了当权派,
开票当时,真是激动不己,
那种置至於死地,却突然突围而出,
那种感觉历历在目。
(当年,为了支持他,
被黑社会头子警告家人及自己,
但我也在所不惜,所以印象深刻。)

在2008的区会党选,
我们就轻骑过关,
由主席职至中央代表皆百战百胜,
虽然我也中选中央代表一职,
但却为自已和主席的直系人马埋下导火线,
是非曲直也几个月了,
自已也觉很累了,常常兵来将挡,
党外的,我从不怕过,因为明刀易防,
我最怕的竟然是,
曾几何时,共同出生入死的同志,
他们的暗箭难防。

难过的是区会主席於马华党选中,
也怀疑我的忠诚,左右我的投票意向,
忘了我们2004当年推崇的改革,
什么为民服务,民主理念,
今天看来是我民他主了。


“民主“很沉重,
“忠诚“最可爰。
真的不敢想像没有民主,
只有一味无知忠诚的党会是怎样的党?
还有一点的是也许自古以来,
领袖只能共患难,不能共享福。

不过自已海阔天空退一步想,
其实马华内部也是一样,
许多区会主席皆喜欢报喜不报优,
好大喜功,欺善怕恶,
这和上面的领导层有何分别?
区会的影子,就是马华公会的缩影。

许多区会领袖财大气粗却臭名远扬,
比如吧生的某前任议员,外号肉骨荼。
许多区会领街袖笑容满面却笑里藏刀。
眼前看到的政治人物许多皆乌烟漳气,
徒具虚名的,爰财如命的,
狼狈为奸的,倚强凌弱的,
混水摸鱼的,唉一言难尽。

大家别对领袖期待太多,
不然你会失望更多,
你我要期待吹水翁的政改,
就好比赢取多多六合采,谈何容易?

要领袖改革, 谈何容易。
要领袖做人,更加不容易。
当今领袖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人鬼尚且不分,枉论做人。

12 条评论:

吴启聪 说...

耀棉兄,上梁不正下梁歪。

中央领导层不给一个明确的改革方针,教区会支会怎样去开始改革呢?

再说马华党员和基层领导的整体素质,真的是不堪入目。惨不忍睹...........

马华必须从正确的政治教育和宣传开始.....

冠凯 说...

兄弟,
你当年视死如归,如今也应该秉持当年的信念继续贯彻初衷,如果事与愿违,但求自己留下坚持改革足迹,终点达到或达不到已经不是那么重要。我祈祷我党不要给年轻人一点希望都没有,会不会走到这一天呢?我不知道。天佑我党。

吾説八道 (林伯芳) 说...

耀棉兄,
2009将是市民政治的开始。在脱政党化下市民们将会自动自发的组织市民运动来维持市民本身的利益或市民的基本权益。谁不知道搞政治的有多少个是靠得住?画饼充饥的玩意党员和人民已经受够了。

朱墨华 说...

如何壮大中间选民的力量,是我最近一直思考的问题,这与伯芳兄所说的市民政治,似有所相似。

希望我们能够相互交流。

林季 说...

现今的巫统全部比钱,好人不能出头是国阵的死穴!

听见巫统元老说要斩那些周边组织,因为太大不能管理。

实际上,如果专才及真心奉献政治的人不能出头,谈肃贪是多余的。

这些人从支会,区会一直用钱收买下去,能不腐败吗?

现今的问题是由头烂到脚,如果是这样的情况,我希望你们重点出击,就是有志气的人集合在同一个支会区会,一一揪出有问题的人,一一打倒,慢慢马华或巫统才能复原。

lookcow 说...

同志们,马华任重道远,无论政海如何翻腾,不要忘记我们扶着下一代的希望,为我民族许个美好的未来。 牛年顺意。
牧牛人敬贺 (马青雪州州团长高祥威)

路見要鳴 说...

启聪brother,
领袖的改革方案,
充其量是个数字游戏。

当“你“当上领导层,
关心的不再是民漠,党意,
关心的是数字游戏,
所以才有脓肿的基层素质参差党员,
领袖们希望最好找到yes man,
或交上ic副本和photo一张的-
不闻不问的“聋哑“党员。

没有深入参与的党员,
怎会认同党的理念?

路見要鳴 说...

冠凯同志,
兄弟一埸,
这种无奈的决裂相信你曾体会过,
我不敢说自己坚持改革是完全为了正义,
但我肯定坚持的不是为了个人议程,
或许寻求名利与金钱上的坚持.

路見要鳴 说...

伯芳,墨华兄,
诚如你们所说,
有时候真的不知道,
我党是否还是政治团体或ngo组织?

我也考虑过,
若我党又再政治失灵,
我是否应在民间推动公民社区醒觉运动?

有时候,看看朝野政党的表现,
身为公民的我,真是无言以对,
我们是否能从两个烂萍果中,
再找另外一个代替者?
(别期待独立人士依布拉欣那只青蛙)

华人社会,以前除了马华,
行动党,民政党,
我也期待董教总,华堂及商会,
但今天,利益均沾关系复杂化的华团,
我们还能有什么期待?

水兴浪 Gavin Tee 说...

翁总说他在搞大团结,去到侯振得的家,就说柔佛大团结,在蓝天(马华党讯)下自称马华空前大团结,看来我们这群部落客也是因为他而突然间也搞什么大团结.

今天,团结的意思是我的心肝与我同行,即为大团结,对有异意者就赶尽杀绝,更是大团结的动机

細水長流 说...

大逆不道的小子,
不怕你的区会主席看到吗?

不过,回想起当年勇,我也是一个初生之犊,勇往前进不知死,今天也有你的身同感受。

路見要鳴 说...

长流,
这算是进谏吗?
唉,反正又不是吃政治饭,
只是写出心中的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