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15日星期四

话说巫统过往功绩

今天和一位来自爪登的商界朋友会面,
顺势问他怎样看待巫统候选人和回教党的候选人,
友人只是向我说怎样分析巫统,
这是一些是友人对巫统的一些看法。

巫统一直执行一项全面的计划,
向马来社会(尤其是亲巫统部分)
转移财富和收入,
对广泛的国家和私人活动如财政转移、
国家就业、国家采购、大学招生、
私营部门雇用以及执照发行等进行征税。

这项计划产生的明显后果就是,
华人和印度裔在行政系统中衰落,
而受国家优待的马来族大企业
(往往是垄断企业)则迅速形成,
由前马来族公务员控制的大型官联企业增加,
腐败(及其对政绩的有害作用)增长,
华人资本大规模迁离,
以及华裔和印度裔中产阶级持续向外迁移。

自2000年以来,
让非马来族社区极大失望的是,
他们的日常生活日益回教化,
他们感觉到那受到了巫统的支持。
2007年5月,马来西亚的联邦法院裁定,
尊重回教法庭此前对一名女子,
从回教改信基督教不给予法律承认的决定,
这相当于无耻地承认,
包括“宗教自由”条款在内的宪法在那片土地上不是最高法律。
到目前为止,
回教法庭拒绝了每一宗改变回教信仰的申请。
与此同时,政府决定,
基督译本不能再将“神”翻译为“真主”,
尽管这在其他穆斯林国家是一种普遍的做法。

华人和印裔人长期以来与巫统的关系要好,
于另一个强大的马来族政党——回教党,
因为后者是一个致力于建立一个神权国家的伊斯兰政党。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
正当回教党基于多元文化主义修改其神权国家目标以实现伊斯兰统治时,
除了传统的马来族优先政策,
巫统又开始推行伊斯兰教优先政策。(如禁止学瑜伽。)
因此,华人和印裔,
又一次一起把票投给回教党也就不足为奇了。

巫统犯下的最大失误不是经济紧缩和对华人及印度裔的宗教挤压,
而是没认识到三大民族对改善政绩
(尤其是关于腐败、法律和秩序)、
改善种族和宗教关系的共同愿望有多么强烈

巫统在去年大选损失惨重的原因是,
它忽略了越来越多受过良好教育的马来族、
华裔和印度裔人士对一个更和谐社会的普遍愿望。
公众普遍被巫统疏远了,
巫统偶尔会做出挑衅手势,
例如在其年度党大会上挥舞马来短剑,居寄论等,
这被解读为巫统有意采取极端行动以达到它的目标。

巫统现在站在十字路口,
要么继续使用老一套的政治手段,
要么成为全面改革的代理人.
如果巫统不继续前进,
马来西亚最后仍将继续前进,
但将不再处于巫统的领导之下。

言论完毕,朋友投票的动向也一目了解。

2 条评论:

吴启聪 说...

巫统目前最大的弊病,就是巫统利用了新经济政策,不好好地改善马来人的经济,只是用来养肥马来政客和朋党。如今马来人也唾弃巫统,是它咎由自取!

巫统跟回教党两个竞争“回教化”,以为酱就可以争取到马来人的选票。事实上,这根本一点意义都没有,回教徒会真正跟着起哄的,不知占了多少巴仙而已,他们应该更加在意种族多于宗教,但非回教徒,尤其是我们华人,根本就是要向这两条政棍吐口水,两边都信不过!

law 说...

明显看到,补选所用手段还是老把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