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10日星期三

“原来的我“

忆起跟“波力,典武“会面的那天
至今心中“回味无穷”。

“波力“说,怎么纲上写“博“的你,
与现实中的我不一样呢?
手写的,与口说的表达有点异见!

老实说,我不善於口头的表达,
当语句从嘴唇里流溢出来时,
它常常是游离了原来的本意,
可能根本就违背了初衷,
起码它无法涵盖我,
内心里复杂而敏感的全部意图。

交谈对于我来说,
很难贴近事物本身的那个微妙的分时,
甚至有时候,
口中的那些言词,如同月光一样,
是一种伪饰的光茫,毫无义意。

写“博“这一种表达,
我觉得他的丰富性,多面性,
是埋藏在文字里深处的,
只有当我把它付诸文字,
我才真正感觉那是我心中所要说的。

写“博“正是适于我的释放个性的角落。

无论如何,我最欣赏波力,典武,
那种仿佛什么都能信手拈来,
收放自如的写博功力。
他们要写什么做什么,
或不能写什么做什么,心里明镜一般。
另外那种明里暗里,话里话外的弦外之音,
让人看得清楚又说得明白。

波力,我这人充其量是纯为“骂人为乐“的博主。
当初笔名原本是要放“不平要鸣“,
但是考虑到怕自已不知是否能对不公正,
不正义的事坚持“写“到底,
所以后来才叫“路见要鸣“。

路上见到的事件要鸣,
和对事不公正,不公义的不平要鸣是两回事,
波力,这就是“路见要鸣“的笔名的由来。

写“博“带给我的生活最大的收获就是,
认识了很多自己原本生活之外的朋友,
诚如见了面的波力,Uncle Boo,
同住一区的细水长流,禁娼从良,
雪隆的振国,忠华,董董,
生生感受的年生与及牧牛人。

另外末曾见过面纲交的纲友,
有机会一定要去拜会。
党内的有,远在英国的冠凯,
近在隔墙的吾说八道,
还有可怜的虎落平阳,
北方笑傲江湖的侠客,独孤鸟,
另外一个虽然道不同,不相为谋,
但也想会一会他的坏人-陈征信。

还有一些末曾见面,末曾纲交的,
“有生之年“一定要拜会的-
文笔好的柔情铁汉,

团 运的陈志忠,
有点似评论员的聪锋陷阵,
感性的e狼地带,还有达人韩舍,
美丽不可高攀的思想决定末来,
隔海的沧海一声笑,
另外的级终目标,
锋言凤雨,品头论足,哗此一生。

文章一出,驷马难追,
希望自己能写到,也能见到各位纲友。







6 条评论:

PoliBug | 波力拔克 说...

要鸣,一直以为你的博名是路见不平,不平则鸣的缩写,今天才明白个中精要,好一句「但是考虑到怕自已不知是否能对不公正,不正义的事坚持“写“到底...」

受教了!万谢!

keykok 说...

波力有时就和您一样,对某些事情也是很固执。

糊涂侠客 说...

只要我们还知道原来的自己就好了。

B@dman 说...

我记得你说过“道不同,未必不想为谋“我月中会下吉隆坡,不知有幸和您会面吗?

路見要鳴 说...

征信,真抱歉,
从这个月13号至23号,
我因为答应了本地画家,
义务协调本地一个国际艺术展,
所以比较忙,
过了这个艺术展再联络。

我和波力也认为,
年纪轻轻的你,
若有所把握自已,
将来肯定有一般作为。

B@dman 说...

没有关系,祝愿艺术展成功圆满。。
谢谢你们看得起我,相信你能让我的眼界更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