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21日星期日

写博三年,我一如往昔。。。

因为互联网 的出现,

我能够在接近中年的时候,

悄悄拿起笔,不,应说悄悄打开电脑,

开始了写博……我成了一名网络写手,一位写博客的。


不知道是因为成熟了,还是因为棱角已被磨平,

我更多地把杂文当成表达意见的工具与平台,

而不是把文字当做投向黑暗的标枪。

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

我更多地感受到“权利”,而不是“权力”。


从一开始的自娱自乐,只是为了享受自己的“权利”的写作,

从每天只有几好友来捧场,到短短几年里拥有了那么多同道。

有点感动,也触动了我,让我有所警惕。

批评权贵,监督政府,表达意见是宪法赋予我们的权力,

也是一个人与生俱来的权利,

杂文也是一种“无权者的权力”,

我们用杂文的形式对不公正呐喊,

对当权 者实行监督,对丑恶现象无情揭露…

由于将近四十岁才开始写杂文,

努力做到“我手写我心”,就是我的最高目标.

这样一路走来,

但最大的安慰正如我们都好似坐在一起一样,促膝而谈。

时刻提醒自己:

“无权者的权力”毕竟也是权力,只要是权力就应该受到限制.

我们生活在一个特殊的时代和一个特色的国度里,

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我还会用写作的方式去争取我自己的权利;

如此同时,我也会使用好写作带给我的那一点点“权力”,

去争取所有人的权利,让这权力为公平、公正服务。

同时,能够以大家力所能及的方式,

一起去争取本该属于我们的“权利".

10 条评论:

安哥爵 说...

你的每一篇我都看.常常写,醒头醒脑.共勉之.

凌国文 说...

朋友,男人40网上一条龙啊!

林廷辉 说...

我写得爽,你看得爽;我思考了才写,你看了去思考;大家动一动,国家才不会掉入黑洞嘛!老兄,绝对支持你!

玛丽 说...

最坏的年代也最好的年代,709当天不是证实了吗? 加油!

Lord Helmchem 说...

Keep up the good work & all the best!

永续豪言 说...

308之后,我每天都游览你的博客日志,继续加油!

Uncle Boo 说...

因为写博而认识你,你的性格,我知道多少。总结一句,我很肯定你写博的出发点,以及为人的出发点,都出自於好。

朋友,祝福你!

路見要鳴 说...

2008年十月份在网站开了第一个博客,去年12月份又开就了第二个面子书。
在这两个博客上,我写了一些评论、杂文和日记。
在读者的支持下,两个博客都还热闹。
网友中很多是认同我的观点的,
这让我大喜过望,但也有不少网友无法接受我的观点,
特别是对我文章中处处批评我国政治腐败和社会丑恶现象表示不理解甚至反感。
支持和反对我的网友在我博客留言中也就形成了旗帜鲜明的两极,
支持的相见恨晚,赞扬有加——有些过誉之词让我都不好意思,
反对的慷慨激昂,口诛笔伐,有些更是竭尽侮辱之能事。
至于我当然不能免俗,
自然也是对赞誉的沾沾自喜,对批评的心有不甘和心有余悸,
但我得私下承认,批评的留言往往让我过目难忘。

不少网友的批评确实值得我揣摩和深思,
有些弥补了我经历和认识不足造成的缺陷,我在这里表示衷心感谢。
但也有相当一部分批评和攻击完全是无厘头,其中大部分网友,
一看到我批评国阵的文章甚至标题就义愤填膺,对我一通攻击甚至辱骂。
我很想写一些回帖与这些愤怒的网友们谈一下心或者讨论一番,
可是,再一细看他们的帖子,就发现根本无从回复。
例如,你批评了一下社会中某种不好的现象,
他们就指责你,为什么看不到我们社会的光明面?
你怎么回答呢?
除非你把独主立五十三年中出现的所有美好的东西数落一遍,
或者像第三电视台的新闻联播播音员一样把我国的光明面广而告之,
否则他们不会满意的。

很多网友质疑我,怎么只看到你文章中批评国阵,不见你批评民联?
你不是民联的枪手是什么?
还有一些留言就更让人哭笑不得。
我心里想,我不留言回复了,免得争论进一步激化。
好心的网友就来信建议我删除一些过激的留言和评论,毕竟我是博主,
是有权力删除我博客上的留言和评论的,我都婉拒了。
迄今为止,我仍然没有删除任何一个批评和攻击我的帖子,
我不删除留言和评论的理由很多,
最冠冕堂皇的当然是“我不支持你的观点,但坚决捍卫你表达观点的权力”。

我曾经和那些留言批抨者一样,
当时的我听到那些批评国阵,说国阵不好的话,总要跳起来辩护。
当时的我,和现在的留言批抨者一样,
都或多或少受到知识和经历的局限,经常结结巴巴甚至理屈词穷。

例如,我现在写文章针砭我国时弊,总有人过来叫骂,
其实,我的文章当然有不足之处,有些观点也只是一家之言。
你如果知识积累多一点,经历再丰富一点,
很可能对我言传身教一番,我也会虚心倾听。
可是,所谓爰国阵者也就是只知道愤怒而不懂得讲道理的,
在他们那里,爱国、爱党这些概念,
都被烧红的烙印硬生生的烙在了当时还没有发育好的大脑里,
使得他们自小就认为尿布里渗出的都是真理。

常常有人问我,在网络上写文章,最让你难过的是什么?
最让你快乐的又是什么?
我说,最让我难受的是我失去了一些朋友,而最让我高兴的则是我得到了更多的朋友。
我失去了一些老朋友,特别是那些还在体制内,
在国阵各个部门工作的至今已经都在领导岗位上的老朋友。
我失去他们是因为我的文章在他们看来太敏感、太危险。
这让我感到很遗憾。
当然,这种遗憾与写文章得到的“好处”是不能相提并论的——那好处是让我最快乐的。
自从写文章后,我认识了更多的人,
除了一些早就在我生活中出现但一致被我忽视的人物外,
还有大量的网络朋友从虚拟的世界来到我现实的生活中。
他们愤怒我的愤怒,希望着我的希望,也给了我最大的鼓励。

2011年,我国独立54年了,我想用一句最恰当的话总结我的博客,
按说博客是一个人在网络上的精神家园,
但我想到的那句总结的话却是:我的博客是为你而写。
这个“你”就是我的网络朋友们,
我的e-amil几乎每天都能收到十几条网友发来的信件和短信,
虽然我没有时间一一回复他们的短信和留言,
但每次阅读时,无论是批评还是表扬的,我都很开心,也很感动。

只是在阅读有一种信息时,我心中黯然伤神,
有一些网友就来信问了:你整天写这些文章,你难道不害怕吗?
我害怕吗?如果说不害怕,那肯定是假的。
批评当权者和利益集团,不要说是在我国,
就是在西方发达国家,也是要冒一定风险的,
何况是在我国这种视批评如洪水猛兽,
在我国历史上一度把批评者当成反政权份子抓去坐牢,
或者让他们无声无息地消失的地方,我能不害怕吗?

然而,我能克服这种害怕,那是因为在我内心,
我一直坚信自己这样畅所欲言不但不是在干坏事,
而且我是在为我国,为社会,为人民做我力所能及的好事。

一个社会出现批评家不可怕,可怕的是出现一批批麻木不仁,不但不敢愤怒,
而且连同情、爱和恨都不再能够自由表达的社会。
我仍然把爱国不但常常挂在口头,而且也时时放在心里,
只是我认为自己更清楚什么叫爱国,以及如何去爱国。

我国政治需要一次新的思想解放,
而这思想解放中最需要解放的就是当权者,
对于民众的批评和舆论监督的成见和束缚。
从这个角度来说,我没有什么好怕的,我也不必为自己的安危而担心,
但,我却有了另外一种害怕,
那就是那么多体制内的朋友因为我写文章而离开我,让我感到害怕!
还有,我对那么多网友为我的安全感到害怕而害怕!
这些网友中有些竟然是年岁非常小的,
这让我愈益感到害怕,为我们的社会和青年而感到害怕!
我很想知道:是谁,又是用什么方法,把那些害怕注入你们的血液?烙进了你们的大脑?
我只希望,以我的不怕,能够帮我众多的亲爱的网友消除他们心中的害怕。

samin 说...

You do have a point to make and it is all these little sparks that can light up a prairie and just see Gaddafi has just gone down. So I encourage you as a little candle to do your part to light up our very dark atmosphere herein. Bravo!

A secret man 说...

绝对支持你!继续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