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20日星期日

转载:马来民族的四面楚歌---马来人困境下的十字路口

而身为马来人,我要问问非马来人,这个国家的政府是种族主义份子,它竭尽所能的把你们变成不受欢迎的『外来者』,可是为什麽你们还留在这里?我所认识的非马来人都在告诉我同一件事——马来西亚是他们的国家——除了这里,再也没有别处可被他们当成是自己的国家,因此,他们留下来,继续忍受这种侵犯和无聊的言论。

倘若你在国内四处奔走,看看数据,尤其是在夜市,猜猜是谁在经营这些小贩生意呢?调查一下我们最爱的秋杰路(Chow Kit Road),看看是谁的生意最好呢?在富都巴刹(Pudu wet market)内,是谁在凌晨四时(甚至连鸡都还没开始啼)就开始招徕顾客呢?

(这些小买卖中),有一半是外籍人士在从事,另一半来自其他族群,马来人只剩下土地(尤其是那些没有价值的保留地)。所有的政府相关企业依旧在马来人手中,可是这将不会长久,始终还是会被变卖得一干二净。人们都知道,马来人做事没毅力,也无法坚持承诺,他们没有商业触觉,做生意对他们而言难如登天,马来人没有应变能力,也无法承受压力。我的这番话是经验之谈,他们很容易就被环境所动摇。

国内有超过一半以上的劳工是外劳(印尼、缅甸、尼泊尔、越南和孟加拉!),我国不止会像伊德里斯(Idris Jala)说的那样会破产,而且已经被变卖(dilelongkan)。这些大多数比较贫穷的马来人将没人理会,他们将变成乞丐、飚车族(mat rempit)、瘾君子(mat gian)、掠夺犯(mat ragut)和摇头族(mat dadah)(他们的费用全部由政府津贴,供他们买最好的摇头丸——美沙冬(Metadon),以逃避残酷的现实)。谁在扑杀他们自己的马来民族呢?并非他人,而是巫统/国阵自己!我在此打住。

自 1957年以来,巫统有效的在我国展开了人口改造工程,以确保它能长期身处一下,它发明了迷一般的四字真言——『马来主权』(Ketuanan Melayu)的洗脑策略。对大部分麻木不仁的马来人而言,『马来主权』让他们觉得自己被非马来人优秀,因为他们拥有人口数量上的优势,而『马来主权』让那些受益的马来政治精英『巫统土著』(UMNOputra)利用来为他们自己和朋党们搜刮民脂民膏。尽管巫统在任何方面都失败了——无论是以良政、伦理或道德而言,可是,无可否认的,它在五一三种族暴乱后的社会重组计划是无比成功的。

巫统虚情假意的宣布了『一个大马』——一个民族、一个国家——可是它私底下却通过一个非常准确和集中的政治企图削减非土著人口的数量,这套狠毒狠的计划的高效率,可说令人不寒而栗。

看看以下数据:

在1957年:
华裔人口占45%,印裔人口占12%
到了2010年
华裔人口占25%,印裔人口占7%

超过60万华裔和印裔马来西亚公民持有红色身份证,他们的公民权申请不断的被拒绝,而其中有60%因为年老而已经去世。

自1957年以来移民国外的人数:
2百万华裔,50万印裔。

3 百万印尼人来到马来西亚成为了马来西亚公民,同时持有土著身份,他们甚至居留的时间少于超过5年(增加幅度为50万人,再加上额外『大量生产』的300万土著,比方说印尼回教徒)。最著名的一位即是基尔(Mohd Khir Toyo),他只不过居住了20年就当上了雪州州务大臣。

在不久的将来,我可以预见马来土著也许将为这些印尼移民的第二代或第三代而忧心了,因为这些人拥有他们父母和祖父母勤奋工作和做小买卖的天份,以社会经济进程的角度而言,最终马来土著将会被排挤在外。基尔比大部分本地土生土长的马来人聪明,当然,这是指他能在短时间内累计大量私人财富而言,甚至就连泰益(Muhammad Muhammad Taib)也望尘莫及,这是基尔的聪明之处。

巫统非但没有教导他们的人民如何勤奋节俭,这些党阀甚至还以『马来主权』之名誉,像寄生虫那样压榨作为少数族群的华裔。如果不是因为华裔纳税人,马来人将只能睡五脚基。华人当然不是一个威胁,他们只是工作狂,他们一心一意的想要赚大钱,即使碰到任何困难都无法阻止他们,即使是那些眼冒红丝,口吐杜沫的极端马来种族主义分子也没法吓倒他们。预估华裔人口将维持在马来西亚总人口的4%,可是他们累计的财富和经济能力将持续提升超过国内生产指数的75%。这足够证明了华人经济是如何的稳健和对大多数马来人的影响力,而我们相信种族仇恨将很可能会持续多50年。我们懒惰,可是却嫉妒他们辛勤赚钱。

以此同时,印尼新移民在你还没睡醒前就已经出门工作,而当你回家上床睡觉时,他们还未回到家。当他们获得了应得的财富时,到时,作为大多数族群的马来人是否会把他们视为威胁呢?印尼人对华人的商业触觉和勤奋感到尊敬,可是,要不是马来人沉溺在毫无设防的嫉妒中,他们会这样想吗?

现在,非马来人已经充分意识到我们的人口改造计划,如果我们今天撒手不管,只说那是巫统一手促成的话,那将不会给马来人带来什么好处。身为马来人,我曾经对巫统是国阵的主导者而感到安心,当知道马来人控制了国内五家大银行中的其中四家,我感到很欣慰,我们也控制了合众银行(UMBC)、马来西亚国际船务(MISC)和南方银行(Southern Bank)——在之前这些企业都由华人持有。可是,看来华人持有的大众银行(Public Bank)虽然并非由我们控制,其财力和竞争力却遥遥领先其他业者。我们的控制权到底哪里出错了?

那是因为教育吗?

在1968年至2000年期间:
48所华小被关闭,144所淡小被关闭,2637所马来小学却被建立了。
政府对这些学校的总预算中,华裔得到2.5%,印裔得到1%,马来小学的预算高达96.5%。

事实上,这2637所马来小学建于1968年至2000年之间意味着『钝化』(retarding)大部分马来人或土著的改造工程越见明显。在他们毕业后,他们无所适从,只好继续留在国内。因为笨拙,他们无处可去,因为他们在和他人相处时面对着严重的语言和沟通问题。无论他们喜欢与否,他们只好继续支持『马来主权』的概念,以在津贴或福利下继续苟存。他们的思维是——不劳而获。那些富有的巫统土著的后代将获得海外深造,并回国继续统治他们那些贫困的本地亲戚。

国油加油站?

在全国2000家油站中,99%由马来人持有。是的!……我们马来人真的控制了,可是控制了些什么?我们控制了所有德士的准证(Approved Permits ,APs)。

我们控制了政府工程(的分配),95%分配给了马来人。

我们控制了国家稻米局(Bernas)的稻米交易,通过稻米局,我们收购了了吉打州80%的华人米较厂。就连糖王郭鹤年也被迫要顾全巫统朋党的利益而把他的白糖经营权卖了,这样的话,马来人就能控制白糖市场,以及其他重要的必需品。

我们控制了巴士公司。玛拉(人民信托局,Majlis Amanah Rakyat,MARA )旗下的巴士可在全马来西亚通行无阻,而非马来人则彷徨失措,他们必须为他们的巴士路线提出申请,而新巴士(申请)被拒绝。许多本地华人持有的巴士公司已经在城市地区消声灭迹。

每个新建立的住宅区都设有回教堂和祈祷室,可是在任何的住宅区内,却连一所,我再强调,连以所寺庙和教堂也不曾兴建过,纵使在该住宅区内大部分是非马来人!我们甚至在每所回教堂外高挂扩音喇叭,以最高声量进行唱礼(Azan,每日五次的祈祷召唤),以告诉非马来人和非回教徒我们控制了一切。

可是,为什麽身为多数人口的马来人控制完了所有显著的职位和商业机会,却依旧无法在非马来人面前昂首挺胸呢?我们无法办到,因为马来人无法从这些机会中获得好处,只有那些被恩宠的巫统土著们享受着这些好处,多数马来人之中较贫困的一群只不过被巫统摆上神台,以便他们可以(继续)骑劫国家议程。这些华人汉奸和马来鹰犬围绕着巫统,在『分而治之』的邪恶计谋下,玩弄着互相对抗的把戏,以成就他们的生存计划。

为何巫统要不断的老调重提有关填鸭马来人的需要呢?巫统说的马来主权不是已经到位了吗?而土著地位和特权不也已经归入这特别地位了吗?

而身为马来人,我要问问非马来人,这个国家的政府是种族主义份子,它竭尽所能的把你(们)变成不受欢迎的『外来者』,可是为什麽你们还留在这里?我所认识的非马来人都在告诉我同一件事——马来西亚是他们的国家——除了这里,再也没有别处可被他们当成是自己的国家,因此,他们留下来,继续忍受这种侵犯和无聊的言论。

现在的分别在于,已经有足够(数量)的马来人对这个被称为巫统的极端种族主义马来政党胡言乱语的滑稽动作感到羞耻。已经有足够(数量)的马来人告诉非马来人:「我们也能感觉到你们的痛苦,我们理解你们在被认为是自己的国家中,不被公平对待的的沮丧和绝望」。

你必须紧记,巫统将永远也不会公平的对待你或把你当成是合作伙伴,他们想要独吞一切。如果你不高兴,你可以出去,无论是是否是一名科学家或爱因斯坦在世,巫统不会把你看在眼里。如果你是非马来人,你即是二等外来者,千万要记得!

大量移民海外的非马来人使得我国理解到,他们的损失只会利益他国,新加坡获益最大,而我国无法长期的承担这样的损失。只有愚蠢和迟钝的马来领袖不愿正视这个问题。

更重要的是,愚蠢政客不明白,巫统表现出来的这些令人感到厌恶和藐视的风潮,即是造成三〇八全国大选中挫败的主因。老天爷啊!这些种族主义杂种不但不知悔改,还企图喧哗着要发动种族血洗和混乱。

因此,就让我们等待2011年即将展开的第13届全国大选,我们希望能洗涤巫统和它的跛脚国阵成员党,那些走狗和寄生虫的罪过。

此时,大家已经明白他们对我们大家做了些什么……不止是非马来人,马来人也别再让巫统或国阵继续玩弄种族课题,别让他们再度开始对我们进行『分而治之』的可笑动作。

单者易折,众则难摧(You are one with me and we are two)
团结兴邦,分裂亡国(United we stand divided we fall)
人人未我,我为人人(One for all and all for one)

这就是我们的游戏计划。

西西留註:英文版原文可查看此博文

出处∶电邮
原题∶The Malays Are Lost And Waylaid -At The Crossroads Of A Malay Dilemma
作者∶一名有智慧的马来人(一名市场分析员)
日期∶20-02-2011
翻译∶西西留

2 条评论:

Peter 说...

Please excuse this "banana" yellow outside white inside who only can read a little Mandarin what this "此博文" means?

Peter 说...

More specifically this "此博文 mea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