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14日星期日

我们的政党开始私会党化,党员也开始流氓化.

政党及政治话题,写到“显“,
但我国政治时势的话题,有时看了真是“肚烂“,
虽然最近分身乏术,但也要抽空提笔来鸟鸟政客。

我们的政党开始私会党化,党员也开始流氓化,
首先要说的是关于行动党适耕庄区州议员黄瑞林遭暴徒围攻一事,
一叶知秋,巫统党员竟然斗胆围堵殴打民选的州议员,
普通百姓豈不更加沒有安全保障?

我们己沦为霸权横行,不遵守法律,
凭人多拳头大就可殴打人的国家吗?
事后巫统丹绒加弄国会议员诺奥马揶揄黄瑞林踩过地头活该被打,
天啊,这是什么思维?
这种流氓和暴力政治文化,不是我们大马的政治文化,
我国是个法治国家,沒有任何人有权力向另一个人动粗!

政见不同,为何不能心平气和为人民国家谋利,
政客,谨记从来没有永远的执政党,
当权的,谨记你不可能会没有失势的一天,
但我们的国家却永远存在。

1 条评论:

Suee Lim 说...

基本上如果一个国家即将要换政府,都会面对民众示威和人民及议员被殴,这是一个改革和换政府的过程,期待即将来临的大选,人民合力将腐败的国阵推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