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28日星期二

妖孽!


2010年9月8日星期三

转裁---种族课题只是当权者对自己阴谋的一个掩饰。

大家不觉得最近中种族言论突然多了吗?

自从308之后,种族言论越演就越多,

而且似乎很多启动种族言论的,都似乎有意无意之间和国阵政府有关系。

这边厢说要搞一个大马,那边厢就土著权威和叫华人印度人滚回自己国家。

这不是巧合,不是无意,不是我们英明的首相领导无方,

我只是觉得一切都在跟着一个计划走着。

一个我们政府不可告人的计划。

他们要稳固自己的政权的计划。

308之后,其实国阵的领导层都懂得,

其实这一次的大选他们实际上是输了,

如果免除公务员和军票,其实马来西亚人民都已经不支持国阵了,

而且那个时候他们实际上是倒台了。因为公务员和军票,

还有那乱七八糟的选委会幕后黑手的操作,

他们才勉强可以脸皮厚厚的执政。

所以,他们明白了,他们不是输在网络战,

以为媒体和网络他们都步下天罗地网了,

甚至连我在yahoo查邮件时,

他们的广告也会跳出来说,请投国阵一票。

所以,如果他们说他们输在网络战时,我只能说。。。呸~好心别在那边随便找借口了。

他们明白了,他们已经失去民心了,失去民心的根本,

就是越来越多马来西亚人民看到了他们贪污和很多幕后操作的真相,

越来越多人民开始不分彼此不分种族的团结起来了,

他们也知道他们的分而治之的政策越来越不能用了。

所以,要让他们的政权稳固,最重要的,就是要让各族群分离,

而让各族分离的办法,就是炒作种族课题,制造种族仇恨,

然后趁机制造混乱,接下来宣布紧急状态,军队压制,然后抓拿嫌疑人士

(嫌疑人士肯定就是反对党的人物,为什么呢?这就是说铲除异己的一个办法啊),

然后,他们又名正言顺的继续执政了。

看到现在很多网友的种族言论越来越极端,

我感觉很悲哀,也很担心,你们的智慧就这么样而已吗?

大家都是马来西亚人,给人家炒两下子,你们就失去理智了?

我们的目标,不是种族言论,不是种族极端者,而我希望的,

就是大家的眼光放远一点,眼睛亮一些,好好看看,

问题是出在种族问题,还是出在有心人在背后策划的原因?

我很希望那些发表种族言论的,或是想发表的,

或是有这种思想的,好好想想。

马来西亚根本不存在种族课题,种族课题只存在政权和政党之中,

513不是种族冲突,而是政权冲突的结果。

种族课题只是当权者对自己阴谋的一个掩饰。

2010年9月1日星期三

写博的无奈。

2008年十月份在网站开了第一个博客,
去年12月份又开就了第二个面子书。
在这两个博客上,我写了一些评论、杂文和日记。
在网友的支持下,两个博客都还热闹。
网友中很多是认同我的观点的,
这让我大喜过望,但也有不少网友无法接受我的观点,
特别是对我文章中处处批评我国政治腐败和社会丑恶现象表示不理解甚至反感。
支持和反对我的网友在我博客留言中也就形成了旗帜鲜明的两极,
支持的相见恨晚,赞扬有加——有些过誉之词让我都不好意思,
反对的慷慨激昂,口诛笔伐,有些更是竭尽侮辱之能事。
至于我当然不能免俗,
自然也是对赞誉的沾沾自喜,对批评的心有不甘和心有余悸,
但我得私下承认,批评的留言往往让我过目难忘。

不少网友的批评确实值得我揣摩和深思,
有些弥补了我经历和认识不足造成的缺陷,我在这里表示衷心感谢。
但也有相当一部分批评和攻击完全是无厘头,其中一部分网友,
一看到我批评国阵的文章甚至标题就义愤填膺,对我一通攻击甚至辱骂。
我很想写一些回帖与这些愤怒的网友们谈一下心或者讨论一番,
可是,再一细看他们的帖子,就发现根本无从回复。
例如,你批评了一下社会中某种不好的现象,
他们就指责你,为什么看不到我们社会的光明面?
你怎么回答呢?
除非你把独主立五十三年中出现的所有美好的东西数落一遍,
或者像第三电视台的新闻联播播音员一样把我国的光明面广而告之,
否则他们不会满意的。

很多网友质疑我,怎么只看到你文章中批评国阵,不见你批评民联?
你不是民联的枪手是什么?
还有一些留言就更让人哭笑不得。
我心里想,我不留言回复了,免得争论进一步激化。
好心的网友就来信建议我删除一些过激的留言和评论,毕竟我是博主,
是有权力删除我博客上的留言和评论的,我都婉拒了。
迄今为止,我仍然没有删除任何一个批评和攻击我的帖子,
我不删除留言和评论的理由很多,
最冠冕堂皇的当然是“我不支持你的观点,但坚决捍卫你表达观点的权力”。

我曾经和那些留言批抨者一样,
当时的我听到那些批评国阵,说国阵不好的话,总要跳起来辩护。
当时的我,和现在的留言批抨者一样,
都或多或少受到知识和经历的局限,经常结结巴巴甚至理屈词穷。

例如,我现在写文章针砭我国时弊,总有人过来叫骂,
其实,我的文章当然有不足之处,有些观点也只是一家之言。
你如果知识积累多一点,经历再丰富一点,
很可能对我言传身教一番,我也会虚心倾听。
可是,所谓爰国阵者也就是只知道愤怒而不懂得讲道理的,
在他们那里,爱国、爱党这些概念,
都被烧红的烙印硬生生的烙在了当时还没有发育好的大脑里,
使得他们自小就认为尿布里渗出的都是真理。

常常有人问我,在网络上写文章,最让你难过的是什么?
最让你快乐的又是什么?
我说,最让我难受的是我失去了一些朋友,
而最让我高兴的则是我得到了更多的朋友。
我失去了一些老朋友,特别是那些还在体制内,
在国阵各个部门工作的至今已经都在领导岗位上的老朋友。
我失去他们是因为我的文章在他们看来太敏感、太危险。
这让我感到很遗憾。
当然,这种遗憾与写文章得到的“好处”是不能相提并论的——那好处是让我最快乐的。
自从写文章后,我认识了更多的人,
除了一些早就在我生活中出现但一致被我忽视的人物外,
还有大量的网络朋友从虚拟的世界来到我现实的生活中。
他们愤怒我的愤怒,希望着我的希望,也给了我最大的鼓励。

1-9-2010年,我国独立五十三年了,我想用一句最恰当的话总结我的博客,
按说博客是一个人在网络上的精神家园,
但我想到的那句总结的话却是:我的博客是为你而写。
这个“你”就是我的网络朋友们,
我的e-amil几乎每天都能收到十几条网友发来的信件和短信,
虽然我没有时间一一回复他们的短信和留言,
但每次阅读时,无论是批评还是表扬的,我都很开心,也很感动。

只是在阅读有一种信息时,我心中黯然伤神,
有一些网友就来信问了:你整天写这些文章,你难道不害怕吗?
我害怕吗?如果说不害怕,那肯定是假的。
批评当权者和利益集团,不要说是在我国,
就是在西方发达国家,也是要冒一定风险的,
何况是在我国这种视批评如洪水猛兽,
在我国历史上一度把批评者当成反政权份子抓去坐牢,
或者让他们无声无息地消失的地方,我能不害怕吗?

然而,我能克服这种害怕,那是因为在我内心,
我一直坚信自己这样畅所欲言不但不是在干坏事,
而且我是在为我国,为社会,为人民做我力所能及的好事。

一个社会出现批评家不可怕,
可怕的是出现一批批麻木不仁,不但不敢愤怒,
而且连同情、爱和恨都不再能够自由表达的社会。
我仍然把爱国不但常常挂在口头,而且也时时放在心里,
只是我认为自己更清楚什么叫爱国,以及如何去爱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