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22日星期四

转载:黄燕燕你以为自己是圣人,村民都是愚人?

国阵领袖像黄燕燕说选民被煽动,
简直就是诬蔑选民的智慧。

现在黄燕燕你是代议士,不找你解决问题,找谁?
选民面对的不是给在野党煽动,
而是当政者重视财团,忽视人民疾苦。

现在武吉公满人遭遇的是体肤之痛,
遭遇的是生理及心理被蹂躏,
你竟然简单的想一句话说是在野党煽动,
无视人性!无视自己的政治责任!
无视选民应该找你协助,
你就理当做人民要你做的事情,
简直就不配从政,
今天那位老伯伯会推你,也绝非事出无因,
你要这些老伯伯遭遇不公正对待,
他难道认识你的官员的大名,知道所有的来龙去脉?
愤怒的人不是不讲理的人,更不是无知的人。

黄燕燕,你眼中还有选民,
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的职责?
说选民被煽动,简直就是诬蔑选民的智慧。
黄燕燕你以为自己是圣人,村民都是愚人吗??

2010年4月21日星期三

交通部长你在睡觉吗?

交通部昨天在国会提呈2010年陆路交通法案(修正)一读,
将违规罚款顶额从现有的300令吉调至1000令吉。

目前6项被罚300令吉的交通传票是---
超速驾驶、双线越车、闯红灯、插位、车祸,
及在态度行动期间所发出的交通传票。

将300令吉调涨三倍至1000令吉是一个过份的涨幅.
我们希望,政府可三思而后行
交通传票罚款太高,有者会选择当场“解决”,
反而制造更多机会给当局贪污?
我还是认为自我醒觉比提高罚款更有效!

调高罚款额仅治标不治本,
因为问题的根源在于当局未根据程序,秉公地执法。
请当局不要将你执法上的失败,
归咎于罚款数额的微不足道,而向人民开刀。

对很多人而言,300令吉已经是一个很大的数目。
当局应检讨现有的制度出了什么问题,为何不见成效?
若不解决,纵使罚款1000令吉,问题依然将挥之不去。
提高罚款将制造更多的滥权与贪污空间,
给警员找机会“赚吃”,而不是改善执法。

我们的国阵政府总是以为每个人都像部长般富裕,
请体谅一下低下阶层人民的痛苦.

除了调高违规罚款之余,
也大幅度赋予陆路交通局执法官员更大的权力,
如允许执法官员入屋搜查,
移走阻碍交通的车辆、
对司机进行验尿及扣留验尿呈阳性人士的驾照等。

一个大马真不简单,
现在连陆路交通局执法官员都允许入屋搜查,
真不可想像,
末来不知是否连“清道夫“都可直接入屋打埽垃圾!

民间街头巷尾都在议论,
罚款提高,到时KOPI 钱也相对的大幅度提高,
如果是一千,消费就不只50了, 贪污也要通货膨胀了,
Next time kopi lui at least RM500 liao..
从今天起执法员会更勤劳咯,因为加薪了,哈哈。

调高罚款额
对一个国家人民收入平均不到千五的国家无疑又是一个负担,
一个不好彩,被“老衰“屈了,
80%的薪水就捐给了国阵政府,
而我真的宁愿请“老衰“喝茶....
请执政政府不要贪得无厌,令人民反感!

吉隆改玻市政局目前一个违例泊车就罚整百,
已经很好赚了,
有些连小巷都可以鑚进来准时报到写罚单。
电费、水费、税务、信用卡征税、
就要来的入城费、tol提高收费等等等等、
可怜的我们还要贴高官口袋里的钱。

政府欠钱拿人民来开刀,
RM1000真的能治本吗?
还是纯属提高国家收入?

我的记亿中想起一次超速中招的对白,
mao saman atau kawan?
lu jangan lawan, jangan tawan-menawan.

交通部长你在睡觉吗?
请体谅我们这些一等良民好吗?

2010年4月18日星期日

最坏的时代, 最好的自己!

昨天, 收到远方好友的电活讯息问候,
感慨万千, 但还是蒙承感谢他当我是"兄弟",
但那句兄弟, 你今天去帮民联拉票哦?
让我有些不能释怀,
我还是想借此博说说自己的立埸,
深思应以博客抑党同志立埸回应?

我从博客中认识你,
就以博客的身份作一点立埸,
我们“博客“不是政治的传声筒,
但并不意味着“博客“应该放弃对社会与政局的关怀。
我们“博客“不应自诩为社会代言人,
但并不意味“博客“要在民众的困苦面前闭上眼睛。

在大马,写“博客“的一写到社会问题,
写人民所面对的民声疾苦事件,
就有人便认为这是在煽情,无中生有,无的放矢,
甚至说是在哗众取宠。
(前首相女婿曾说,写“博客“的都是一群猴子。)

我们“博客“一写到理想与使命,提到公正与正义,
就有人说你一定是反对党人,
也许是来自公正党之人,抑新进民行的枪手。
大马的政治论坛就是这样,不是黑,就是白,
从来不能容许灰色的存在,
偏偏除此之外,其他的,
大多数人皆黑白不分,是非癫倒。

若以党同志立埸回应,
我是馬華党員,我支持马华与效忠国阵是两回事
每个人对政治倾向和立埸,都有自己的选择自由,
我亦不例外,你何必对几张照片数目和文章口诛笔抹?
况且也不能肤浅至认为----
拍几张照片就是支持民主,变为追求民主的斗士?
拜托,我从来不做英雄斗士!
你也許有點不同意我的某些觀點,
但我捍衛你对我發表意見的自由。

個人認為如果自己沒有那么好,不要指望別人有那么好,
即使自己有那么好,也不能強求他人有那么好!

子非鱼, 岂知鱼苦,
我的处境不是你所了解,
党内认为我是异议份子, 党外认为我是投机份子,
就像猪八戎照镜,自己是里外不是人。
如果说有使命感, 我想我在马华己完成我的责任,
我只欠人一次人情,要还的也还了三次!

你知我不是搞政治吃饭的,
不能和对手你争我诈。
我国的政治是比手段,不是比清廉,
将军难免阵上亡,猎犬终需亡山上,
出来走的, 迟早要还,
我还不起, 所以我选择出走!

路是由人走出来的,
我要在最坏的时代, 作回最好的自己!

2010年4月12日星期一

我心目中的一个马来西亚

我心目中的一个马来西亚,
追寻正义,真理与真相,
不分种族,义无反顾!

2010年4月9日星期五

顺口溜 (1)

曾经站在第一,忘了做官意义,
当今失了声誉,却又怀念民意!
如今想用民意, 扭转党内失意,
奈何这是天意, 只好移民去意大利!

2010年4月8日星期四

反思

当权力成为一种价值,一种交换, 一种商品,
当掠夺成为常态,
当权势主宰一切...
当勤劳不再致富,
当知识不再改变命运的时候,
你还会坚守你的信念吗?
如何坚守?

2010年4月5日星期一

我能唤起大家的一点良知吗!

看了冷眼横眉光头的最新文章,
对于赵明福枉死事件,
至今天,我亦感到十分的无奈及愤怒,
遗憾事过境迁,
大家仿佛忘了这悲惨的事件,
我们的社会对国家民主的追求,
竟然要白白牺牲一个大好青年的生命,
生命只有一次,
但为什么总是要用生命去做代价呢?

我不知道这个世界从什么时候起,
总是要用生命去作为代价,
才能唤起人们的良知呢?
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死了,才能唤起愚民的良知,
是不是为时已晚呢?

坦率地说,
明福事情发展到了今天这样的地步,
我对明福事件是否真的能够最终水落石出,
是有一点悲观的。
我担心,随着时间的推移,
这一事件可能会成为,
一个永远都不能真相大白的“罗生门”事件,
在各种谎言所织成的迷雾中越陷越深。

当然,真相一定是有的,
但真相不会自动浮出水面,
真相只有依托良知的扶持,
才会露出其庐山真面目。
如果一个人,
大家都相信他是一个有良知的人,
把说真话看得比自己的生命还重要,
那么也一定会相信他说的是真话,
但恰恰是在良知问题上,
我们却最没有信心,
无论对国阵政府,
对有关事件官员还是对有关事件的专家。

指望国阵政府能够对明福事件还一个公道的人,
我们一次又一次的失望了,
反贪污局就不必说了,
因为他是直接的当事人,
明福事件有巨大的利害关系,
人们当然不能信任他。
如果有关事件官员的良知能够被公众所信赖,
国阵政府应大义灭亲,
明福枉死事件就会自动画上一个句号,
但遗憾的是,在今日的大马,
官员的良知却并不是皇后的贞操,它总是会被怀疑。

所以前任反贪污总监,
在明福枉死事件赔上了自己的乌纱帽,
这意味着,他也清楚单凭自己的人格,
不足以让公众相信他是在说真话。
由于乌纱帽在大马的含金量众所周知,
但公众很快意识到,乌纱帽含金量虽高,
却仍然是有价的,
凡是有价的东西都是可以被出卖的,
因此这还是不能去除大家的疑心。

专家本来应该是有公信力的,
但人们信任专家,
并不仅是因为他们有专业知识,
还因为人们认为专家会忠于科学,
不会谁有钱有势就往谁腿上坐。
然而这些年来,
专家却用自己追名逐利的行为,
粉碎了公众对此残存的幻想。
人们发现,专业知识不再是专家们寻求真相,
追求真理的工具,
而是攀附权贵,巴结富人,捞取好处的工具。
这样一来,专家也失去了驱散疑云的能力,
看看我们的法医,你能信任他吗?

既然谁都不具有毋庸置疑的良知,
那真相就只好继续沉沦,
真相取决于良知,要寻求真相,
只有努力去寻求良知。

今天发生在明福身上不幸的事件,
也许明天会发生在你我,
或周围亲戚朋友上,
我也写累了,乌雪的选民们,
“良知” ,他需要人对自己内心世界的深刻检讨,深刻拷问。

2010年4月1日星期四

觉悟人生

人是一本书,
看人如看书,
做人如写书。

人生如局棋,
看人如观棋,
做人如下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