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25日星期五

这就是我们的好领袖!

当今马华, 还有人天真以为党领袖是圣人!
领袖不会做错事情,不可以批评?
他们眼中德才兼备的领袖,
不容别人批抨,领袖仿佛是圣人再世!

政治啊政治,什么不令人心寒,
当年主张报业自主、言论开放的人,
今天坐上马华领导核心,
竟然是封杀言论、打压自由的黑手啊。

308大选之后,马华这家政治老店号,
领袖频密谈论改造、转型,
讲来说去,改造归改造、转型归转型,
三拼? 拼乾了口水,实际仍然开工无期,
眼前的马华,究竟和308前有什么不同?
对外还是一样的应声虫,
对内却变本加厉的排斥异己!

究竟是谁在阻止改造、妨碍转型?
是党领袖还是基层?
我看到的是独裁滥权,排挤异己的党领袖、
是好斗逞强的党领袖,阻挠改造转型。

看看马华眼前的情形,
自己人杀自己人、内斗内行、
外斗外行,天天感觉十面埋伏、
天天谈论政商勾结,天天议论黑力干扰,
迟些也许和国大党的三米大叔一样,
吾就是党,吾就是朕,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有谁相信这个党可以落实改造和转型?
改造不是口号,转型不是讲爽,
人民的选票不是盲目的,
马华领袖,自己保重吧!

活在失落的年代!

这十几年里大马社会有了太多的变化,
所有经历了这十几年的人,无论怀有什么样的心情,
都可以很清晰的描述,
我们的生活有了怎样的发展和进步,
生活水平的提高自不待言,
社会财富的增长更是有目共睹。

但是,如果稍微冷静一点问一个很简单的问题,
现在的人和十几年前的人相比,哪一个生活的更幸福?
回答可就不那么简单了,有很多人会说并不幸福,
还有很多人会说自己已经忘了什么叫幸福了。

一方面是社会财富的极大增长,
一方面是幸福感的普遍缺失,
这究竟是为什么?
穷人不幸福是意料之中的,
不穷的人同样缺少幸福,安全感,
即使有钱一样会被地产商、被学校、被医院、
被行行色色的贪官污吏敲诈干净。

看来幸福不幸福并不是我们开始认为的那样,
并不是由于我们得到了什么而感到幸福,
换一个思路,
和十数年前相比我们失去了什么,
究竟因为失去了什么不该失去的,
才让我们这样缺少幸福与安全感。
    
正义, 我们首先失去的是正义,
正义作为一个概念很笼统,有很多词汇,
可以和这个概念相互指代,公义、公理、天理等等,
回想一下这十数年中,
有几个人振臂高呼“我们需要天理”,
有那个媒体敢于声称我们为公理而作。

古人骂人时会说某某事“天理不容”,
现在那些贪官污吏,
不法奸商的心中可曾有一丝一毫的天理,
每个人想要做成一件事,
总是考虑是不是有利益是不是符合潜规则,
不会有人去想“有理走遍天下”。
一个社会没有了正义感,
那是什么人间悲剧都可以制造的。
    
责任, 以上相比较而言属于形而上领域,
日常生活中未必都能感受得到,
但是要说这几十年我们失去了曾经珍视的责任,
可能都会有同感,我们这个社会太缺少责任了。

每一个人总是不断的提醒自己,
我想得到什么,我想拥有什么,我还没有什么,
可是很少有人会认真问一句,我该承担什么责任。

责任是一种道德素养,
是一种人格力量,是构成一个社会的基础,
我们不可想象没有任何责任感的人会相互信任,
会结成一个群体,会构成一个社会。
那些人不是因为责任而拥戴他,
而是因为利益而维系他。
相对责任不再起作用的时候,
责任感的普遍丧失就成为一种必然,
没有责任的社会是不能构建一个至少合理的社会的,
更奢谈什么和谐了。

我们失去了正义,我们失去了责任,
这一切都是这十数年来一点一点感受到的,
这些都没有了,我们还能够幸福吗,
我们还能够叫做一个社会吗,
我们还能够期望什么呢,什么都没有!

2009年9月17日星期四

网络如江湖,相逢相识相知均是缘, 和则多言,不和则少言

前几天一打开博友长流的首页,
就看到“留言”中有人在骂街,
进入一看,原来长流不入另外一人的法眼,
某人在长流的帖子后面留言,
后者的骂街行为而言,很难让人苟同。

无论其起因或者动机如何,
毕竟,博客是公共的虚拟社区
应当遵守起码的公共道德,
此人在口吐脏水的同时,
不仅中伤了其对手,
而且同时也弄脏了博客的环境。

能够上博客的,应喝过一点墨水、
有点文化、可以称为知识分子的,
该遵守知识分子的基本操守。
用个匿名发言,无异于掩耳盗铃,
只能欺骗自己,
而掩饰不住此种行为的卑劣。

博客在网络中就像武侠小说里一样,
山头林立, 形式上相仿佛,
行为上也要向其靠拢么?

博客网站是发表言论的地方,
言论代表自己的观点,
观点不同、
相互碰撞便是极其自然的事情。
每个人的语言风格不同,
有的人风趣幽默、
有的人尖酸刻薄,而有的人则追求含蓄,
这是个人的选择、个人的权利。

言辞激烈者,
往往容易引起别人的攻击,这也很正常。
但是,“攻击”是否可以胡乱进行?
精神上摧残、肉体上消灭?
作为一个言论的场所,答案不言自明。
“攻击”只能针对别人的观点,
而不能针对其人身.

当然,骂街者可能会为自己辩护,
这也是言论自由。
骂人也是每个人的“权利”,
但是,骂人只能在自己心里进行,
或者两个人之间私下进行。
无论是在现实中,
还是在虚拟的网络中,公开的、
毫无顾忌的骂人,
就像随地大小便一样,为公众所不齿。
这种行为一经作出,
就把自己贬入“泼妇”的行列中,
公众会有一种公允的评价。

修身,是读书人的头等大事,
是基本的素质、基本的修养。
骂街的本领,任何人都有,
水平高低不同、嗓门大小有差异而已。
文明和文化,
就是要把类似的这种“本领”从自己身上去除掉,
自觉的抵制这类东西,而不是将其发扬光大,
不分场合的胡乱运用。

特别是在网络中,大家可能匿名发言,
此时,最能显示一个人的素质。
有人以为别人就不知道自己是谁,
从而就可以“畅所欲言”的攻击别人,
这种行为非君子所能为,
是一种典型的小人行径。
这种行为是“恶”的,不论是否被人看到,
是否被别人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
因为“不骂人”是社会道德的基本要求。
社会道德的基本准则不允许这样做,
匿名发言的这样做了,就污染了网络环境。

个人认为网络需要宽容,
博客之间需要彼此尊重。
网络如江湖,相逢相识相知均是缘,
和则多言,不和则少言,
论战可行,人身攻击不可取。

我也一直认为博客是个主持正义的地方,
但决不是一个可以随便说话的地方!
对于和自己观点相左的人及其观点,
最低的限度是不理睬。
如果自己的博客中的常客都是熟人、朋友、
fans乃至拍马溜须有所求之人,
而没有逆耳之辞,似乎会缺点儿什么。
特别对于民主政治而言,尤其需要批判。

无论何种观点、无论论证多么严密,
总有可能存在纰漏。
如果某个人一抛出个新东西,
就期待着赞誉之辞,
而容不得半句不恭、相左的言语,
那么,就博客人格而言,
这个人肯定是走到尽头了。
问题在于,对于一些比较刻薄的批判,
被批评者没什么感觉,
而被批判者的fans则按捺不住了,
往往产生骂街的冲动。

多数的“大师”面对批判时,都能冷静的对待,
毕竟没有一定的学术涵养也成不了大师。
对于骂街的人,最好是不予理睬。
一个巴掌拍不响。
如果,对骂街的人反唇相骂,
一来一往,场面就蔚然壮观了。
虚拟的网络社区就多了几分不和谐的喧嚣。

当权力连法制都敢鄙视时, 法律与制度就成了一堆废纸,再多也无用.

现在,我们国家在各种滥权事件发生后,
或面对乱象时,总是用法制不健全,
制度不完善来为滥权者辩护,
似乎证明滥权之因不在有生命的活人,
全因缺少无生命的制度和法典,
于是各种法律,各种制度纷纷出笼。
似乎只要有足够多白纸黑字的法制文本,
就可以吓退滥权,压垮腐败,堵住黑洞,
至于法制订得合适不合适,
能不能得到认真的贯彻执行,
监管者的监管到不到位,
执法执纪者认真不认真,
处份合理不合理等等都不重要。

事实是,我们国家的制度和法律并不算少,
也不能说有太大的漏洞,
在不少领域,如防止腐败和违犯乱纪等方面,
比起过去来,法制不能说不全了吧。
但奇怪的是,在法律制度越来越多,
越来越全的同时,腐败滥权,违法乱纪等问题,
并没有同步的减少和好转,
甚至可以说是越来越严,
由此而产生的各种事故、事件也越来越多。
赵明福事件,只是许许多多滥权事件中,
最新的一件而已。
为什么法制的建立和完善不能根治腐败?
不能制止滥权呢?
为什么权力与法制较量时,
总是权力战胜法制呢?
为什么各种丑闻事件总是与权力相连,
受害者又总是无钱无势的弱势群体呢?,
其实,真要弄清产生这些问题的原因,并不难,
难的是有关方面和有关人员,
不愿面对和承认现实,不愿深入追究,
不愿下决心和狠心根治吧了。

所以,每当出了问题时,
评论分析者,
总是轻描淡写,重复观面堂皇的老调,
总是遮遮掩掩,避重就轻地不谈实质问题。
调查处理者,
总是高调去低调回,虎头蛇尾地应付,
总是查表不查里,查下不查上,
处理起来总是设法以纪代法,
避重就轻,尽量做好人。

由于官场存在严重的官本位思想,
都把揭露官员腐败,严惩公职人员当做家丑,
所以,无形中就在官场形成了官官相护的恶习,
结成了心照不宣的关系网,
当官场有了这种官场“潜规则”时,
自然“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你会邦我,我会邦你”就成了官场人的相处守则。

事实上,几十年来,光已曝光的官场腐败案件,
公职犯罪案件,公职违法乱纪案件,
已经不计其数, 有几件是官场内部揭发的呢?
又有多少是其本单位,
本地方主动接案和主动调查落实的呢?
相反,互相说情,相互掩饰,
共作伪证,重案轻处的到是不少。
有如此宽松的滥权违法环境,
有如此多视法规和制度为废纸的监管者,
再多的法制条文又有何用?
当权力连法制都敢鄙视时,
法律与制度就成了一堆废纸,再多也无用,
当这种无约束的权力可以与金钱,
与各种势力做交易时,
本来应该用于保护老百姓的法制条文,
最后也就脱变成了强势者伤害弱势者的工具。
在这种强强联合的游戏中,
无权无钱的老百姓,
自然也就顺理成章地成为了滥权者的伤害对象。

2009年9月15日星期二

人生最大的敌人是自己.

人生最大的敌人是自己,
一般人总是把对自己不友好的人,
当成是自己的敌人,
其实人生最大的敌人不是别人,
是我们自己。

因为外面的敌人容易了解,
容易防备,反而是自己不容易认识自己,
不容易明白,不容易控制处理。
我们对自己的贪欲往往禁止不了,
脾气也化解不了,
于是自己成为自己的敌人,
处处招愆怨、惹灾祸,
所以人生最大的敌人是我们自己。

人生最大的勇气是认错,
人要有勇气,
勇气不是跟人家打架、殴斗,
也不是跟人家争执、计较,
最大的勇气是自我认错。
觉得我不应该说这一句话,
我不应该做这一件事,
我不应该妨碍你。
能忏悔认错的人,才是最大的勇者。

人生最大的修养是宽容,
每个人都希望自己是一个有修养的人。
什么是最大的修养呢?就是宽容。
所谓“严以律己,宽以待人”,
我们待人要宽厚、要包容,
不管别人待你好与不好,
都能谅解,都能包容,
这才是人生最大的修养。

2009年9月13日星期日

政治歌

做官本来像戏子,
台前台后两样子,
政棍个个爰银子,
好让自己养儿子,
去实豪华大房子,
又实名牌的车子,
加个漂亮老婆子,
在家无事数金子,
偷偷藏个二奶子,
为他添个私生子。

现在人民非傻子,
不会给你牵鼻子,
想要保住金腕子,
不是全靠有点子,
倘若无能没法子,
乖乖下台保面子。

选民本为国之子,
亲民才能保位子,
不要把民当呆子,
整天看你提袋子,
钞票满满装裤子,
荣华富贵似天子。

进了政治这圈子,
可能害你一辈子,
做个普通的小子,
教育自家小孩子。

这是朋友刚send来的政治打油诗,
在此和众网友共分享!

拿人钱财,并不一定要替人消灾的!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
这是一句古训,
现在看来,已经很落后了。

为何呢,比如说,
官员们拿的是我们纳税人的钱,
但是,
官员们拿了钱却只是为某部份人民服务,
也就是说,肯定有一部分公民,
他们出了钱,结果却得不到服务,
甚至会被自己雇来的仆人凌辱,
当然,也不排除有一小撮人民,
虽然没有纳税,
却依然享受着官员们的服务。

由此看来,
拿人钱财,并不一定要替人消灾的。

2009年9月12日星期六

身为马华党员, 你准备替党领导人说话, 还是替老百姓说话?

身为马华党员,
你准备替党领导人说话, 还是替老百姓说话?
身为马华领导人,
你准备替国阵领袖说话, 还是替老百姓说话?

这是党外朋友问起我一道问题,
在这风风雨雨的非常时期,
党争己让人忘了先辈创党的宗旨,
疯狂的争权夺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马华领袖,甚至基层,忘了党外,
社会上有更加迫切关心注意的事件,
只是最近,信手拈来的有,
一个存心挑起的宗教不和谐的牛头示威事件,
到声称遭反贪会酷刑虐待的证人西华尼申,
还有大马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
针对“牛头示威”的两个短片,
第4度登门到《当今大马》的办公室录取口供,
这些制造滥权,白色恐布手段的事件,
至今尚未见任何一位党领导人与基层,
共同出声发言遣责有关当局。

还有柔佛州议会通过了该州宪法第23(5)条款,
改由马来西亚选举委员会,
掌握确立议席悬空的最后权力,
乃认同联邦法院裁决选委会,
有权决定议席是否悬空的做法,
此举不但夺走了民选议长确立议席,
是否悬空的权力,
也破坏了三权分立的精神,
这些以上种种课题,
关系人权,民主司法,新闻自由与宗教和谐,
马华领导层,党员们有关心过吗?

在这里,我们批抨事件,
是真实的反映人民心底话,
在这里,党政官员贪污腐败,官商勾结,
贫富两极分化严重,甚至搞到司法不公,
警察,法官,反贪委员成员能被人民信任少之又少,
政客们唯恐天下不乱,
为了自身利益,不惜纵容种族主义者群魔乱舞,
领导人,你们对这些时事有何见解?

我们的党政领导人,
为了维护其既得利益,
把自己打扮成代表华族的利益化身,
来压制党员和民众的不满,
这在大马己是司空见惯了,
因为按照传统观念,
国阵马华是民众百姓的救星,
民众对国阵马华只能感恩,
只能听党领导人的话,
不听党领导人的话,
就是反党,反政府了,
幸亏不在中国,不然变成反革命了!

时代不同了, 大马社会己经变了,
大马老百姓也己经变了,
但中央与地方党政官员依然把党看得高于一切,
(尤其是巫统,马华居次!)
硬要百姓服从执政党的一切指示而己!

不错,客观地,历史地看,
独立以来,国阵带领大马走向辉煌之路,
但那也是全国百姓共同奋斗的结果,
非为国阵一己之力所为。

现在国阵之所从能执政,
是全国人民的授权,
如果国阵不以全国人民的意志,
国家利益,各民族福为依归,
那全国人民就可以不选择国阵执政。

看看今天,国阵各成员党,
政策上皆反其道而行之,
忘了什么是“立党为公,执政为民“!

我们人微言轻,
只能向国阵领袖与马华领导人说:
“水可载舟,亦可复舟“。

2009年9月11日星期五

女人长的漂亮不如活的漂亮!

女人长得漂亮不如活得漂亮,
在感情方面, 女人再优秀也会有被抛弃的可能,
永远不要相信什么,
“他不要我,只是我不够好”这样的蠢话,
事情往往是你再好也没有用,
甚至问题的症结很可能就是你太好了,
让男人产生了压力,
他觉得与你在一起不能彰显他的强大,
他感到了深深地疲惫,渴望挣脱你的阴影。

长得漂亮的女人并不少见,大街多的是,
但是,什么是真正的漂亮?
哪就是女人独有的气质美!
一个只关注自己五官、衣着、以及物质的修饰.
对美是一种折扣!

只有独有的气质和博采群书的高雅之美,
和朴实的内心世界才是女人真正的美。
当然,风情万种,千娇百媚,美貌固然重要,
但欠缺底蕴,经不起时间的磨砺!

古时女人被休,就只能悲戚戚哭回娘家...... 
现在,弃妇本身已没有那么严重的悲剧意义。
做弃妇不可怕。
可怕的是被抛弃后一蹶不振,终生潦倒。
弃妇所要做的就是应该不动声色,继续生活。
像王菲那样漫不经心地赚大钱,
没了你,我亦能爱上别人;
或像邵美琪那样,被你抛弃后,只字不谈。
越来越觉得,这样的女人很争气,
绝不将个人哀怨放到桌面上.

爱情之所以是美丽的,

正是因为它是自由选择的。
这句话不无道理。
一个人爱谁、不爱谁是自由选择的。
而选择爱情还是选择物质,
又何尝不应该是一个人的自由呢?

男人追求金钱叫做追求事业,无可厚非,
那么一个女人追求物质,
怎么就成了千古罪人,要遭人唾骂了呢?
就算是她想用婚姻来换取自己的优裕生活,
只要她不是用卑鄙下流的手段,
谁又有资格有权利指责她什么呢?
大家的志向不同而已。

你要你的爱情,她要她的物质,
人生姿态不一样。
这里面没有对与错是与非的问题。

做个坚强、自立、美丽的女人吧。
一个女人可以生得不漂亮,

但是一定要活得漂亮。
无论什么时候,渊博的知识、良好的修养、
文明的举止、优雅的谈吐、以及一颗充满爱的心灵,
一定可以让一个人活得足够漂亮,
哪怕你本身长得并不漂亮。

活得漂亮,就是活出一种精神、
一种品位、一份至真至性的精彩。
一个人只要不自弃,相信没有谁可以阻碍你进步。
让自己的生活精彩纷呈,让自己的人生更精彩!

2009年9月9日星期三

政治家与政客的区别

政治家是有一个长远的理想目标或核心价值,
不会在意眼前的各种困难、误会、甚至攻击和人身安全,
而是百折不挠追求理想,
不会追求一些通俗的财富或权位,
有一条很清楚的道德伦理底线,
有感动人的“精神的力量”和“人格力量”。
有领导能力和高瞻远瞩,意志惊人,果敢坚定。

其理想是追求最广大人民群众的幸福和自由,
贡献自己的一生。
最大程度的影响着一个国家或民族的进程,
并且是积极和具建设性地,
个人的思想和行为都对社会产生一定的作用,
历史是人民创造的,
但不能否定个人的力量。
有政党身份,参与政党活动。

政客是积极投入到政治事务上的人,
其动机可能是私人利益或者政党利益。
通常是在政府管理事务上有熟练经验的人。

政治家与政客的区别:
1、政客的眼里是下届选举,
而政治家的心里装着下一代。
2、政治家最伟大的生活法则是容忍,其次是不容忍;
最难做到的是能够区分容忍和不容忍。
3、政治家为广大人民群众而奋斗,
政客是为利益集团工作。

政治人物, 还有谁可信任?

信任, 是最重要的社会资产,
也是人类社会最珍贵的价值。


信任也是宝贵的资源,
但却可以很多地被消耗殆尽。
信任虽然可以再生,
但是再生非常缓慢。


今年大马政局特别的混乱,
从赵明福含冤待雪事件,
吡叻州的践踏司法,霸法夺权,
到以暴力对待反内安法令和平示威者,
及近来纵容煽动制造牛头示威者,
让我们广大的民众对国阵领袖的信心与信任,
可说至有史以来的低点,
民众对事件的沉默,不代表继续信任你。


为大马社会创造信任,
是当前朝野政治领袖都不可迥避的共同责任,
政治人物意见, 领袖的一言一行,
都应该要为社会累积信任的力量,
累积对民主的信任,
对制度的信任,对公权力的信任。


我们的社会缺乏信任,
政府,政党,媒体和其他的部门都有责任,
很难完全归责於某一方或某一个人。
可是若没有任何团体或个人,
来为信任问题负责,
也就代表许多人的行为都常常在侵蚀,
损坏这个社会的信任。


信任,需要点点滴滴的累积,
一种政治主张,
一个政治人物,
是否值得全民信任,
是可以让时间的考验来证明。


要让人民对政治产生尊重与信任,
我们的政治人物,
言行应该要有一致性,要言出必行。


政治人物,请谨记,
”言语之中有神明“,
每一句话,都是向天地许下承若,
这也是政治领导者责无旁贷的道德责任。


信任,你相信纳吉的一个大马吗?
一个大马,一个极端前锋报,
一个支手遮天的反贪污局,
一群盗窃国家资源的政混!


信任,你相信三美威鲁,
能为牛头事件说句公道话吗?
此刻,他还在乎可否做终身国大党主席,
权力真的使人疯狂!


信任,你相信翁诗杰真的是反腐败,反贪污吗?
我很想相信他, 信任他,
可惜他还没有告诉大家,
为何还不避嫌去做霸王飞机,
还有我一辈子,
也无法拥有的一千万政治献金疑云?


信任,也许今天的政治人物没有一个人,
我们民众可以信任。

2009年9月4日星期五

从大马沙沙兰至台北宜兰---艺术节之旅!






有幸与菲律宾艺术家好友相逢于台北宜兰,一起泡温泉。

应台北画家林秋芳之邀前往台北,
这次画展他花了大约一百二十万马币也不心痛,
好敬佩他对艺术的固执,少了一份热情也不行,
在此要感谢他这几天对我们的热情招待,
让我们一伙人有如宾至如归!
在此让大家看一部份作品吧!
















2009年9月3日星期四

人在台湾----台北市 -A

toyota的camry在台北变身德士, 台湾的车价便宜大马一倍有余,
台北人用toyota, 多驾顶级的toyota lexus,
唉, 刚收到一个讯息, 在大马汽油又起价了,
真是malaysia boleh!
闻名中外的台北市诚品书店, 尚有24小时营业的分行,
我在此逗留了一个夜晚.

台北市的自由女神!
台北101大厦外.
台北市总车站外观!

摄于台北市政府前.

中正纪念广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