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29日星期六

良心

朋友的哥哥,交通意外被人撞了逃,
唉,类似的事件一再的发生,
面对上述事实,

我真的想知道,如果作一次良心测试的调查,
在我们社会中,到底有多少人己丧失了良心?

侧隐之心,羞恶之心,

恭敬之心,是非之心人皆有之,
我们把这人皆有之的心,统称为良心。

良心,作为传统道德的一个重要范畴,
人同此心,心同此理,
维系着我们成为道德评价的一把尺。

当今社会,“良心“又怎么会失落呢?
因为,在现今金钱至上观念的社会里,
我们看到了良心是怎样的被砍伐,
一些人甚至嘲笑,“良心一斤值多少钱“?

除此之外,
只要正视我们周围的现实,就不能不承认,
在我们社会中,"良心"的失落远不止这些。

何以社会愈文明,
人的内心,却多了一份兽性,
撞了逃的朋友,心到底是人的,或是狗的?
不知可否叫这些人为“狼心狗肺“?

2008年11月27日星期四

“何谓爱国心?“

无条件爱国
已令不少人有枯木逢春之感;
甚而一见“爱国”二字,
就仿佛来了一粒伟哥那般亢奋。
不管国家为何种制度,
为何人所领导,
自己如何受奴役,没有尊严,
国家仿佛成了一颗万能的春药,
无论何时何地,都能让他们来高潮。

事实上,国家只是利益共同体的一种组合,
利益当然有显性与隐性,显性如人权、经济等,
隐性如文化及族群身份认同等,
那么每个人的利益与尊严都应该得到相当之保证,
如不是这样,
这样的国家就不是具有政治文明的现代国家。

一个背离政治文明的非现代国家,
你爱它的时候就得小心点,
因为这样的爱,可能爱来一把随时悬在自己头上的马来短剑,
可能爱来一根又粗又壮的绳索,将你勒紧至死。
五十年来不缺乏这样的实际例证。

爱国要讲理性,
事实上,不理性爱国,哪怕你喊着爱国的口号,
甚至说要争取民主自由,
可能最终会走向你追求的反面。

当然更有可能的是,爱国只是个藉口,
民主自由只是幌子,
争取一小撮专制者自己的利益才是他们的目的地,
我们不难看出历史的吊诡和现实的惨痛。

而当今之我国,
依旧在变种的大马来人主义专制教育下,
学生频频遭受愚弄。

大马来人主义教育观,
将国家与马来特权看得至高无上,
看得玄乎其乎,神乎其神,
其目的就是裭夺民众的民主自由权利而已。
国家变成一些人,堂而皇之侵犯他人权益的监狱也。

爪雪燕子城,










广告时间,欢迎光临爪雪燕子城,还有里头的云河海鲜酒家。















2008年11月25日星期二

朋友.

“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這話說了朋友的重要性。

朋友,形形色色,不勝枚舉。

有的朋友如蟻附羶,因為利益相交,吃喝玩樂,
這种朋友千万不可推心置腹。
這种朋友可叫着“酒肉之交“,
有時趨炎附勢,有時攀龍附鳳,見利忘義。

有的朋友,我們一生蒙受其益,有如兄弟,
彼此之間,肝膽相照,推心置腹,
遇事開誠布公,坦誠以對,
這种朋友相交一生,彼此互助。

真正的朋友是肯指正我們的錯誤和患難見真情之交。

個人感覺年輕單純的時候,比較容易得到患難之交,
也許那個時代,年輕的我们比較沒有心机。

步入中年,時代變遷,社會一切都以功名利祿為主,
因此友人之间互相猜忌,涉及利害關係,
你付出真心對待好友,好友未必領情,
甚至因听信他人的挑披离間,遷怒於我們,
因此當今社會,難以找到生死之交,
甚至还担心交到落井下石,笑里藏刀之友。

“朋友“,最好不要在金錢上來往。
经验告诉我,尤其是”借钱“于友人。

真正的朋友在于道義之交,在于知識上結交。
有共識之友能深交,然而對于思想不同之友,
只要其“德“可取,我們應能異中求同。

交友不要凡事只想占對方的便宜,這樣友誼才能永固。

2008年11月22日星期六

2008年的头文字“P“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身为“M帮“的一个小喽罗,
新任总舵主,雪州分舵舵主莅临雪州,
大伙儿不得己,四面八方,披星赶月,大费周章的-万众朝“翁“去高调迎接新任总舵主及分舵主。

鸿门宴会,席中尽看人生百态,虽然人山人海,但众人各怀鬼胎。
一朝天子一朝臣,为争出位,雪州各区堂主,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有人等着论功行赏,
有人在坐山观虎斗,
有人孤注一掷,
有人举棋不定,
有人攀龙附凤,
有人自命清高,
有人意气风发,
当然也有人垂头丧气。

有人手午足蹈,
有人趾高气扬,
有人狐假虎威,
有人见利忘义,
有人忍辱负重,
当然也有人视死如归。

有人心灰意冷,
有人得意忘形,
有人明哲保身,
有人任劳任怨,
有人威武不屈,
当然也有人奴颜婢膝。

分舱主,总舵主口若悬河,千遍一律的自吹自擂,
台下群臣有人如雷贯耳,听出耳油。
当然也有人说是黔驴技穷,了无新意。
有人说总舵主英明神武,才高八斗,
当然也有人说夜郎自大,刚愎自用。
我等小喽罗则目不识丁,只能无能为力的配合好戏上台。

最后的重头戏,压轴之作,群臣伴公羽总舵庆生,
哇,好一群“P“字头堂主,有左青龙,右白虎等,
唉,咱们“M帮“总舵真是一代不如一代,总是沾沾自喜,
忘了外面“D帮“,双“P帮“尚在外,虎视眈眈我帮江山,
忘了外面我帮面对的水深火热,四面楚歌的境况。
搞个高调庆生会,甚至上了全国电视,
咖啡店“小民“问“小喽罗“,怎么输了大选,
“M帮“尚兴致勃勃搞为主庆生会?
只差席中没喊我主英明,万岁!万万岁!
唉只能对“小民“说声“小喽罗“对“M帮“的无奈,无能与无力。

2008年11月20日星期四











由傻傻然艺术协会筹委会筹办两年的沙沙兰国际艺术创作营,邀请国际国内超过35位艺术家到来创作的日期虽然落在今年12月12日开始,可是主办单位已经紧锣密鼓开始艺术活动,今天就是由本地艺术家黄美带领本地村民利用空桶和椅子,变化成艺术品的第一个装置艺术成品推展礼。
黄美在推展礼时表示,国际艺术创作营的主要创作主题就是废物利用来创作艺术以引起观众的共鸣,所有废置的大型物品如空桶,椅子,布料,轮辋和轮胎,废铁,报纸或朔胶都是创作的材料,今天的装置艺术成品就是由工委会找来空桶和椅子,由当地五金店东主报效漆料,工委会成员帮忙油漆完成的装置艺术,每个人都是创作的一份子。他也感谢瓜雪县议会给以的协助和帮忙。
马华瓜雪区会主席陈章成对沙沙兰居民能够主办第一个民办大型艺术创作营赶到欣慰,第一个由乡村小镇居民推动的健康和富教育村民的活动,应该得到大家的支持和协助,对黄美能够以家乡作为起步,身为同村居民感到深以为荣。对即将在12月12日开始的创作营,他深信必定会为沙沙兰,瓜雪甚至全国都会获益。他也呼吁不管国阵政府或民联州政府都应该给以全力协助。
推展礼开幕人拿督阿米鲁丁苏迪鲁州议员致开幕词时,对在他的选区内居民团体能够主办这么大型的国际艺术创作营感到骄傲,对本地知名艺术家黄美能够饮水思源,选择在家乡和居民筹办这项活动的努力和热诚感动。
阿米鲁丁对这次活动的节目的多样化和富教育群众的意义,尤其教育群众使用废物来创作的意识是鼓励环保的最佳方法。他相信这项活动将是一个里程碑,除了教育环保意识外,艺术其实是一个非常好的各族或社会的沟通桥梁,因为艺术不需要语言也可以交流,艺术也可以连贯各阶层人民的思想。对黄美有意连续性主办这项活动,他本身非常支持,因为艺术创作营间接也提升而榄区的形象,他也当场移交拨款3000令吉作为装置艺术推展礼的经费,也对12月举行的创作营充满期许。
到场的嘉宾有马华瓜雪区会秘书薛扳文,沙沙兰中华小学校长梁棨栈,瓜雪县议会官员,知名画家龙田诗,瓜雪县议员辜志明等。
照片 1 阿米鲁丁(右3)为沙沙兰国际艺术创作营装置艺术主持开典仪式后和嘉宾合照。
照片 2 平凡的空桶和椅子,经过油彩和设计,变幻成一幅吸引人们目光的装置艺术品。

2008年11月18日星期二

法治与法律公正吗?

雪州行动党我最欣赏的政治领袖是邓章钦,钦佩他一跑走来,始终不渝,一如既往的参政态度 - 威武不屈,富贵不淫,贫贱不移。

虽然是不喜欢权力新贵“像我这样的雪州政治人物-刘天球“,尤其看到他不可一世的态度,可是当看到他,被提控上庭,告上唆使控状,我却感到我们的司法与政治是否是病了?

站在一个马华党员的立场上,我希望,若真有其事,法庭应该告他阻差办公。

然而大家是否有深切的探讨问题,此事究竟是发生在几时?


何以三零八前的某一天所发生的事件(去年十一月),延迟拖至现今才采起行动,这样的迟来的控状,这个程序合理吗?背后是否隐藏着一些政治因素?

这个迟来的控状是否为广大的群众所接受?

是否是选择性的对某人控告,抑是对某人某事的秋后算帐?

何以在一年前发生事故时,当局为何不当机立断的提控“那个球“?

随然政府每次都强调要改革现有的司法制度,然而从“蒙古女郎拉萨事件”“不可取代的政治人物刘天球事件",我们从中看见了什么?可否听见民间对这些事件的抨法?

(总检察署放弃上诉阿旦杜亚炸尸案的决定,引起法律界震撼,因为这不是总检察署的惯常做法,况且法官裁决第三被告阿都拉萨表罪不成立
的书面判词还未出炉,尚未阐明释放阿都拉萨的理由。)

这么年耒,我们总是在不断地说如何推行新法治,如何建立一个新法制社会,然而却没有实质上去讲应该如何推行法治。

执法的公正是法治的根本,我们又靠什么来评判和验证执法的公正?

法律再好,但如果没有一大批公而忘私,国而无家的执法者,那么依然等于没有法律


如果法律仅仅只是成了一种摆设,那么所谓的法制社会也就无从谈起,正如人民所说的那样,有权能使法作鬼,有钱能使鬼推磨,钱权交易,法律扫地。法律不仅体现不了公正,体现不了正义,反而成了腐败者的保护神,成了罪犯的太阳伞,久而久之,人民又还有谁会把法律当做一回事?

权力的私有化必然导致法律的私有化,而法律的私有化则必然导致法制意识和法律观念的全面丧失,法律若只为少数权贵服务,那法律也就不等于是法律了。

过去,我们常说“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那是因为人民还相信法律。
但是现今人们却说,天下衙门朝南开,有理没钱别进来。当人们都这么看待法律时,法律也就不是法律,法治也就法而不治。

有关心司法制度的人说,密室交易式的司法制度何以能向国际社会,广大人民交待?我却认为我国领导者的心态是从来不需向谁交待。

马华与行动党政治立场上是对立的,我们认同谁都不可以身试法,但如果以这样的手法控告“那个球“就未免是给人民的印象是国阵政府专横跋扈,欲加之罪,何患之有,怎教他人信服?

除此之外,大马华社必须走出历史,向封建的政治告别。
不要再盼望一个善待华社的政府,应该积极参与巫裔同胞,选出能善政的政府。

纸上谈兵有用吗?

常常在電腦前寫了又擦掉,划掉了又重寫,從椅子上站起來,然后又坐下來,寫了一段稿,寫完了改了又改。

第一次寫出的,像出自一個鳥人的鳥語鳥話,也許年少气盛。

我常常疑慮,一個人在電腦上顛來倒去,紙上談兵,與一個在生活中的實踐者,在現實中的身体力行,哪一個更真實?哪一個更強大?



2008年11月17日星期一

做个真正的"博客"

在大马,写“博客“的一写到社会问题,写人民所面对的民声疾苦事件,就有人便认为这是在煽情,无中生有,无的放矢,甚至说是在哗众取宠。(首相女婿曾说,写“博客“的都是一群猴子。)

我们“博客“一写到理想与使命,提到公正与正义,就有人说你一定是反对党人,也许是来自公正党之人,抑新进民行的枪手。大马的政治论坛就是这样,不是黑,就是白,从来不能容许灰色的存在,偏偏除此之外,其他的,大多数人皆黑白不分,是非癫倒。

我们“博客“不是政治的传声筒,但并不意味着“博客“应该放弃对社会与政局的关怀。

我们“博客“不应自诩为社会代言人,但并不意味“博客“要在民众的困苦面前闭上眼睛。

遗叹,有些人宁可一言不发,始终在保持沉默不语。沉默不语是可悲的,集体的沉默不语则是可怕的。而在一个没有理想,没有希望的社会,太让人感到恐慌了。

我常常为自己的无力和无为而感慨万千,让我感到悲愤的是,面对着那些逆着良心的恶势力,我们的社会更多的只是认同和屈从。

麻木的观众越来越多,无动于哀,默不作声的反倒成一种风度和时尚。

这个社会,流血牺牲,兰摧玉拆的人,得到的往往是众人的嗤笑和冷眼。那些攥着人血,大吃大嚼的权贵们,则在步步高升。

所以我们不能再这么保持沉默,即使我们的声音很微弱,即使我们的声音换耒的是更多的嘲笑和蔑视,我想我们决不在乎。

我想这既是自己的责任,也是自己的动力。

无论喜欢与否,身为大马人民,我们应该常常保持对社会与政治,高度的关注。

其实对任何人来说,只要你是生活在现实生活中的一份子,就不应该放弃对社会与政治的关注。放弃了对社会政治的关注,也等于放弃了对人民利益和自身利益的关注。

但愿往后的纲络论坛能百花齐放,百鸟争鸣,无论朝野双方的“博客“能心平气和,一起就事论事。(*:- PLP博客者例外不受欢迎。)

2008年11月14日星期五

馬華能"求變"與"求合"嗎?

當党中委會名單出爐后,再次印証,我黨的政治文化,向來少見權力共享,派系共治的傳統,党選后的結果,就是出現胜者全得,敗者全失,甚至另有胜者也失的局面。

随著新領導層名單的出爐,不難發現,整個党的格局,依然是換湯不換藥,一樣的無論是誰領導,依然沉迷於權力追逐的格局。

黨高層,沒有寬宏大量之心,心胸窄狹,容納不了異己。

對於人事的佈局,尚且投鼠忌器,又怎能有勇气向“巫統“的霸權說聲“不“?

唉,我党現今可說,前無去路,后有追兵。面對巫統的霸權,舉步維艱,在后的民聯,虎視眈眈。可惜,咱們的領導,不但沒有鄭重其事去為党的末來集思廣益与群策群力,反而在選后,趾高氣揚,一意孤行的排除異己。

這就是党現在的形像,領袖們“內斗內行“,管他外面風大雨大,反正自說自爽,我們基層們唯有自求多福。

党也似乎漸漸矢去了政党的靈魂和方向,充其量的“政治口號“在党選后,是否有真正的去實行?沒有清晰的政經路向,沒有改變匡正政策的魄力,怎能在華社眼中樹立党威?党魂出竅的党,華社根本無從對任何一個在党選中勝出的領導寄以厚望!

高高在上的領導們,既然己經肩負權力與責任,就應該誠心向自己的政治心靈追索,(我們馬華口口聲聲說代表華社)我們在政治上對華社究竟有何承擔?在政治議程上究竟為誰而戰?(為“民意“或為“名利“?)為何而戰?(為“民“或為“名“?)

也許忘了三零八大選華社對我党的教訓,領袖們忘了前車之鑑,一再重蹈覆轍的爭名奪利,說什么改變党与改革党,卻复蹈前轍,如出一轍的無視党基層“求變“與“求合“的心聲。

人小言微,但願各位同志有感同我!

2008年11月11日星期二

回應當今大馬讀者來函-龍的傳人 - (回應民意是領導人的責任?)-

回應當今大馬讀者來函-龍的傳人 - (回應民意是領導人的責任?)-

以前巫師養鬼仔,皇帝擁太监,現今政客則流行收”槍手”,俗气一點的是叫”文棍”。當今政壇有,當今杏壇也有,誠如近期鬧得風風雨雨的董教總也有。

有人突然說,回應民意是领导人的責任,誠然不錯,可借是選擇性的回應!(不過也好過正副首相啦,有人問他們為何警方滥用暴力攻擊某集會人士,他們竟說不知道有這一回事?)居高臨下,不可一世似的回應也算是重視民聲?

為何高官的回复應該受到掌聲?那來的道理?如果此話放在歐美等國,肯定笑落大牙,丟人現眼,奈何尚有知識份子擁有讓人貽笑大方的想法?在此勸告一些人,人為地想捧紅一個人是捧不紅的,人為地想打倒一個人也是打不倒的,凡是被打倒的,根源都在自己的。

一位被稱尊貴的高官者,如果意見怕被批抨與反駁,不可被人批評及反駁,當初就不要就任何事件發表意見,如果怕情以何堪?下不了台,那可以不回應啊?可惜在他的文章回應中,只覺得他好勇善斗,處處逼人,永不認錯。這點我就非常欣賞被炮轟的林立迎議員,那种放得下面子的君子風度。

也許時下,由于尚有“官本位“等封建思想的侵蝕,領導人忘了做人民公仆的本質要求,養成了做官當“大人物“的惡習,容許我私下形容這些高官領導人,“官不大,架子不小,水平不高,架子倒端得挺足“。

在擁護主子前提下,也別把陳連花及葉新田拖下水,雖然兩者末必討人喜歡,可是踐踏他人為自巳主子加分,也沒什么了不起。如果批評國陣的會淪為民聯的棋子, 那你是某人的子彈啰?

奇怪的是有人意識中認為高官評論,不可反駁,可是那邊廂卻叫某人向外界解釋“新紀院事件與你怎么說事件“,自相矛盾?

其實,我們要說的是,做“官“的有時是要放下“身份“,不要被面子所左右,人的“身份“是一种“自我認同“,這种“自我認同“其實也是一种“自我限制“。

做官的若要赢得他人心底下的佩服與尊敬,那么就要學會放下身份,放下你的學歷,放下你的政治身份和面子,也不要在乎別人的眼光和批評,可借的當今政壇,除了前”司法部的再益”,有誰放得下身份?

另外, 綱絡一路以耒都不是什么政党的天下,綱絡批政,是一些至少還有一些良知的人,最后一個僅存可發言的空間,我們“問政“,不是“參政“,也許我們不懂政治,但我們要公正道義。(然而最近綱站都成為PLP者發揮功力的地方。)



回应民意是领导人的责任

回应民意是领导人的责任
龙的传人 11月9日 下午3点03分
这两天,《当今大马》最火红的课题不外乎“媒体自由”和“新纪元风波”,在《读者来函》中不乏有识之士提供意见及提出疑问。其中笔者反对一位读者指“张庆信何必耿耿于怀”,因为“AEC事件”的始作俑者现身解说是一个重视民众的好领袖。这一篇文章似乎在拒人于千里之外,笔者认为一味听取反对浪声就下定论将对某方产生误解,甚至成为民联哗众取宠的棋子。一位高官愿意回复大家的疑问,却被批评成没有风度的耿耿于怀,要对方情何以堪呢?对方给予回复就是在听取民声了,大家可以让他了解我们的看法,虽然不是肯定,可是至少可以给你知道我们的要求。张庆信的回复应该获得的是掌声,带来的应该是抛砖引玉。反观,“你怎么说停播”和“新纪元风波”,陈莲花和叶新田应该现身打破读者的迷思。张庆信可以做到,为什么你们不可以?你们太懒惰,还是因为你们不注重我们,把民众的声音视为无物?无论张庆信的解说是否可以让民众接受,可是这至少给了大家一个了解事实、了解双方说法的机会,这样民众才能判断。过去,网络是民联的天下,笔者盼望国阵也加入制衡,让民众能了解更多,别用忙做借口!若不重视民声的请下台。

2008年11月10日星期一

警方能專業,去政治化嗎?

當看見警方以強硬的手段, 鎮壓對付公選盟的集會時,在另一方,首都陸佑路所發生的致命車禍而引起毆人事件,兩件事,兩個標準,也許一個是政冶課題事件,也許另一個不過是微不足道的車禍小事。

只是遺嘆的說,為何我國的警方辦事能力為何越來越那么的政冶化,為何不能以專業態度的水準,心平气和的看待一埸既不暴力,只是想表迖要求公平選舉的一個週年紀念燭光晚會。

為何視集會參與者為洪水猛獸?為何視民眾,民意代表為反動份子?

尊貴的政府為何不能以理智的眼光看待事件,凡事皆有因果,如果民眾認為選舉委員會的制度操作手法皆無懈可解,那么民眾為何還要大費周章,冒著分分鐘蒙受牢獄之災的危險,赴一埸風雨無阻的晚會?尊貴的政府為何不能大刀闊斧,順著民眾的意願來改革選舉委員會操作的方針?

這邊廂的車禍事件,看到現埸無法無天的流氓,光明正大的毆打無辜者,警方是否有以專業,有效率的行動,追捕那些把法律操在手中的流氓?還是最后以不了了之的態度處理?

雖然全國各大報章圖文並,!但警方是否能讓這些無辜者討回一個公道?

警方是否允許繼“焦賴皇冠城流氓毆人事件”的版本,一而再,再而三在全國各地陸陸續續的上演?難道這些群毆事件,最直接影響社會的治安,甚至影響种族和諧事件的發生,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小事?


心中有很多為何?難道這就是我們,Malaysia boleh(大馬“人“)的警方專業水準?

2008年11月8日星期六

留與去的感受.

今天在聚餐中再接到一位求學時摯友要移民他國的消息!

久別相逢,當知身邊的摯友快成為這個國家的過客時,不知是否要恭賀他,或,,,,,唉。

百感交集,問了友人,難道大馬是否沒有其他值得留念的空間嗎?他說不是沒有過,而是己逝去了,好抽像的答案!

飯后交談,他說身為大馬華裔,他和我一樣熱爰我國,但到底祖國有爰過我們嗎?他說他生於斯,長于斯,不但不被當作國民,還被視為外來者!

友人說,除了六年的免費華小教育,他實在想不出國家給過他什么,好傷感,也許這是友人偏激的想法,但這一刻,真是無言以對,不過無論如何,我還是誠心祝賀他在遠方展開另一段美好人生。

回家的路途在想,為什么大馬某些時候,某段空間,為何總有事件發生,導致某部份華裔同胞對我國沒有歸宿感!(誠如友人所遇的對待。)

為何身在廿一世紀地球村,全球化的今天,我國還是有人實施种族主義政策?今天种族主義的市埸,萎縮的比棕油价格還快,一樣明顯,偏偏還有政客樂此不疲的刻意的曲解,誣蔑甚至枺黑,為何????

我從不怀疑這個國家對我的爰,雖然身為華裔,許多方面受到限制。

因為我知道促成這种限制的是政党,某机构或某人,而不是國家。

我常問自巳,他們究竟是誰?為什么我要讓他們決定我對這個國家的感情?

國家不等於政府,更不是政党或政客,我深信有一天政府會改變,政党會消失,政客會失勢,可是我們的國家將比他們長久。(只是不知我有机會等到)

或許我們現在不能與我們的友族同胞享有法律與政策上同等的權力,但我們為何要放棄為這個國家開創更美好的將來?

漫長前路,但我們華裔不是孤臣孽子,這就是我身為一個大馬華裔的感受。

2008年11月7日星期五

下午到巫統州議員辦公室處理事件之后,(商討贊助本地既將舉行的國際藝術展)和其巫裔助理閑談中,就”奧巴馬”當選美国總統而歡呼。

我問他為何歡呼”奧巴馬”當選,他說因為討厭“小布什“的政府這几年來對全球回教國家的打壓,希望”奧巴馬”的當選能為美國帶來改變,言中似乎不以因“黑人“當選美國總統而歡呼。

我側視”奧巴馬”當選為美國人民終於不再以膚色去評价一個人,拋棄了种族主義。

然后又談一談巫統的党選,由於他是巫青仔,所以問下他,以怎樣的眼光看待巫青團長的三個候選人,怎樣選?

他說左右為難,因為每個都是那么優秀,並以掛在牆上的國慶日標題來形容他們政治上的成就,-cemerlang, gemilang & terbilang。

各自光輝燦爛精采的政治精英,他也不知該選誰?然后問回我?那一剎那我頓啞口無言,因為我心中的他們,側是-

慕克力- cemerlang = 這么爛,滿口种族主義者,高喊馬來主權的傢伙.
凱利 - gemilang = 那么爛,滿腦种族主義者,又有人邊缘化他的駙馬爺.
基爾 - terbilang = 特別爛,滿身种族主義者,不知几時又要爬上雪華堂的圍牆.

看,同一件事,同一組人,友族也許有多人當他們是精英份子甚至人民英雄,我族也許有人當他們什么都不是!

處在大馬這樣的政治環境,也許自巳有一天也會變“大華人沙豬主義者“!
歡迎蒞臨至雪州瓜拉雪蘭莪, 沙沙藍國際藝術節- 詳情-www.sasaranarts.org

2008年11月6日星期四

最近早出晚歸,報紙都沒有看,一則是沒時間,二是提不起興趣。
大馬報章快變成一言堂,除了傾向執政集團的報导,高居不下的偷劫奸殺事件,我們又可從報章中得到什么啟示?娛樂化的政治新聞?抑,政治新聞的娛樂化?

政府窩囊,政客無“良“,政策是只為了私利,放縱腦袋生鏽的政客,所谓的非政府組織,什么馬來大專生組織,在吶喊着,空洞不切實際的种族主義,唉,偏偏在野的也跟着聞雞起舞,一鍋粥,懶得理。

開始以為只是自己那么想,過后和不同的朋友聚會,才發現大家都有相同想法,商界的,知識界的,一些有頭腦的人都不想說政事了。

記憶中,父輩的上一代都非常關心政治,及民族教育。然而現代人是人人想發財,個個專注於事業,管他誰上位,儘管發生對我國未來政治有深重影響的巫統党內接班人事件,或對華裔教育往后影響深重的新紀元學院事件風波!

今天華裔教育界,甚至在大馬政壇,理怨叫罵的本事愈來愈高,但做實際本事卻愈來愈低,民心渙散,以為換個人領导,對國家未來事務(對學院)就有所起色。

換人,都只是治標不治本,沒有清明的政治,沒有寬容的領導層,沒有各階層團結一致向上奮發,重新拾回對國家積极向前的活力,依然還是在泥沼里打滾。

一個社會的根基在內部,不是外部;同樣的,一個体制的腐敗,是內因,而非外因。

2008年11月5日星期三


change! change!
votes for change!
马来西亚还能否改革及改变吗?

2008年11月4日星期二

"說"還是"不說"

我非常愛這個國家,不過不代表當這個國家出現弊病和腐敗現象時,我就該噤若寒蟬。

我大多時候在唱反調,但這不表示我是反對派。當我反對一些政治人物和他們所執行的政策時,我選擇批評他們。

很多朋友嘲笑我說,評論是沒用的,因為對時局毫無影響。這里很多人寫評論,但這些評論都似乎進入了聾子耳中,當權者往往把評論當作耳邊風。

我始終認為弊病的出現,是因為完全沒有人敢仗義執言。這個社會如果只希望報喜不報优,那將是一個不幸的社會。

國內的政治文化是,敢說真話的人都要付出代价,(誠如司法部長再益!)在我國,大膽明确地發表意見并不容易,因為大家都生活在沉默和恐俱的文化中很久,大家都受到指示,有不同意見最好不要出聲。

這個國家雖然有很多弊病,但還是有好的方面,尤其當我到過世界上其他國家的經歷后。(起碼好過印尼,柬埔寨等)

我們應該感到慶幸,在我國生活還不錯,我國有這些成就,政府應記一功。
不過我們也必須記得,即使政府建國有功,也不代表它可以為所欲為。
當我們發現公共人物處事不當,政策不妥的時候,就必須站出來批評,若是默默無言或忍受,就等于我們縱容這些行為

2008年11月3日星期一

国中也有固打制?

身處雪州濱海區,本地有素質的國中廖廖無几,所以當本地許多華小畢業生要伸上中學時,只有三几個考量,一是入讀本地國中,二是選擇雪隆八獨中,三是選擇前住吧生區一些比較有名的國中,如吧生光華國中。

有能力的家長,有些選擇獨中,有些則是選吧生著名國中,較沒能力者則選擇本地國中,本地國中不是不好,只是較多家長比較深信“名校效應“。

大多數的家長皆抱“望子成龍,望女成鳳“的心態,所以除了本地國中,抑獨中,前往報讀吧生各大著名的國中學生常出現僧多粥少的現像,再加上吧生區本身也有不少華小畢業學生報讀,所以學校常出現學額供不應求的現像,尤其是吧生光華國中。

因為有机會處理家長的交流與投訴,從中得知,有些學生,雖然成績優越,品行良好,卻入校無門,有些學生,雖然成績滿江紅,卻入校有門。

因為种族固打制,我們常說本地政府大學以雙重水準收生,本地大學何時才能廢除“固打制“,以績效率來代替,為何本地非土著新生,不能在公平,有遠見和有制度化的情況下申請入大學手續。

然而又為何我們著名的光華國中也一樣以雙重水準收生?難道國中也有固打制?想想小同學們如果看見一個成績,品行比他還不如的同學可以輕而易舉的報讀,自巳卻被拒於門外,小小的心靈有何感受?幼小的心靈可否承受這樣的打擊?

曾有家長說,也有人獻意找某某政治人物幫忙,通過政治人物的影響力迖到入校目標,當然若政治人物能幫品學优良學生入校是好事,但若是幫了“爛學生“則。。。。。。。(這是見人見智的問題,這里所說的“爛“並不是說成績不好的,有人說教育是有教無類,可是為何排除優秀生?)

也有家長說,有人獻意可用金錢決解學額問題。感慨當我們高談以學生的成績來作入學的考量,此刻偏偏有人以家長的財富身家作標準!如果能以金錢的能力來換取學額,這种是叫金錢交易或貪污行為?

當我們在說,大學的學生學額,應以成績作考量,去除告別“固打制“,卻有本地國中也不能以成績作考量,甚至背道而馳,所以我們又能怎樣要求本地大學能廢除“固打制“,以績效率作標準。

文至於此,希望吧生教育界的前輩,朋友能多多關注來自濱海區華小學生要進入吧生光華國中的難處,尤其是一些品行優良的學生,卻偏偏其父母又是無錢無勢者,(真的不希望由於附不出額外的金錢負擔,變成學生入校無門,更加不希望此文一出,一些要報讀者受排擠與打壓。)

"驚"方之舉!

繼”警亭搬遷論“,(因為治安不靖,所以遷移,這個大千世界無奇不有,貓兒竟然怕老鼠。)之后,我國警方另有一驚人的建議!

為了阻止首都高居不下的掠奪案的發生,警方竟然提出禁止電單車在首都城市行駛,以為此舉看似能有效控制罪案的發生,實際上卻是制造更多的麻煩,這項建議有如強制大眾要遷就執法單位的無能與無力。

為了能控制打擊罪案的發生,但真正的懲罰,卻是更多低下層無辜的居民,也漠視了廣大公眾的利益。

盡管大部份掠奪匪都是用電單車造案,但是警方總不能以一根竹竽打翻整船人,為眾多無辜騎士造成負擔。

唉,為何警方每次都這樣草率外理問題,難到整個警隊己到了江郎才盡的地步,希望他們不會以這樣草率的態度查案,否則冤案連連何時了。

其實事在人為,執法單位應提高警隊的效率,大刀阔斧改頓警隊紀律作風,儘量去政治化警隊,掃出一些狼狽為奸的害群之馬,甚至,,,,,,,,,,,(還是少說少錯,不說沒錯。)
我常對身邊朋友說,習慣把問題由簡單想得復雜的人,不代表他們聰明有天份,我想不難发現,事事都想個週到透徹的人,多半是個愚笨多慮,行事經常本末倒置的人。

別把自己遭遇的問題想得太複雜,知道自己應該做什么, 想做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既使表現不能盡如人意,即使成績不能讓人滿意,但只要我們不再胡思亂想增添麻煩,帶著聰明而簡單的心,微笑看待一切,總能走到成功的彼岸。

沒有人能站在高處看人!站在高處仰望天,不是要分出個人價值的高下,而是要望見生命的寬廣,懂得世界之大人外有人之道。

只要我們能領牾這個道理,懂得謙虛待人,知道對人尊重,(因為尊重別人等於尊重自己。)養成寬大且謙卑的生治態度,那么無論你我,最終不難得一個成功富足的末來。

2008年11月2日星期日

"批評"

綱絡交流,百花齊放,就事論事,我們的每一個觀點都有少許偏見,大家可否以平常心接受別人的觀點,別人的批評?

有人把批評看為對智商的否定,對人格的貶低,甚至看為惡意批評,如果有人批評他,他就盡力辯護,或擺出不屑一顧的態度。

有人看不到批評中的善意,看不到批評中的積極意義,所以他們拒絕批評,也拒絕了提升自巳的机會。

大千世界無窮無盡,人的智力有限,必有許多自巳見識不到的東西,如果有人給自己指出弱點,那是多么值得感激。

當別人提出批評時,請認真傾听,面對惡意的批評,無須反應過敏,更不必懷恨在心。
謹記,如果你超凡出眾,你一定會受到批評,惡意的批評往往是別人太在乎你

2008年11月1日星期六

党選后,路在何方?

隨著党選的落幕,且讓我們深思,除了大家熱談的“翁蔡論“,我党党選之后,末來的政治路向訊息是什么?

除了二千多名中央代表得以投選黨領袖,除了少數几個人得到官職,我們廣大的華族社會又從中得到什么?

我党“逃离政治“,在國家政策制定過程中缺席,己成為常態,本屆党選中,几乎沒有議題論辨可言。


任何的選舉,候選人代表的价值觀,政策方向,基層代表們必然會關心。
我們的社會有太多的公共議題需要思考和討論。

誠如滥用內安法令,興權會被列非法組織,英文教數理問匙,导致許多家庭失去孩子的國民服役計劃,司法醜聞林甘事件怎樣了,食品安全有透明化處理嗎?全球的經濟危机對我國的經济沖擊有何影響?

我党的政治包袱,如南洋報業,吧生港口自由貿易區醜聞,及白沙羅華小等課題仍然懸而末決,在党選中不見得獲得充分的討論。

沒有議題的党選,剩下的只是政治人物之間的競爭。
大多數競爭中的人物卻又沒有個性,人格特質可言。例說,高居榜首當選的中委-李偉杰,走在首都的街上,大概沒有多少人認得。

我們的党選,除了二千多名中央代表,其他人只有看的份,社會普遍民意和我党党選無關。華裔社會并沒有因我党党選后有任何向上提升的跡象,選后我党也沒有任何改變的契机。

(起碼至今末感受到有何改變?總會長,署理總會長,四大副總等是否有過為雪州發展局事件的劉秀梅講句公道話,這不是大華人主義,這只是績效率的要求!若連這小事也不敢說,枉論什么改革與改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