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31日星期五

"假的"

忙碌的今早無意中收到一張假鈔,與朋友的談論中,看到幸災樂禍虛情假意的關懷,這個社會太多“假“了。

假鈔 - 中看不中用。
假君子 - 真小人。
假民調- 自欺欺人。
假食品- 中國最近特別多。
假女人- 人妖阿瓜。
假和尚- 雪隆最多。
假博士- 听說一個華教最高舵手也是!
假華人- 雪州馬青某領袖,自稱“阿玆曼“!
假民族英雄 - 巫統議員最多。
假警察- 真假一樣,人見人怕。(某一部份)
假髮,假貨,假胸,甚至假人,還有什么不是“假“?

無奈,當今社會,黑白不分,真假不清!不過我深信“假“的,總有一天會被拆穿西洋鏡

真的馬青嗎?-馬漢順 或 順“某“馬?

真的馬青嗎?-馬漢順 或 順“某“馬?

首先在此恭賀霹靂州唯一僅存的馬華州議員于黨選里中選我党馬青署理統團長。

在此之前,小弟知曉馬議員于州分團將‘吃喝玩樂掌門人“打得落花流水,心想長江后浪推前浪,馬青于霹靂州終于另有將相之材,期望他能化為一盞明燈照亮馬青同志走向康莊大道。

雖然心中對馬青菜單感到厭壓,尤其看到一些不學無術者(如果說是有政棍,那他連政棍也配不上!)居然三兩下就身居高職,心中感慨良久,何以馬華母体也沒有明顯的菜單選舉,為何馬青有,雖然美其名是各州協商。 話雖如此,但看在醫生的專業人士身份上,我還是投了他一票。

經歷了三零八大選后,以為新進的馬青領袖,肯定是另有一般新思維,新作風,豈知原來挾者署理總團長身份的你,首先要做的事竟然是挺某人,說些某人是不可代替的鳥話,唉,醒醒吧,別在破壞自巳在廣大馬青同志心里的形象,我們選你是因為尊敬你的專業身份,你身為霹靂州唯一僅存的馬華議員。我們不是選你分幫搞派,我們馬華再也承受不了另一次党爭,希望你不是新一輪党爭的推手。也許您做什么事不用向人交待,但可別忘了我們是馬華基層党員啊!

2008年10月30日星期四

"政治明星"

政治本質是一高貴與庄嚴的事業,從事政治活動的政治家,其實是打造社會夢想的設計師。

可是現今現實政治的混亂,胡亂,卻令社會失去了方向,領導和想象。
因此政治明星才會在亂局中冒現,政治明星不同于一般政客,除了個人條件人格特質有別,更重要是他提供了與污穢環境的對照與批判,呼喚起大眾的政治熱情與末來信心。

可是政治明星的光環與風釆,可否可刻意塑造與永久經營呢?
勉強打造出來的政治明星,如果沒有政績,理念,風范的襯托,明星光環終究難以高垂不墜。
政治明星如果老是描繪夢想,也勢難持久,政治明星如果不能“一路走來,始終如一“,上任后經不起考驗與挑戰,就難保基層對其“期待與希望“快速流失。(有如台灣當年以明星之姿當選的陳水扁及后來的馬英九,)

報上不少政客,老爰受訪曝光,大放厥詞,我們很難想像到一個政客言詞拙劣,胸無理念,如何可提供給基層想像與夢想。回望我國各朝野政党的政冶理念,夢想何在?
對于政治家的素質要求,即政治人格的強大,就是指擁有廣阔容納不同異已的心胸,對公民社會的責任心及恰如其合的判斷力

大馬政壇龍虎榜

大马,华裔同胞到底还有没有第二个“林连玉”?林晃升走了,除了沈慕羽,陆庭佑,馀下王超群,华裔政党朝野领袖是否有诚意关心我们未来华教课题?政治是只争朝夕,教育却是百年树人!从前经济上我们有林梧桐,骆文秀,后来有杨忠礼,未来呢?

有良知的政治人物在那里?敢讲敢说的,马华的翁诗杰,或魏家祥?或者是行动党的林冠英,巴生的邓章钦,太平的倪可敏,还是南马的巫程豪,无论是谁,希望这些新生代可以带领广大的华裔同胞奔向更美好的明天。

吉祥叔叔,长江后浪推前浪,是时候放手给新一代领袖去干吧,做得高,看得远,也该看得开,林老往后在大马推动民主历史中肯定有个特别定位,流传百世,就像笔者小时候,大家叫陈志勤为反对党先生那样。。。。。

行动党走了李霖泰,柯嘉逊,跑了黄朱强,精英份子好不容易在这几年才涌现,{诚如部落客黄泉安,潘检伟,我们的独中学弟刘镇东等}希望别再搞派系,因为有派系就没有正义,派系令权力私有化,派系能够阻挡强人抬头。(至今格外同情前雪州民行主席王志坚先生)

至於民政党的林敬益,上台不敢讲,下台大声讲,唉马后炮啦!民政有今天的地步,他要负最大的责任。林苍佑江山毁于一旦,应怪林敬益还是许子根?

马华公会在建国过程中,所附出的努力精神血汗无可争辩!陈祯禄,陈修信,我们这一代只有在报刊,书籍上看到他们的伟大生平事迹,但所有功过对我们这一代来说没有什么意义,因为争取独立的功劳已随着华裔被边缘化而变得毫无意义。

李三春,小时候记忆中知道他曾与行动党的曾敏兴有过轰轰烈烈的一战,是至今唯一的马华领袖敢在华裔选民占大多数的地方出战。

梁维泮,牛一班吧?,陈群川=华人救星?唉不说啦,外婆,祖父倾家荡产,马化合作社是我家上一代胸口永远的痛!

林良实? 让我想起了臭鱼头,真臭啊!还有其大公子27亿身家辉煌往事,也让我格外关心起大慈善家“张明添“所设立的基金,到底现在怎样了?还有李金狮三打三不打。

黄家定,收编华团有功,争取华裔权益无力!终身学习,九大政纲?清清白白做官?(大马今天的政坛,执政的说清白做官谁信呀?)踏踏实实作人?唉,做官有官威,你看雪州新贵刘天球,一跃龙门登宝殿,呼风唤雨,不可一世,谁可踏实做人,反对党尚且不能,执政党能吗?

马华公会别再勇於内斗,醒醒吧!
行动党要想和国阵一争长短,必须抛弃一些不可一世,心胸狭窄的“实权领袖”谨记,民心所欲,常在我心,绝对的权力,绝对的腐败!

馬華党內新秀-顏炳壽,,鄭修強,李志亮,魏家祥, 廖仲莱与翁诗杰,未来任重道远。黄家泉愿赌服输,还搞什么联邦地方村长双胞胎闹剧,难到绑得住这些前任村长的心,但绑得住广大华裔选民的心吗?黄燕燕=性感睡衣论?还是印象中澳洲永久居留权事件?难怪林礼菲和陳儀嬌也心灰意冷。陈广才还好吗?蔡细历我们特别怀念你,不是因为光碟事件,而是笔者欣赏你的办事能力和敢做敢为!姚再添败了大選别气馁,这是非战之罪,森州华社有人肯定你的贡献。

* 描寫于今年四月中,對于當時的政界有感於發!對于朝野的批抨,源於生活中面對華裔百姓所言所說,在此重遍整理。

2008年10月29日星期三

在官埸中,有人為求得一官半職,不惜踐踏自巳人格,趨炎附勢,造假民調,逢迎拍馬,甚至在党派彼此傾軋中,對失勢的一方极盡打壓。
一個國家,如果以這种方式成名的人太多,國又如何成國?政党也是,如果基層只是一味奉承領袖,這個政党就不容易進步了。
大馬政壇里的領袖,都有一個共同的缺點,就是死不認錯。
個人欣賞勇于認錯,承擔責任的領袖。
認錯是美德!認錯可以進步,認錯要會懂反省,懂得反省才能增加力量。

唯有勇于認錯,勇于改過,才能自我更新頜。真正的認錯,勇于改過,才能自我更新,真正的認錯,沒有很多的理由,懂得認錯,不要加以掩飾。

人非聖賢,誰人無過?然而過而能改,善莫大焉!
有人說江山易改,本性難移,難移并非絕對不能移。只要有決心與勇气想要改正缺點,終究并非不能改。
舉世滔滔,滿街的行人,如果讓每一個人自巳來反省,我們能說自己從末做過違背良心的事情嗎?
當我們做人外事上,故意挑責別人的過失時,則應該反觀自省,用責備別人的心來挑責自己,用寬恕自巳的心來寬恕別人。寬恕別人,只在一念之間,卻能化戾氣為祥和,化丑惡為善美!

大馬國陣政府的”种族制度化”現象.

大馬國陣政府的”种族制度化”現象.
1.-巫裔 – 首相,署理首相,國防,教育,財政,外交,內政,國貿等及各州州務大臣.
2.-華裔 – 交通,衛生,房屋,地方政府及福利部.
3.-印裔 – 人力資源 (王小二過年,一年不如一年,之前尚掌工程部)
4.-其他 –(略過)
我們如何向今日不同族裔的大馬兒童說;
巫裔儿童”天生”是做首相的命,
華裔兒童則”天生”只能當交通部長
印裔兒童則連”工程部長”都夢想不到!
這是”族群政党的部門化”或”部門的族群政党化?.......

2008年10月28日星期二

看了當今大馬,張慶信的駁反書,冒味的致張慶信大人,凡事不能執著巳見,不主觀自我, 對于別人的見解,看法,不能一味否決,遇事何妨先設身外地替對方設想,如此方可在政壇中不受抗拒。
對民意,民聲的重視,也就是“不逆民意“,不逆民意不是要張大人盲日對人民投其所好,曲意奉承。

不逆民意就是對人民的尊重與包容,學習”不逆民意”才能與人民和平處事。
“不逆民意“者做事能成,拂逆民意者做事難成。
從政者若真能時時做到民之所欲,常在我心,必受人民爰載。

張大人名位高了,(升官了,官拜后座議員主席吧?好像很POWER哦!)不知是否忘了或不懂得普利大眾,只知高高在上!心胸窄狹,容不下來自民間無名無勢者的批抨,狹益小气的心胸反而失去了群眾,甚至失去了自我。

大人在文章中一直夸耀自巳的功勞,不斷炫燿自巳的貢獻,時時刻刻賣弄自己的才能,殊不知從政者,是非功過是人民來談,不是自巳說自巳爽!

張大人同樣一件事,由不同的人來看,就會產生不同的解讀,話在別人口中,公道自在人心,每個人的心中都有一把尺,何必對別人的說法耿耿於懷?

可借當今政壇,從林立迎對楊善勇的綱絡時空筆戰,到張大人對彭小姐的駁告書,從中發現當今政壇,無論朝野(一小部份爰出風頭者)皆只許官州放火,不許人民點燈。另外也希望張大人抨論下最近几天敦馬的言論是否是言之有理?

最后希望從政者無論朝野,不要說太過自信的話,因為我們的每一個觀點都有偏見。不要因為面子而頑固地堅持錯誤觀點。

逢人只說三分話!

有的人性格真率,對任何人都欠缺防備之心,說話不知保留,往住知無不言,言無不盡,這樣的人其實是將自己推向危險邊緣。

“逢人只說三分話,不可全拋一片心“,對於自己不熟悉之人,無論說話和行為,都要有所保留,不要一廂情愿認為對方是值得結交的朋友。

防人之心不可無,因為人心複雜多變,我們無法預知別人是否和我們同樣磊落坦蕩,不存害人之心。自己推心置腹和末經了解之人來往,最后有可能使自己身受傷害。
現實生活中就有很多人,當你當它是掏心之交時,他卻把你當成易與之輩。

2008年10月26日星期日

致e狼地帶:

短詩所寫,事實如此,我們應該承認,也不要再自欺欺人。無可否認,今天華裔同胞所面對的困境,我們馬華歷屆統會長和其他國陣華基政党也要付上一些責任,如果我們做得好,那怕別人批抨我党?
希望我党新領導人要認真去搞政治,不再逃离政治,不再把我党搞得像福利社團,我想我們沒有什么時間可改革了,三年下屆大選很快來臨,我党不能再以不變應万變,不然人民肯定改變我黨!

真是同志嗎?

今早出席了县议会主席開齋節門戶開放的宴会,席中重見了許多自三零八大選以來好久不見的各部門主管好友,與及工程部,水務局,土地局各大負責人,難得友族同胞還記得這几年以來,大家共事解決民聲,民困之事,更加沒忘了這几年以來建立起的友情!

然而随者雪州國陣山河變色,今天县議會主席的宴會也多了民聯县議員,眼下有回教党,公正及行動党議員,出席宴会的巫統前县议员廖廖無几,也不見國大党及民政党任何党員,只見有另外兩個馬華党員,因為座無虛位,自己也和來自民聯的華裔县議員共席,(當然也包括早先抵迖的另外兩位馬華同志)席中彼此之間共同交流對當今大馬政經壇,一些事作出一般抨論,言中知曉雖然朝野身份不同,但彼此間的理念卻異中存同,那就是反貧污,反腐敗,反霸權!彼此間,雖然各事其党,但尚能心平意靜的圆滿交流,這意外之飯局,總算不枉此行!

至此心中感慨良多,席中與眾民聯县議員交流中,獨欠兩個馬華同志全程之中無一言語,唉,曾經是共事,合作無間的同志,怎么今天卻比民聯党員更加陌生?為何輸了大選,至今還有人為了區團高職和中央代表資格之事還耿耿于怀,怪罪我不幫
他。為何自己沒有反省為何大家不支持他?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自己心中容納不了別人,別人也一樣接受不了你。

同志不要嫉妒他人的成就,因為別人得到的並不是你的損失的,世界很大,你的對手通常不是你身邊這些人,要將身邊的人當合作夥伴而不是競爭對手,
同樣的,別人認識你,暸解你,才能信任你,如果你變耒變去,別人無法真正認識你,就無法真正信任你。
同志,靠損害他人而獲得不公正的利益,通常會得不償失,運用手段的后遺症是別人也可以用手段對付你,而且不是每次都是你羸。切記要成為領導人,必須是以德服人,不是分邦搞派,挑撥離間。
對我來說,
是否尊重他人,源於本性,,是否守著信用, 源於修養。

2008年10月25日星期六

報喜或報憂?

张庆信认为寰宇电视AEC频道的节目报忧不报喜,報导都非常负面,质疑当局为何未吊销该频道的执照.看来,对張议员而言,媒体必须报喜不报忧,不能有太多负面的报导。
当他大力抨击寰宇电视AEC频道时,卻只字不提《马来前锋报》的报导,大胆撰写YB遇刺行为、极力描绘种族之间矛盾议题等课题。或许他个人看来撰写、刻意引起纷争的假新聞都不比报忧不报喜来得严重。张庆信举例《家在马来西亚》拍摄派报人生活并不如纪录片中清苦,现实中的派报人月入高于6,7千元左右。(小鎮派報小販說,若有六,七千生活就不用這樣清苦,想一想一份報紙可抽佣多少?扣了車馬費餘下了几多?) 我國就是這樣,高官高高在上,怎知民間苦難,人民面對生活物价高涨,也面對治安不端鼠盜橫行的困境,究竟这样的生活描述有什么过份之处?如果,该部纪录片真的描述不实,人民自然不会身同感受!
如果描述不实、哗众取宠也是吊销执照的理由,想必《马来前锋报》难逃其难。
国阵政权惯性掌控媒体,导致如张庆信这样的政治人物误以为所有的媒体都必须百分百的依照当权要传达的画面与现象来报导,却殊不知時代變遷,科技日新月異,封銷報刊,電台,卻奈何不了無孔不入綱絡無虛邊疆的新聞,資訊于彈指之中,別說個人電腦,手机短訊也封銷不了,張大人別再掩耳盜鐘吧!

至於關於報导馬華党選新聞,我是馬華党員,個人覺得要允許別人發表對我党的觀點,不然怎知華社一般上以什么眼光看待我們馬華? 也許有點不同意主持人的某些觀點,但我們應該捍衛主持人發表意見的自由。與其希望別人給我党公平報导,不如強大馬華自己,爭取公平的平台。個人認為如果自己沒有那么好,不要指望別人有那么好,即使自己有那么好,也不能強求他人有那么好!

2008年10月24日星期五

致細水長流同志:

致細水長流同志:
人世間本就是沒有絕對的公平可言,有的人并沒有做么什轟轟烈烈的大事,卻成了名震社會的英雄,有的人則如地下暗河,縱是繳流洶湧,亦無一人知曉,所以說做人最重要是認識自己,活出自我!
別再乎他們批判你的立埸,最重要的是別為了自己的成功去傷害別人.選誰做領導人,每個人心中都有自己的想法,什么年代了,難道除了服從,別無他選嗎? 如果連選誰也不能自主,這個党還能談什么改革與改變?
在此輕鬆下自己,寄曲党選歌于你,
不過要用福建話唸喔!
党選前-“考父考母” (大家都以為自己是唯一的人選,所以互相嗆聲)
党選中-“乾你老母” (無間道,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党選后-“你去人浦” (問下統團與中央代表,現在誰人識你?)
候選人未選前-“我爰吾党” (難道基層的我們不爰党嗎?)
候選人落選后-“我爰公正党” (希望不會讓我言中!)

猪哥

猪,有价吗?在我国猪肯定有价,曾经”猪哥事件“让马六甲首席部长意气风发,不可一世,也让马六甲马华州行政议员,州议员在本届大选人仰马翻!你说猪有价吗?今天雪州“猪哥事件”闹得满城风雨,也让前雪州大臣基尔籍口“猪哥”炒作种族课题,以延续他的政治生命,维持他在马来社会中的英雄形象,但也让国人看到他厚颜无耻的另一面!
撇开自供自足,或入口“猪哥”的经济效益理论不说,猪在我国肯定有价,以下有几点可以证明:-
1.一些政治人物说,猪有立百病毒,污染环境,可是为何不说牛羊呢?牛有疯牛 症,口蹄症,甘榜的鸡也有禽流感,牛更随便满街“大小便”,但为何只针对猪呢,你说猪是不是比较其他的动物有价吗?

2.无论合法或非法的外劳,一但成功进入我国,他们可以自由的从南马到北马乱乱跑,不用申请准证,因为他们比“猪哥”无价,何以见得呢?因为从外劳到牛羊鸡等,可以全马到处乱跑,不用申请准证(PERMIT),唯有“猪哥”要申请,君不见雪州”猪哥“要出马六甲,或马六甲”猪哥“要出雪州,一定要申请准证,否则肯定请你吃”三万“,你说猪是不是高人一等?

3.回教徒不可吃猪肉,众所周知,然而可兰经并没有说回教徒不可以看到猪呀?“猪哥“从养到吃,从买到卖,一直都面对无形幕后黑手从后干扰,这一切谁敢说“猪哥”无价!

最后我说“猪哥”有价,是因为笔者常去吧生吃肉骨茶,若说“猪哥”无价,肉骨
茶老板肯定凑扁我!

2008年10月22日星期三

'鬥猪'者

鬥猪'要不要?
种族沙文主义者/沙猪 (Racial Chauvinistic Pig, RCP) 最近非常忙, 忙着斗猪/鬥猪.
'鬥猪'者,争着炒作种族沙猪课题也.
宗教种族主义是一把双刃之剑,可以伤人,也可能伤到自己.
这些沙猪之所以要鬥猪,乃是因为长久以来只伤到他人,没伤到自己. 当一方肆无忌惮的狂炒作以遂其议程,而另一方却像乞丐般的逆来顺受,百般委屈. '鬥猪者'一本万利,当然是食髓知味,乐此不疲啦! 而受委屈的一方却自以为很伟大,忍气吞声,万事以大局为重. 结果却是把国家民族陷入不义.
受委屈而忍气吞声者,或是有私心,或是忍辱负重用心良苦,这里暂时不表. 可是民族权益被典当却是不争的事实. 这忍辱负重策略肯定是错误的.
只要能让'鬥猪'者尝不到甜头,甚至越鬥猪越亏,既然无利可图,那么'鬥猪'者肯定不会再那么热衷于'鬥猪'了.
所以,正确的策略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如果每次'鬥猪'都尝到两败俱伤的苦果, 那么,我要问一问沙猪 :
"鬥猪,还要不要?"

擔任了二年的华小家教理事和主席

擔任了二年的华小家教理事和主席,一路走耒,感慨良多,
時代的變遷,今日的華小与我們那年代的完全是不一樣了,從學校,老師,學生,家長,甚至整个社會對於華小的使命感,華文教育的认可和维護,跟我們那年代,根本是南辕北辙。

那年代,學校雖然軟硬体設備沒有現在的齊全与現代化,但是我們可在那簡柄的校園內安心讀书,那年代校園內只有校工,沒有什么保安人員,我們的足跡可以踏遍整個校園,(從耒沒有听過什么拐仔佬)讀書的乐趣在課室里和課室外一樣無窮无尽。現今的校園,孩子除了在上課的課室里,校園里其他園地,從未涉足,彷彿一切課室以外皆是禁地,几曾何時,孩子們對學校沒有了份感情,沒有了份一种歸宿感?

以前因為環境使然,我們真的很珍惜讀書的机會和爰護學校里的一切,當年早上上學,下午工作,(跟随父母往膠园,油棕可可园幫手工作,以維持家里的负擔,那些日子歷歷歷在目,永不敢忘)剩下的時間就是溫習功課,那個單純的年代,從來不曾有過不想上學的念頭, (有的只是想,那天可以抽空去玩風箏,打彈子等。
) 缺乏物質的年代,使我们更加份外努力,珍惜得之不易讀書的机會,那時代的父母親們也特別支持華小,無论是精神或物質上。當年我們深深的体會什么叫着“再窮,不能窮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的精神。當年校長和老師無私的附出赢回許多學生和家長的尊敬。

然而今時今日,科技的進步一日千里,那年代的教學方法和現今快速社會教學法己格格不入,我們的孩子,我感覺到他們失去了讀書的乐趣,追求績效,樣樣第一,孩子們追求知識的乐趣己被過多的功課,眾多的補習班等剝去了,今天我們的孩子,雖然不缺了物質上的什么,但卻失去了歡乐的童年,孩子們, 除了書本, 書籍,電腦, 電子遊戲机,還有什么孩子們有?現今的教育制度,孩子們懂得什么是“孝親敬老,尊師重道”嗎?

一些家長們的“怕輸心態“也影響了小孩求知及對人待事的心態,記憶當年我們求學中,未曾有過家長上校投拆,如今家長上校大吵大鬧,司空慣見,有者什至動手傷人(學生和老師也各別中招)事后還理直氣壯,大言不慚,倘若家長們己忘了什么叫着尊師重道,孩子們以后怎會對老師們有所尊敬,不懂“尊師“大概也不會“敬老“吧?當年的家長,孩子們若犯錯會配合學校處理,那時候,在校被鞭,回家也會被鞭,(而且還是更加的重手,雖然有時候錯不在我們先)可想而知,校方,老師們當年在華社里的地位備受大伙兒們的尊敬与爰待。

今天一些華小家長,有些雖然富甲一方,但是卻一毛不拔,對於華教,吝嗇於一卻的捐獻,除非是某某部長,議員蒞臨主持xx開幕典禮,為了沾光才假裝“日行一善“,高調出手,不過也有不少“財主“,當要結單對賬時,卻賴賬不了了之
!(對神廟側出手大方,因為神明可保佑,我想我們應該設立一尊“孔子“像,以讓家長膜拜。。。)另外也有一些家長,財大气粗,抱着暴發戶的心態,常常為了孩子一些芝麻小事,到學府辦事外里呼呼喝喝,完全不理是非顛倒黑白,忘了這是神聖的學府,(以為這是他們的私人辦公室)對着校長,當着老師們的面前大吵大鬧,漫罵不絕,彷彿全校老師們都欠他孩子的一個公道!(學生的問題,往往家長們要負最大的責任,不是說我把孩子們送往學校就讀就一了百了)

教師們的職業雖然牧入不及做生意人的好,家長們也別這樣踏踐教師們的尊嚴吧?畢竟教師們也是人呀,教師們也是有血有淚,附出的多於收入,(筆者的老師們,至今大多數皆兩袖清風,他們常對我說,只要桃李滿天下,他就心滿意足)教師們對着全班眾多學生,相信都一視同仁,有教無類,現今的家長請別再雞蛋里骨頭吧!曾經有位獨中校長說“獨中校長不是人做的,相信現今華小教師也不易做。

今天的華小學生除了面對學校內眾多的補習班要上之外, 有些也在校外全補至夜晚, 家長們有否想到從天耒亮至夜晚, 我們的孩子還有多少自已活動的空間, 太多的功課會否影響到孩子休息的時間與求知的素質? 難道這种填鴨式的教育是我們所要求的嗎?另外華小學生的書包為何越耒越重?

若與國小比較,無论軟硬体資源設備等,我們都相差十万八千里,但若比起人事糾紛,我們卻胜之萬里,華裔同胞外斗外行,內斗內行,除了政党,社團神廟,今天學府也變成政治人物斗爭的場所之一,董事部,校友會,家教協會本應一体共同為學校發展努力,但是今天,眾多華小三大机構,巳變成各政党們別外一個勾心斗角的場地,校長及教師們有時要執行教務,往往卻是順得哥意失嫂情,這樣的情況怎么有利華小的發展? 瑾於此地,懇求各董事成員,校友會或家教協會各會員,或馬華,民政,行動党等各位同志,--------“政治只爭朝夕,教育側百年樹人“ 讓政治歸政壇,學府歸書壇吧!

2008年10月21日星期二

2008年10月20日星期一

沉默马华党员的告白


小镇自国家独立以来,从来没有过一位马华代议士,有的是巫统和国大党国州议员而己,小镇至今也没有一个华裔反对党组织,所以有志参加改变,改善小镇华裔同胞福利的我们,纷纺加入小镇中的马华公会。(尽管马华公会在广大华裔心中并不是唯一的选择)因为这是唯一能代表小镇华裔争取福利的政党! (结果希望越高,失望越大)
我们在马华的日子,一路以来主要的活动是为小城各镇的各“华小筹款“义无反顾!举辨一年一度的“孝亲敬老“活动,也辨一些球赛,文娱及公益活动!

小镇华小常年缺少经费,所以我们也常年向华社筹款以维持华小的教育活动经费,遗憾,虽然贵为执政党的一员,我们基层党员却每年季节性,一而再,再而三要向华社筹款,为何我们不能够像国小那样,制度性的拨款,身为前任副教育部长的韩春锦,你到底在做什么长?(小镇华小董事长,家教协会主席很多都是马华党员,任劳任怨,当然,当中也有一些沽名钓誉者!)

主办各种宴会活动等,无论是那个国州议员或部长大人来开幕,拍拍照,车大炮,皆大欢喜,因为贵宾们多数有拔款捐助,然而有时也会偷鸡不着把米蚀,议员贵宾上台乱车大炮,乱乱宣布拨款,最后不了了之,(以巫统和国大党议员为多)结果大家还以为我们基层同志“干捞“!

小镇马华同志好无奈,天灾人祸,随传随到,为的是什么?我们本着一个为华社做点贡献的心意,(因为取之社会用之社会)尽管附出,也不奢求回报,但偶而也被村民臭骂,因为很多时候,我们也有心无力。(猪贩跑来说,为何巴刹突然不可以卖猪肉了?村民说新村地契不被延长等)

有时候当我们要向巫统议员就谋事争论发难时,上头却说“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结果村民不解说,喂,”卖华同志”你们好.
在于党内,虽然小镇人口几乎大多数人是马华党员,但却是结合了各种社会利益力量,包括边缘的势力,如黑道流氓,各神庙,社团要员等,这一批庞大而松散的党员,大都是没有任何政治理念,为的是谋本身利益为主,然而党高层却恩庇笼络他们,以换取受惠者支持和效忠,结果308大选大败,这些投机份子,大多数都掸过别枝以换取另一方的利益!(如县议员,官联公司代表,村长人选等)我们的马华领袖,以后请选贤与能吧,一些村长,县议员同志到底何德何能?究竟我们要以什么为标准?

今天治安不靖,罪案频发,官员贪污腐败明目张胆,民怨沸腾,巫统霸权目空一切,通货膨胀导至物价猛涨,小民钱不能用,这一却,党领导层难辞其咎,

我们马华基层,“不求富贵,只求尊严“。今天的马华同志,“老黄也好,倒黄也好“ 我们马华公会在政治议程上,究竟为何而战?为谁而战?高高在上的领袖们,你们肩负权力与责任,就应当诚心向自身的政治心灵深切追索,你们在政治埸上究竟有何承担,如何带领我们基层冲出困境,卉向美好的未来,如果领袖们依旧身陷路向迷途,又毫不自省,又何能呼唤起基层党员热情和意志?

从那里跌倒,就从那里站起,以后希望领袖们能抗拒巫统的霸权,向他们大声说“不”,因为如果权力不是靠对等的实力争取回来,则受人赏赐的后果,不单痛失自主和尊严,也随时可被替换,甚至取消,不敢说不,又不想下台的领袖,是时候可以坐去后台吧!
一个沉默马华党员的告白,希望没有中伤各位领导们,谢谢。